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成都日报:自由转会,听起来很美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2月28日03:58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中国足协规定的2008年国内球员转会申报时间将于今日18时截止,而就在昨日,中国国奥队队长、现效力于中超长沙金德队的陈涛却一纸诉状将俱乐部告上足协,理由是俱乐部百般阻挠自己转会,甚至标出1300万人民币的天价转会费,对此陈涛公开表示:“如果不同意我转会,那么我宁可选择就此退役。”据悉,足协将听取意见进行协调和仲裁,争取双方在取得一个都能接受的结果之后“庭外和解”。

  陈涛并不是第一个冲冠一怒只求“自由身”的中国球星。早在2006年,冠城解散后面临选择的四川小将谭望嵩就当了一回中国足球的爆破手,他扔出的“我要当中国博斯曼”,引起了中国足球的震荡。大连—天津—青岛,几家中超豪门的争夺与“刁难”让他一夜之间成为当时最红的球员。其实最后他在哪里落脚并不重要,最让中国球迷和媒体感兴趣的是“我要当中国博斯曼”这句话,这就像是长期被束缚的人发出的渴望自由的呼喊。

  今年的转会市场相对平淡,但临近转会申请截止时却爆出了“重磅炸弹”。对于陈涛来说,2007无疑是一个失望的赛季。由于伤病,他在联赛中出场的时间并不多,并且从年初就开始淡出了国家队。在随国奥队前往意大利拉练期间,陈涛凭借出色的表现得到了意甲热那亚队的垂青,但同样由于金德方面的阻拦未能成行。陈涛表示,他对俱乐部已经不再抱有任何期望,这也是最终促使其强烈要求转会的重要原因。因此,球队放假期间陈涛私自前往河南,与贾秀全执教的河南建业队进行接触。这一行为也激怒了长沙金德,俱乐部总经理金焱代表俱乐部正式发表公告:陈涛试训河南队是私人行为,同时也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他强硬地表示:“要转会就标价1300万,否则将不会让他上榜!”

  几名现役国脚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内俱乐部的权力过大,球员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他们理解陈涛敢于挑战足协转会制度的行为。某足协官员则表示,按照现行转会制度,长沙金德可以以陈涛未满26岁自由转会年龄为由阻止其转会;同时作为国奥队主要球员之一,陈涛能否得到中国足协支持将是左右其转会的关键因素,毕竟陈涛与金德的转会纠纷很可能影响其在国奥队的前景和自身状态。

   许宏涛:遵守规则 完善市场

  作为中超新军的成都谢菲联俱乐部董事长,同时也拥有“足球经纪人”的资历,许宏涛对于目前中国国内球员转会制度的矛盾很有发言权。昨天,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内转会制度就应该多向欧洲学习。虽然足协已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但中国足球市场还不完善,没有合理的规则,合同双方自然会产生各种矛盾。

  多年的经纪人生涯使得许宏涛与国内很多球员私交甚笃,他也很愿意站在球员的一方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尊重球员的利益,他们与俱乐部签的合同不是卖身契,谁都想多踢几场球,多挣一点钱,但现在的一些制度束缚了他们。”但他马上回到了俱乐部老总的身份上,“作为俱乐部老板,都希望好球员都到自己这里来,最好永远都属于自己,他们争取自己的利益也无可厚非……”他认为,说到底还是中国足球市场的不完善造成了这样的供需矛盾,“中国足球暂时只做到了按市场定价格,但最关键的合同制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以至于合同的约束力非常低,劳资双方的利益都不能得到保障。”

  许宏涛认为,要解决劳资矛盾,首先需要俱乐部和球员都严格遵照合同办事;其次足协应该培养完善的市场体系和配套设施,比如国脚自由转会制度应该循序渐进,要防止有钱有势的大俱乐部垄断大牌球员,还要让中小俱乐部也能尝到培养国脚的甜头;第三,在合同方面,则应该尽早引入“毁约金制度”。

   二次转会激活转会市场

  球员发出“自由呐喊”早已见惯不惊,对此中国足协终于有动作了。据悉,中国足协已经开始酝酿从明年开始,中超球员每年将会有两次转会机会,除了赛季初的转会期外,在联赛中段还将增设“二次转会”,这一做法显然是鼓励球员自由“流动”。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14年来,国内球员每年都只有一次转会机会。这在最大程度保障俱乐部利益的同时,也给一些当打球员的自由转会设置了壁垒。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中国足协准备参照国际惯例对联赛转会制度进行修改。“增设联赛中期转会,这也是为了与国际接轨嘛。”某足协官员表态说。据悉,在2007赛季结束后,中国足协曾给各俱乐部下发调查表,结果大多数俱乐部都对“增设二次转会”一项投了赞成票。近日,足协最终确定,明年中超联赛将增设二次转会,具体时间将安排在下半程比赛——即第16轮联赛开始前。

  自由转会国脚暂时没戏

  前不久在昆明结束的中国足协2008年转会注册工作会议上,重点讨论了“李铁现象”——9月,李铁想回国踢球,却受到足协规章制度的阻碍而无法成行。据悉,足管中心主任谢亚龙已责成足协职能部门讨论国脚能否自由转会、球员自由转会年龄界限、国脚留洋和海外球员回国参赛鼓励政策等转会制度改革问题。

  不过,昨天足协联赛部官员却认为推行新政时机还未成熟,“谁说今年国脚可以自由转会?”在此之前,部分媒体的报道都称今年国脚可以绕开俱乐部直接递交转会申请,并在价钱符合足协规定的情况下,如原俱乐部不放人,可以请足协协商解决。这位官员表示,由于这个制度将会涉及很多俱乐部的利益,也会影响各球队培养国脚的积极性,因此根本没有在此前的注册工作会议上提及,“足协将根据新《合同法》的条款对转会做一些微调,但大的方面不会有改变。”

   “中国博斯曼”只能缓行

  远有谭望嵩、肇俊哲,近有陈涛、邹侑根,国内转会市场上的这些“大鱼”无一例外地都为自由转会而伤透脑筋。目前中国球员在转会问题上与俱乐部产生的矛盾越来越多,而保护球员利益的呼声越来越响。但这只代表劳资双方的一方。作为资方来说,他们也有苦衷。本来手头的人才资源就严重匮乏,把好的都卖给了竞争对手,那他们明天又该怎么办?他们的利益找谁要去?

  不能不说“中国博斯曼”有点理想化。在人才资源丰富的欧洲,“博斯曼法案”可以为劳资双方保驾护航,但到了足球人才匮乏的中国,却没有了足够的土壤。如果中国足协不给予俱乐部充分的保护,许多小俱乐部将难以为继,于是摘牌制成了无奈之举。一方面,一些财大气粗的俱乐部希望垄断球员;另一方面,中小俱乐部中也暂不可能出现靠卖年轻球员生存的“兵工厂”;而经纪人制度也受制于混乱的足球市场而成不了气候。正因如此,“中国博斯曼”只能缓行。

  尽管如此,国内俱乐部和球员仍应该培养强烈的契约意识,先说好后不乱,才能避免劳资双方最终撕破脸皮闹上公堂。在“自由”还不可能完全到来之前,劳资双方只能严格按合同办事,球员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俱乐部也要向现代企业全面过渡,才是对久病不治的国内联赛较为现实的期待。

  本组稿件由记者 黄一可 采写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