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青岛日报:苏杯的裙子儿子和票子

  今年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国际羽联不顾女运动员的一片反对声,硬性规定:从5月份开始,女子羽毛球运动员在前三个顶级赛事中必须穿裙装比赛,违者罚款250美元。所以一度有了一句流行语,“不穿裙子就二百五”。

  不过从本届苏杯来看,大多数女运动员都已经穿上裙子,除了个别运动员,没听说哪位女球员因为穿裙子而影响了比赛。

  5月28日世界羽联年度大会将在青岛召开,女运动员究竟是不是要在比赛中一定穿裙子,届时将有分晓。

  儿子:国家队里最小的明星

  苏迪曼杯是团体赛,球员在场上比赛,队友们就在赛场边观战。这几天中国队的比赛,傅海峰在比赛结束后,坐回场边,就会在第一时间抱起儿子观战,可爱的西瓜太郎头型配上圆圆的小脸,小鱼儿和父亲一起再次成为摄影记者追拍的对象。

  苏杯上另一个被频频提及的 “儿子”,是韩国一单朴成奂刚刚出生的儿子。因为在首场比赛输球,朴成奂这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被人们所知。韩国队教练这样解释朴成奂输球与他刚当父亲的关系:“在最近的训练上他也没有李炫一系统,肯定会挂念小孩嘛,比如周末有些训练,李炫一会坚持下来 ,但他可能就会请假回家看儿子了。”

  母子:年龄相差最大的混双

  以色列队参加混双的运动员可以说是除林丹、李宗伟等明星球员外最有人气的新闻人物:斯维特拉娜·齐尔伯曼和米沙·齐尔伯曼,他们是苏迪曼杯历史上第一对“母子档”。

  早在2009年,这对母子就一度以世锦赛首对“母子档”而名声大噪。米沙同时兼项男单,当儿子在场上比赛时,母亲斯维特拉娜就坐在场外指导。等儿子打完比赛,斯维特拉娜就会和儿子一起去热身赛场准备混双比赛。

  票子:欧洲球员为经费发愁

  昨天,有媒体报道称盖德抨击世界羽联的赛制安排,让许多球员无法以羽毛球为职业。这其实也说出了很多欧洲羽毛球运动员的窘境。像冰岛队,由于冰岛羽协没有给队员们参赛费用,但热爱羽毛球的国家队队员们又不想错过这次世界大赛的机会,于是他们继2009年之后,又通过卖鱼来凑够参加比赛的费用。

  还有一种现象能佐证这个现实,那就是羽毛球“海外军团”的萎缩。在本届苏杯上,只有不到10名“海外军团”出现在赛场上,挣不着钱,又不受重视,谁又愿意出国打球呢。

  本报记者 赵 笛


分享到:

相关专题:2011年苏迪曼杯羽毛球赛专题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