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首页 > 正文 

54岁的刘晓庆抱着感恩回家(图)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9月27日15:47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54岁的刘晓庆抱着感恩回家(图)
  今晚,由刘晓庆主演的话剧《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将在成都锦城艺术宫拉开帷幕。昨日下午,刘晓庆提前来蓉,为今晚的演出造势做准备。出现在家乡媒体面前的晓庆步履轻快,笑意盈盈,剪着新潮前卫的“海胆式”发型,身材竟远比以前苗条,白皙健康的皮肤更无法让人相信她已经54岁。对记者接连不断的“如何保养”的询问,晓庆终于吐露心声:“这可能是我的心态比较好的原因。我的心理承受力强,很少生气,每天抱着感恩的心在生活,当然不易老。”此前摆出与四川恩断义绝姿态的刘晓庆昨日还强调,“如果我皮肤真有你们说的那样好,那也只能说我是川妹子的原因,四川的水土养人。”

  态度随意谦和关爱记者

  税务风波刚刚平息的那段日子,刘晓庆出现在公众场合时总是心事重重十分低调,基本不接受采访。也许是终于还清巨债的原因,也许是经历太多已经磨炼得心气平和,昨日,刘晓庆居然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在机场的餐厅包间里接受了媒体采访。黑色T恤、牛仔裤,将毛质披肩随意围在脖子上,笑容可掬,给原本还担心她锋芒太过、油盐不进的媒体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家乡媒体面前,刘晓庆坦称她演“金大班”时曾担心掌握不了表演的分寸,后悔接这个本子。现在这部戏取得如此成功,她不断将幕后班底推到前台,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刘晓庆的谦和还体现在对现场记者的关爱,当提问的记者声音偏小时,刘晓庆主动提醒她“大点声,不然后面的人听不见。”

  心态以感恩的心在生活

  刘晓庆态度180度转弯,现场记者也渐渐“放肆”,开始关注她为什么越活越年轻。刘晓庆一开始还开玩笑:“因为我是川妹子,四川人经老。再说我们这些山旮旮出来的人经得打整。”再问,终于道出心里话,“大家都知道我的道路算是坎坷的,以前下农村当知青,当兵,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我心态很好,承受力尤其强,现在更是很少生气。我是一个很爱别人的人,每天抱着一颗感恩的心在生活,当然不易老了。我不太保养,去美容院洗脸什么的。但是我喜欢运动。”

  在被问起何时退出影坛时,刘晓庆也平和表示,“我的人生信奉无为而治,从来不去计划。想那么多干嘛,如果我不想演了,明天就可以退出,后天想演,就又回来就是了。”不过,对两年前的那段经历,刘晓庆仍然不愿提起,“这好像与《金大班》没有关系,不说这个。”而有人问她这两年拼命拍戏,现在是怎样的一个状态时,她也回答谨慎,“我没什么变化。”

  早报昨日23时讯记者吴晓铃摄影向宁

  角色揭秘

  川音和战旗让晓庆能唱能跳

  刘晓庆今晚即将在蓉登台出演“金大班”,对这部受尽观众好评的话剧,刘晓庆笑称不敢居功,“我想最关键还是班底的整体水平高的原因。我只希望所有观众看了我的表演,不说我丢四川人的脸就行。”

  刘晓庆透露,她近年在演艺圈主攻影视,除了年轻的时候演过《原野》、《金子》,已经多年没碰过舞台剧。但是当“金大班”找到她时,她很快被剧本吸引,“当时我认为和谢晋、白先勇这些前辈合作,机会难得,再说求一个好剧本对一个女演员来说太难了,所以很爽快就答应下来,没想到还要在剧中又唱又跳的。”

  歌舞,刘晓庆自认凭川音毕业的身份加上在战旗文工团工作的经验,可以轻松搞定,但对舞台的陌生让她一开始找不着北,“最开始根本拿捏不准分寸,控制不了表演的度,这种陌生感很久才渐渐消除。”即使这样,刘晓庆也认为在上海的首次公演发挥得很糟糕,“当时在舞台上,我大多数时间都在考虑高跟鞋会不会被舞台卡住、会不会摔下来。后来我看自己的录像,简直后悔接这个戏了。”但是逐渐磨合后,刘晓庆的信心又回来了。此番回蓉,刘晓庆甚至不专门安排和亲友见面的时间,而把更多精力花在走台上。

  刘晓庆出演的“金大班”曾被白先勇高度赞赏,很多观众也认为刘晓庆是在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扮演这个角色。对此,刘晓庆矢口否认,“金大班也就是谈了几段恋爱而已,我在20多岁的时候演的《金子》比这个更难,即使不经历什么也能演好。”不过,刘晓庆笑称会当观众的评论是个很大的表扬,“这说明我的表演已经出神入化了,以前演武则天、《芙蓉镇》的时候,他们也这样说过。哈哈。”

  来蓉揭秘

  耗资80万迎来“金大班”

  早报昨日23时讯记者吴晓铃因为刘晓庆主演、谢晋监制和白先勇原著的豪华班底,“金大班”全国巡演场场火爆,此番随刘晓庆回家乡,更是备受期待。据锦城艺术宫演出部部长张建刚透露,“金大班”来蓉的成本几乎和明星版话剧《雷雨》相当,两场总投入近80万元。张建刚称,“我们引进这部戏费了很多周折,现在看来,这部戏不但可以赚钱,还可以增强成都观众对话剧的信心和兴趣。”

  结缘晓庆表演打动演出商

  搞话剧出身的张建刚一直希望在成都培养一批固定的话剧观众,巩固高雅演出市场。去年11月7日,《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在上海首演,锦城艺术宫几位负责人一起飞往上海观摩,“当时我们想的是这部戏有卖点,首先白先勇的原著非常经典,而且谢晋担任监制,最关键的是刘晓庆作主演,这是她第一部公演的话剧,大家都想看看她究竟会演得怎样。”当晚的演出非常成功,看到所有观众冲到舞台前猛夸刘晓庆“太了不起了”时,几位负责人当场做出了引进“金大班”的决定。

  耗费“金大班”身价近80万

  不过,舞台上复活的“金大班”可是个抢手货,首轮巡演的城市早就排好,没有成都。第二轮巡演敲定了重庆、南京、成都、合肥等城市,锦城艺术宫原本希望把成都演出排在重庆之后,“这样道具运送和演员交通的成本起码可以少花10余万”,结果因为刘晓庆档期的原因,省钱计划泡汤,锦城艺术宫一咬牙,直接从上海接过了“金大班”,如此一来,今明两晚的演出总成本将近80万元。

  前景企业赞助肯定会赢利

  如此高昂的成本,如果单靠演出公司自掏腰包,无疑风险是巨大的。不过有《雷雨》、《茶馆》等经典话剧在成都的成功,这部戏成功吸引了企业投资。据张建刚透露,成都一家企业为“金大班”投入了数十万巨资,这样一下把锦城艺术宫的风险降到最低,“我们也有更多的精力放在策划宣传上”。

  张建刚还表示,“这部戏我们肯定会赢利,因为到目前为止门票卖得非常好,成都有一部分话剧的固定观众,而我们不断引进话剧,是希望把这个观众群不断扩大。”至于具体售票情况,张建刚以商业机密为由暂不透露。“‘金大班’究竟在成都有没有市场,今晚答案就能揭晓。”

  劲体娱观察

  冲着刘晓庆掏腰包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上海首演之后,所到之处场场演出火爆。此番来蓉,刘晓庆是首次在家门口演出话剧,效果如何自然备受关注。虽然无数场明星演唱会都在证明成都是演出滑铁卢,但成都人似乎一直对话剧情有独钟,而刘晓庆的出演,更无疑为演出票房增加了筹码。

  成都的明星商演来一个“死”一个,市场一片萧条,但话剧市场却似乎日渐兴旺。几年前的《茶馆》轰动一时,今年的明星版《雷雨》也大获成功,几乎每场满座。对此,张建刚认为,话剧在全国的市场都很小众,在北京甚至成了小资代名词,“但我们引进了几部话剧精品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进剧场能寻求到另一种审美愉悦,和演员直接交流的那种心灵的震撼远非看电影电视能比。”锦城艺术宫另一负责人介绍,成都以前引进的话剧多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爱看,“现在这个群体在慢慢扩大,我了解到的情况是,不少白领愿意把泡吧的钱用来看话剧,成都人追求时尚,北京上海的白领爱看话剧,成都的自然也不甘落后,而他们一旦进了剧场,就真的喜欢上了。”

  远赴北京发展的刘晓庆从来没有被家乡人遗忘过,此番,阅尽沧桑的刘晓庆不但回川了,还要首次登上川内的话剧舞台,她现在老了没有?演得怎么样?这些疑问刺激了很多刘晓庆昔日影迷的窥视欲。这次锦城艺术宫引进“金大班”大半冲着刘晓庆,而买票的同样冲着她来,有的在购票时,直接就表示“我不是很喜欢话剧,但就是想看一看刘晓庆现在咋样了!”

  也许很多人没听说过白先勇,但肯定听说过他的小说《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几十年来,这部着力刻画金大班浮华背后无尽苍凉的小说被无数次改编成影视剧和话剧,几乎达到家喻户晓的地步。喜欢小说原作的读者应该对它的话剧版都很有兴趣。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艺术院校的学生掏钱看这部剧,就是冲着白先勇的名气,希望借此机会观摩学习。

  观剧指南

  时间:今明两日晚7点半地点:锦城艺术宫

  票价:分180元至880元6个档次。主创:刘晓庆主演、谢晋监制、白先勇原著。故事:讲述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逐渐没落的旧上海,从“百乐门”到台北“夜巴黎”的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风华绝代的舞女大班金兆丽和大学生月如纯真梦幻的爱情;她对水手秦雄掏心掏肺却又不得不在现实中真挚的爱;还有她对不得不嫁的商人陈发荣的无奈,折射出繁华中的没落,和看似风光背后的苍凉。

 

推荐】【 】【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