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羊城晚报》:大家都解脱了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0日15:40  金羊网-羊城晚报

  国足今天凌晨摸黑起飞,今晨7时回到北京

  吉隆坡王子酒店依然人来人往,却少了前几天的热闹。国足兵败,很多随行记者已无心跟队采访,有的已定好回国机票。昨晚,为国足送行的中国记者仅十多人,场面冷清而难堪。

  朱广沪:实践赛前诺言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16楼的国足驻地,除两位保安外,走道里不见一人。走道上写着7月19日的行程安排:21时出发,20日凌晨乘坐CA972航班零时50分起飞,由吉隆坡直返北京。

  保安打着瞌睡,见记者便问:“你又来了,今天早上到现在,你是第二位来这里的记者。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少,前几天那么多记者都跑哪里去了。”不关心足球的保安显然不知道

中国队已被淘汰。当记者问他国足队员都到哪去了,他摇头说:“不知道。我只接到通知,从今晚开始,我将不用在这里日夜守卫,十几天了,我和另一个同事终于结束了轮番熬夜的工作。”

  晚上8时30分,国足主帅朱广沪着一袭黑衣出现在大堂。面对记者的提问,老朱坦言:“小组赛前两场比赛打得还比较好,第三场比赛,因为有天气、伤病等不确定因素,没有打好,但也从中学到了很多。”对于自己“不进四强就辞职”的承诺,他表示:“我当时和足协签订的目标是

世界杯
预选赛
,而不是亚洲杯。但没想到打完亚洲杯一切就结束了,这是我最遗憾最遗憾的事情。”他停顿了许久,眼圈泛红:“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我会实践我赛前许下的诺言!”

  谢亚龙:包羞忍耻是男儿

  国足的大巴早已在门口等候,隔壁是伊朗队的大巴,他们正准备去训练。不少伊朗队员经过国足大巴前都不由自主地看了一下,车上的周海滨突然将头转向里面,避开伊朗队员的目光,毛剑卿更是低下了头。

  足协副主席南勇和老朱先后上车,坐在前面,没有交流。郑智打扮时髦,提着刚买的两大袋名牌货上车,南勇和老朱不约而同都皱了一下眉。韩鹏上车时,大家才露出笑脸:受伤的韩鹏已无碍,将随队回国。郑斌最后一个上车,手里拿着三面中国足协的会旗:“本想着进四强,到时候在场上拿三面旗子跟人家换,但现在用不上了。”

  所有人入座后,谢亚龙走来与南勇攀谈了几句后离去。他将留在吉隆坡参加亚足联的会议。昨天中午,谢亚龙在餐厅给国足开了一个半小时的会,又引用唐朝诗人杜牧的《题乌江亭》:“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21时19分,国足大巴启动,车上的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没有人回头。

  在回酒店的路上,一位北方同行说:“来这里十几天了,天天都和老婆孩子视频,想他们啊!现在我们也可以回家了。大家都解脱了。”

  特派记者 林本剑(本报吉隆坡专电)

  (晓健/编制)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