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济南时报:最长的与最短的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7日02:59  济南时报

  尹 波

  用木桶理论来分析中国足球的落后,最短的那块木板是什么呢?可能很多人都会说,是教练。于是,国足兵败亚洲杯,朱广沪成了众矢之的;国奥南非和欧洲拉练,球输得一塌糊涂、人伤得惨不忍睹,杜伊亦被“赶下神坛”。

  然而,从国奥小将吕征莫名其妙地被罚,到鲁能泰山放不放有伤在身的周海滨代表国奥征战沈阳四国赛一事引发的争议,我们不难发现,这桶上还有比教练更短的木板——国足和国奥的管理者。

  本来,应该说“

中国足球的管理者”,更贴切也更准确,但那个话题未免过大,因为如果把讨论的方向转向宏观和战略的角度,比管理者更短的木板亦活生生地存在着——我们用来管理市场足球的计划体制。只是这篇小文仅够议论一番微观的和战术的问题,所以我们还是定义于“国足和国奥的管理者”。

  在中国足球圈里,“国足和国奥的管理者”理当是这只木桶上最长的那块板,至少要比这些管理者管辖之下的那些人物和机构,例如俱乐部、教练、球员,还有相关工作人员,更长一些。否则,让外行领导内行,水平低的领导水平高的,中国足球不落后,那才见鬼了呢。

  遗憾的是,这理当最长的,很可能却真是最短的。

  我们的球员水平不高,不过,从亚洲杯和国奥参加的比赛看得很清楚,我们的球员在亚洲,水平并不差,他们与日本、韩国、沙特等劲旅有差距,但差距不大。这是中国足球之桶上比较长的那一块。

  我们的教练,朱广沪在亚洲各足球强国主帅里的位置,显然低于郑智、邵佳一、孙继海、李蕾蕾、韩鹏、周海滨这批国脚在亚洲球员里的位置,而杜伊则无疑比这一位置要高,也就是说,教练这块木板,平均起来稍低于球员,却肯定不是最短的那一块。

  最短的是谁呢?

  是管着球员和教练的那帮人。

  我们早就听说过

中国女足的某位负责人越过教练开除队员,并在队内聚会上喝醉了酒朝女足姑娘大放厥词的丑闻——这类街头的混混,怎么成了堂堂国家级球队的领导?

  而这次导致吕征被国奥除名的那位“中方教练组组长”,居然不能容忍队员与之发生几句口角,为顾及自己那点儿不知值几个破钱的面子,便硬要断送一名颇有培养潜质的新锐之前程,甚至不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让这种小肚鸡肠者统领中方教练组,辅佐杜伊备战明年的本土奥运会,怎能让人放心!

  再就是国奥征调周海滨出战沈阳四国赛,这本身就反映出某些管理者的无知和冷酷。亚洲杯小组赛第三场对乌兹别克斯坦,周海滨的伤势是不适合出场参赛的,可他还是打了封闭踢满全场。圈内人士都明白,打封闭出阵,对球员的身体损害是非常之大的,欧美足坛早就不再使用。只要队医认为一名有伤的球员不宜参赛,再大牌的教练也无权强迫他登场。可在我们这儿,球员的身体远远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周海滨回到俱乐部后至今没法正常训练,更不要说参加比赛了,虽然图巴和鲁能

泰山服从大局,最终同意了国奥对他的征调,但一向奉行竭泽而渔、杀鸡取卵政策的足协,难道忍心看着这颗中国足球的未来之星,就这样被废掉吗?

  更严重的是,国家级球队的长期集训,动摇了国内职业联赛这个最重要的基础,早已被各国的实践证明是不可取的,国际足联亦因此而每年专门设立若干“国际比赛日”,供各国国家级球队进行国际比赛。但全世界只剩下中国足球还在近乎顽固和愚昧地坚持长期集训制。国奥今春的欧洲拉练不仅让球队伤筋动骨,还酿出了影响恶劣的殴斗风波;不久前的南非和欧洲之行,国奥输球兼伤人,虽没再跟别人打架,却自家人打起来了,士气和形象双双受损。

  我还曾琢磨,像杜伊这样的高水平教练,何以会固守长期集训这一早被时代抛弃的陋习呢?后来,看了新华社发表的杜伊抨击长期集训的报道,才恍然大悟,原来杜伊也是个受害者呀——他这块木板再长,也得受最短的那块领导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