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阿仁:闲话过房爷

http://sports.sina.com.cn  2011年04月30日09:21  东方体育日报

  申花的一位球迷给朱骏写了一封公开信,东体以大版面刊登了。很醒目。《五星体育》还请来了这位用心良苦的球迷,让伊在体育快评节目里一吐心声。很给力。有着话语权的媒体主动邀请普通球迷们来分享一下“自说自话”的权利,我要拍手叫好。球迷呐喊的天地只限于虹口的看台上,太小了。让阿拉球迷朋友在版面上、荧屏里也能呐喊伊拉的心声,那才叫扎劲。

  这位球迷用了一个很亲切的比喻:上海的申花是阿拉上海人的孩子。做爹做娘的都巴望自家的小囡能够争气,能够有出息。以这样的比方,我就画蛇添足一记,来引申我的看法。

  申花这个小囡今年快要18岁了。在中国足球这个大家族里还弗曾改名换姓过,弗容易了。有的球队过个三五年就换个名字,将来要续家谱,蛮坍台的。自家也弄弗清爽。申花的亲爹是国企,出身优越,备受宠爱。从小就大手大脚惯了,一年开销脱上亿铜钿银子,连眼睛都不眨一记。倒不是亲爹家道中落,只是世道有变,亲爹亲娘弗肯再花大钞票了。于是就有朱骏先生这个过房爷出来扶助申花的故事了。过房爷是一句上海闲话,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干爹。上海话里另有一个父亲系列的称谓叫晚爷。晚爷的晚,上海人的读法为“每”,me,要读成wan,就搞错脱了。晚爷为后爷,过房爷与晚爷是两桩事体。插了一段上海闲话托福,噜苏了。

  弗能够讲朱骏先生这位过房爷对申花不关心、不投入,这也是我要肯定与表扬伊的。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老早申花是由国法来调教的。就讲早先的郁知非、后来的楼世芳,要想撤换一个主教练,先要汇报,后要报告,要等上面的批复。一个人讲了不能算数的。现在的朱骏是私人老板,用伊自家的家法来管教申花,伊可以一个人讲了算。所以我去年还是前年就写了申花已经弗算城市的名片,已经是朱骏的名片,应该是讲出了这层意思。

  不过,我还一直认定申花虽然拨过房爷领去照看,但申花依然还是国企的小囡,申花还是姓公而不姓私。

  朱骏做了过房爷,日脚一直蛮难过的。退一步海阔天空,也弗是朱骏的脾气。伊的软档就是少了一位或者一个好团队来辅助伊。老实讲,我对朱骏意见不大。我有意见的是对几个国企股东,做亲爷的如此撒手不管,对亲伲子的心也太狠了点了。呵呵,又得罪哉,随意吧。


分享到:

相关专题:2011赛季中超联赛专题 

更多关于 申花 中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