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羊城晚报》:谁为“失街亭”埋单?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0日15:40  金羊网-羊城晚报

  ·范柏祥·

  本届亚洲杯赛,朱广沪率最强阵容出战却在小组赛即遭淘汰,再添中国足球的一项亚洲大赛最耻辱纪录。

  朱广沪之失,无论从结果与过程,均如《三国演义》中失街亭的马谡。诚如外界分析,中国球员论个人能力,决不比乌兹别克队差,甚至还高出伊朗队一筹。败就败在“不懂得如何把这些球员的能量最好地发挥出来”(米卢语)。伊朗队教练更不客气,说中国队的“战术打法不够职业,一些传接球配合很业余”。至于其场上糟糕之指挥与应变,则是有目共睹,此乃将一群狮子变成一群盲头苍蝇的直接根源。结局与过程均如此糟糕,不“斩”之无以谢天下。

  但“斩”了朱广沪也不足以平民愤,盖因有“伯乐”在前,何况朱之不才非一朝一夕,如挑了106将也无相对固定的阵容,欧洲美洲考察拉练经年也无相对固定的打法,早就让圈内圈外哗然,让国奥队取而代之打亚洲杯的提议也一直不断。但作为主管国家队的中国足协却置若罔闻,甚至“助纣为虐”。朱广沪放空炮,足协官员跟着放卫星;朱广沪嚷“疯狗精神”,足协官员说要像成吉思汗;欧洲拉练败绩,足协官员说双方差距主要在体力;国奥主帅杜伊在南非失利,足协官员即发信息给朱,暗示“希望就在你们身上”。可以说,朱广沪的纸上谈兵能乐此不疲,“疯狗精神”能够凌驾于技战术之上,皆因有谢亚龙们低下的业务水平垫底,而朱广沪屡败还能屡战,游离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之外,则是谢亚龙们的纵容所致。但令人遗憾的是,当朱广沪“街亭”败绩之际,毫不见谢亚龙们有半点诸葛亮自贬三级的气度。明白人当然知道此乃其认识使然,不明白的还以为是为了丢卒而保车呢。

  如果深究到

中国足球基础不扎实,联赛积弊等更深层次的问题,谢亚龙们更该“埋单”。将中国足球之不景归咎于众多客观原因,那就是典型的“走单”了。

  谢亚龙在国足惨败出局后朗诵了抗日名将吉鸿昌的诗———“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煞是悲壮。只是不知,个中有否抒己胸臆之意?

  (晓健/编制)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