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国青年报》樱木:没有快乐很悲哀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7日03:01  中国青年报

  是冥冥中的巧合吗?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又集中到了一起。

  亚洲杯兵败乌兹别克斯坦队后,足协谢副主席念的就义诗声犹在耳,死亡就偷袭了中国足球。先是青岛一个足球青年,在深夜的烧烤摊上演了冲动的悲剧,给中国足球又添一笔暧昧的黑色纪录。然后是昨天,从事足球工作多年的老帅王洪礼,猝死在早晨的网球场上。

  看上去似乎不相干,但是就好像万花筒的每一面,凑在一起的时候,正是中国足球斑驳陆离的现状。青岛的足球青年幼小开始踢球,进入甲级俱乐部的预备队,在那里也没有生存空间了,就靠着踢踢业余联赛度日;而王洪礼也离开足球圈一线有些时日了,几经沧海的东北大帅看来提早过上了退休生活,否则,他不会在早晨8点多钟的时候出现在网球场。

  不仅仅是他们,在中国足坛有很多这样的人,抱着对足球的理想,付出很多年的岁月,一个青年人可能因为它耽误了学业甚至不小心会沾染了恶习,一个老年人也会因为它而失去应有的从容和淡泊,比如王洪礼,在我的记忆里面,这位前辈几乎没有笑过,他总是冷着面孔站在教练席上,有时候又突然下课了。足球,曾经让他们快乐过吗?

  在他们那里得不到答案,但是能在现实中看到答案,有的时候,人们对于足球的理解,名利往往多于快乐。比如在发生悲剧的青岛,很多父亲都在学习郝海东的父亲,都希望有着同样的福气,能让自己的儿子踢出个名利双收光宗耀祖。在这个圈子里面,也一直纠缠着各种人际关系利益斗争,王洪礼现在走了,人人都说他的好,但他身在足球圈的时候,背负的指责或者压力从来没少过。就是这样,足球在中国,从来不是简单的事情,但是没有心无旁骛的境界,又怎么可能有轻灵飘逸的足球呢?

  死者长已矣,生活还得继续。怎么继续则是最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朱广沪说他不会离开足球,但是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他的足球里面有多少是欲望有多少是快乐?孙继海是笑着离开的,他说天不会塌下来,但是这样的快乐,不是真正的潇洒,解决了温饱之后,孙继海的足球里面又有什么呢?

  糊口是多么简单的事情,没有快乐为什么要踢球,体验不到快乐就踢不出漂亮的足球。在这个踢球的境界问题上,我很想去问问

伊拉克的兄弟,他们怎么能够走出身后的硝烟,又怎么踢出了发自内心的快乐足球进而是胜利足球。

  樱木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