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东方体育日报》杨健:由“责任体系说”开说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5日09:33  东方体育日报

  由“责任体系说”说开去

  本报评论员 杨健

  朱家军兵败吉隆坡,谢亚龙先是抒情朗诵吉鸿昌就义诗,随后抛出一套有口无心的“责任体系说”。此时此刻的他,虚与委蛇之态尽现世人眼前,俨然是一位被人花钱雇来抚哭亡灵的“职业哭丧妇”。

  不过在反思失败的角度,他那套模棱两可的“责任体系说”倒未尝全然不可取:球员有球员的责任,主帅有主帅的责任,足协也有足协的责任,责任是个体系。诚哉斯言。

  大难临头,将责任推到某个人身上是不负责任的。检点一番,在每一个细节,

中国足球处处落下败笔。事实上,朱家军在亚洲杯的崩溃,是中国足球整个运行体系的失败。

  观看亚洲杯八进四淘汰赛,人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球员技不如人依旧,并且在技不如人的档次上又有了“新的飞跃”。非但远远不如以技术见长的西亚球队,甚至不如泰国、越南、印尼等东南亚球队。这是中国足球在青训规划上的偏差。

  在令朱家军一战而亡的中乌之战中,朱家军后防线因核心李玮峰的停赛而六神无主、溃不成军。究其原因,队内早有潜规则:年轻队员听老队员的,老队员听核心队员的。核心队员不在,自然是树倒猢狲散。这是中国足球更衣室文化的粗陋。

  朱家军失足亚洲杯,当痛定思痛。但朱家军部分球员居然在回国的班机上大玩扑克!这是中国足球羞耻意识和尊严体系的崩塌。

  就事论事,国足兵败,朱广沪难辞其咎。然而细细分析,早在去年亚洲杯

预选赛时,朱广沪大赛临场调度不力、状态调整无方、排兵布阵无序的诸多问题便已暴露无遗、人所共知——花盆里何以能栽出一棵橡树?随着亚洲杯的临近,国内舆论界换帅之声不绝于耳,而足协却听之任之、无动于衷。

  不难判断,根本败因,不在于朱广沪,而在于明知朱广沪无能却坚持“赶鸭子上架”的足协。犹如一位连长,其能力长期表现出与自身岗位不相符、难担当的征兆,及至在一次战斗中因他的无能而导致一连士卒全军覆没。那么要追究责任,首当其冲的不应该是这位连长,而是委任他这个职务的营长。起码是用人体系出了大问题。

  罗列至此,中国足球所谓体系的问题,应该能露出端倪。青训培养是谁的责任?更衣室文化的构建是谁的责任?球员基本文明素质的锻造是谁的责任?国家队主帅的遴选又是谁的责任?面对问责,足协无权保持沉默,因为足协是中国足球运作的最高行政部门和话事机关。既然是“责任体系”,理所当然,人们要从“第一推动力”上寻求终极的答案。

  或许从表象上看,以谢亚龙为首的足协整日作忙碌状。亚洲杯期间,谢亚龙更是从多家军到朱家军、由沈阳至吉隆坡南征北战,为餐旅业、航空业做足贡献。然而案牍劳神,事无巨细地管又管出些什么?或许从本质上论,正是足协强烈的管理意识把事情搞砸了。

  白岩松说过:中国足球要有所起色,作为行政机构的足协首先要在观念上实现转变,即在职能上实现由管理性机构向服务性机构的转变,踏踏实实地做好份内事。

  ——真话、实话,重复一百遍都不会沦为废话。若说白岩松还有什么未尽之言,那就是一些不该管的事足协就老老实实地退出。譬如,为了给国字号主帅创造宽松的执教环境和指挥氛围,足协大可不必随军出征,硬要去的话,也大可不必友情献上什么励志的段子。

  当主帅布置战术时,拱手垂衣、缄口不语,是对中国足球最大的贡献,哪怕你是足协主席。这一点切记,尤其是谢亚龙这样彻头彻尾的外行。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