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成都商报》许绍连:球迷不骂 会更可怕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0日01:59  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讯 《成都商报》体育部独家供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严禁其他网站抄袭改写或摘编。

  2005年1月19日晚,在北京体育大学西门外的一家招待所,朱广沪对我说:“我就是不信这个邪,难道中国人就一定带不好中国足球?!”

  2007年7月19日的下午,在吉隆坡王子酒店的1717房,朱广沪显然已经很清楚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一种结果与命运:“说什么呢?这就是足球,这就是足球教练吧。”

  朱广沪并没有说自己7月18日的夜晚是如何度过的,但是透过他的声音,可以明显地感觉他的憔悴与疲劳:“不是这次才这样,已经习惯了。我常常告诉自己的队员,要想有收获,便必须有付出,但付出了却未必就一定有收获。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应该就是后面这种情形吧。所以,我不希望外界再去责怪我们的队员,因为他们确实已经努力了,已经付出了。外界所有的批评与指责,我愿意全部承受下来,因为我是主教练。”

  朱广沪说这话时,让我又想到了2005年1月19日的那个夜晚。虽然那时他是中国队主教练位置众望所归的惟一人选,但是对于国家队主教练的最终命运结局,他其实已经有了再清醒不过的认识:“其实几乎所有国家队的主教练都是以同一种方式离开自己的岗位的----失败!因为当你完成了一个目标之后,总会有一个更高的目标在等待着呢,而又总会有一个目标是你没能实现的。”

  所不同的也许只是,那时,朱广沪设想的“失败”可能是在

世界杯赛场上,而现在,世界杯
预选赛
还没有开始,他却就已经倒在了亚洲杯的赛场上。所以,朱广沪的失望与遗憾可想而知:“跟乌兹别克队的这场比赛结束后,有很多人告诉我,如果这场比赛我们不是郑智、李玮锋、李蕾蕾三个人同时缺阵,如果王栋的那个球打进去了,那么这场比赛的结果肯定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的确,这些话非常有道理,但是足球比赛之中永远没有如果与假设,人们记住永远只是最终的结果。”

  足球无法假设,时光也不可能倒流,所以朱广沪说,他现在所能够想并准备做的,就是回国之后认认真真地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绪:“将来的事,我现在不想去想,也没法去想。但是,不会离开足球是我的真心话。足球虽然让我失去了很多,却也让我得到了更多,这份缘,是这辈子也割舍不了的了。”

  还是两年前的那个夜晚,面临着放弃俱乐部诱人收入的朱广沪,当作北京体育大学百余名大学生的面,有着这样一番心灵独白:“我始终认为,一个人活在世上,要是没有那么一点精神、追求与信仰,活着就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每个人从娘胎出世的时候,都是两手纂得紧紧的,而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又都是两手放开进入坟墓的。能不能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一生没有留下遗憾,可以说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就特别不想给自己的这一辈子留下遗憾。”

  朱广沪当时的这番话赢得了大学生们的热烈掌声,但是,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要让他不感到遗憾是不现实的。于是,很自然的,虽然身在马来西亚,对于国内舆论与球迷的反应,他也有着很清晰的感知:“舆论批评、球迷责骂,这再正常不过,我也完全可以接受。要是舆论平静、球迷不骂,那倒反而更可怕。有人骂,至少证明大家还在乎、还关心足球。我理解球迷的心情,我们自己的失望一点也不比球迷少。”

  交谈的最后,朱广沪说,中国队将在20日的凌晨离开吉隆坡。这是一个提前了数日的行程。按照航程,航班抵达北京的时间是20日的清晨,新的一天的到来。但是,中国足球新的一天何时才能到来的呢?我没有问,朱广沪自然也没有答。但是,2005年1月19日的那个夜晚,当我和朱广沪穿过北京体育大学西门外那条正在施工的马路的时候,他曾经指着那些急于通过的车辆、行人和忙着赶在春节前完成施工任务的工人,以及近在眼底的

圆明园遗址,意味深长地说:“其实这种杂乱与沧桑,是不是很像现在的中国足球?!”他所指的,是当时的中国足球。现在,又何尝不是如此! 成都商报记者 许绍连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