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新京报:虚拟独家夜访朱广沪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3日01:41  新京报

  □ 梦幻剧场

  朱广沪如石沉大海,闭门造总结去也,这可急煞各路大腕小爷,但潘采夫闻之则喜,何也?潘采夫者,以虚拟对话见长。若虚拟对话朱广沪,完全一对一,无须经人同意,不怕对号入座,岂不美哉?然各小记为情势所逼,无论真伪,均冠独家专访之名,怎奈那朱师傅腰粗如牛心细如发,一旦事发东窗,遂身败名裂,何苦哉,何苦哉!

  潘采夫:朱指,您在机场是怎么闪了所有记者的?您是怎么跑路的?

  朱广沪:小葛,哦,抱歉,小潘,我跟你说过,打阵地战我不行,但打游击战我还是有研究的。想当年在巴西热带雨林里,我和切·格瓦拉……

  潘采夫:朱指朱指,听说您正引咎辞职,戚务生没叮嘱您吗,负自己该负的责任?

  朱广沪:我正在和足协分阶段承包责任,我承包了国家队失败这一块,足协承包了对我的管理责任。谢主席的原话是:“这一次失败每个人都有责任,足协有足协的责任,主帅有主帅的责任,球员也有球员的责任。”

  潘采夫:那您的总结会怎么写呢?

  朱广沪:这次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在于天时地利不行,人和还是不错的,这也是足协的看法。天时最好的是米卢那次,有吉龙哥抽签,地利最好的是上届亚洲杯,那么多点球,现在我们上面没人,所以被亚足联黑了,跟超级强队乌兹别克分在一组。

  不过这次人和还是不错的,谢主席那首诗读得大家都挺动情,只可惜赛后才读。

  潘采夫:那首诗是否有点跑题呢?关日本人什么事啊?

  朱广沪:这是有潜台词的,我最后告诉你。“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这主要是一种情怀,谢主席是以抗日英雄自我期许的。不过即将“就义”的是我,他的位子是稳固的,所以由我来读比较合适。

  潘采夫:郑智、李玮峰和李雷雷都是你的弟子,却都没有上场,是不是你对孩子们失控了?

  朱广沪:这不是一个鬼盘。我把他们当儿子看待,儿子是不会联手做掉爸爸的。

  潘采夫:李金羽说过,国家队里有害群之马,现在您能说了吧,他到底是说谁?

  朱广沪:他又没点名,等于谁也没说。事实雄辩地证明了,国家队没有害群之马。

  潘采夫:听说帕潘很快就要来面试,你有什么看法?

  朱广沪:我很欣慰,这说明领导是懂球的,看过当年

AC米兰的比赛,才能知道帕潘。

  据说领导本来推荐的是米兰主教练贝鲁斯科尼,人家档期排满了,这才换了帕潘。

  潘采夫:我最后有个问题,从戚务生到沈祥福再到您,本来都是足坛响当当的汉子,怎么一当主教练,就像换了个人,气质开始下调了呢?

  朱广沪:小马,哦,抱歉,小潘。其实咱们本来也是特爷们的,就是记者们老爱说我们恐韩、恐伊,把我们气质搞下来了。现在我们输给乌兹别克,又有人说我们恐乌了。

  其实,咱们打

日本队还是挺有信心的。谢主席说“恨不抗日死”就表达了这样的雄心,可惜咱没赶上日本队。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