竞技风暴
首页 > 正文 

江苏女佩8年努力付东流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9月27日16:10 扬子晚报

  赵媛媛哭了!黄海洋哭了!郁群莉也哭了!她们哭得是那样的伤心,那样的委屈……41:45在昨天晚上的十运会女子佩剑团体比赛中,实力占优的江苏队倒在了老对手上海队的剑下。可失利的原因她们万万不能接受。又是“官哨”!以至于赛后,一向风度翩翩的江苏佩剑队主帅张双喜甚至忘记与对手礼节性地握手,便匆匆给了观众一个落寞的背影。没有争辩,没有怒吼,在张双喜走进休息室的一瞬间,记者分明看到他的脸在笑,是嘲笑?是冷笑?还是无奈的笑?也许只有深谙游戏规则的他自己知道……

  黄海洋哭诉:

  “我们准备了8年!”

  失利的结果无法更改,但江苏女佩姑娘感伤的心则需要宣泄。打完最后一剑,走下剑台,全场比赛发挥最为出色的赵媛媛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压抑,哭倒在地。旁边的黄海洋、郁群莉在她的身旁也是一边劝慰,一边流泪。

  颁奖结束后,还站在颁奖台上的黄海洋带着哭腔对记者道出了女佩姑娘们的心声:“我们准备了八年啊!”确实,她们太想拿这块金牌了!本着与奥运接轨的宗旨,女子佩剑成为了本届全运会新增设的一个项目,而江苏的佩剑“四朵金花”早在八年前就开始为这一天做准备了,更郁闷的是她们的失利并非因为实力不够,或者说是发挥不佳。只是因为某种潜规则,她们八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这样的痛楚可谓刻骨铭心。赛后,一位赛场的技术官员私下里对记者坦言:没有办法,上海对击剑的投入那么大,积极性不能挫伤啊!谁让你们江苏的金牌拿那么多呢!

  不满判罚:

  李一宁愤而离席

  不满裁判的并非只有观众和江苏佩剑队的姑娘们。连坐在主席台上的江苏体育局局长李一宁都情绪激动,在比赛进程中,当裁判每每做出对江苏队不利的判罚时,李局长都会愤怒地拍打桌子。特别是最后一局,双方打到40:41时,本场状态甚佳的赵媛媛成功地打出一击防守反击。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击好剑,坐在看台上的江苏花剑队教练任大新,重剑队教练许学宁甚至都激动地振臂欢呼起来,可裁判硬是将这一剑判给了上海队。在看到裁判如此“睁眼说瞎话”后,李局长愤怒地站了起来。当比赛打到40:44,江苏队输局已定后,李局长忍无可忍地拂袖而去,此后便再未露面。赛后,记者来到江苏队休息室试图找教练从技术的角度分析一下裁判的判罚,没想到教练们看到记者后如避“瘟神”,大多用没时间搪塞。记者找了半天,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

  关键一剑:

  张莹竟称不记得

  让实力处于弱势的上海队在家门口拿了冠军,江苏的老记们显然很不服气。因此,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便如连珠炮般向上海队的教练队员们发动了“攻击”。有记者询问上海队教练陈金初对决赛执法怎么看时,猝不及防的他在慌乱中竟称,奥运会裁判也会出现执法失误,裁判是人,不能保证不犯错。也许是感觉到刚才的回答可能有所漏洞,陈金初马上给当值裁判正名:“我觉得今天的裁判表现很公正,而我们上海队今天的状态也是特别好。比赛总是有赢有输的,不能说江苏队的实力更强就一定能赢得比赛,全运会这样的大赛总有偶然性的。”当记者向上海队主将张莹询问如何看待40:41的那一关键剑时,这位刚才还在口若悬河地大谈自己如何改变发型的上海队大姐大竟称自己已经忘记了,连忙转身离去。特派记者 刁勇(本报南通电)


 

推荐】【 】【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