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东方体育杨健:最大的遗憾 最大的幸运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19日12:03  东方体育日报

  朱家军失败了,留下了很多遗憾,最大的遗憾是,因为这支球队死得过于仓促、过于匆忙,所以他们没有机会品尝许多国字号兄弟曾经品尝过的遗憾。

  哈家军活得要比朱家军长久,他们在上届亚洲杯上拿了亚军,所以他们有资格去经受世界杯外围赛的折磨。而哈家军在世界杯外围赛中遭遇了什么?我们都记得,2004年的11月17日,他们在7比0狂胜中国香港后出局。胜了也不得出线,哪怕狂胜也不得出线。此等怪事,想必要比朱家军“打平即出线”结果却“打死也不出线”的庸俗故事,生动得多、精彩得多。

  米家军活得要比朱家军长久,他们拿过亚洲杯殿军、参加了世界杯

预选赛,而且他们破天荒地杀入了世界杯的决赛圈。而米家军在世界杯决赛圈遭遇了什么?我们也记得,当年阎世铎给他们布置的任务是“进一球、得一分、胜一场”,结果米家军“一球未进、一分未得、一场未胜”。此等战绩,想必要比朱家军在亚洲杯小组赛搏得的“一胜一平一负”,光荣得多、耻辱得多。

  戚家军活得比朱家军长久,他们好歹混了个亚洲杯小组出线,他们参加了世界杯外围赛。而戚家军在世界杯外围赛中遭遇了什么?我们还是记得,10年前,他们在金州2比0领先于伊朗队的大好局面下,居然被对手连扳四球逆转,从此中国足球害怕碰上伊朗,更害怕碰上伊朗时以两球领先。此等荒唐,想必要比朱家军在领先伊朗队两球时仅仅被扳平,苦恼得多、酸楚得多。

  施家军活得要比朱家军长久,他们在亚洲杯上拿过季军,他们也参加了世界杯外围赛。而施家军在世界杯外围赛中遭遇了什么?我们依稀记得,他们在“伊尔比德”便自我了断,虽然在成都主场完成了对

伊拉克的复仇,但已于事无补。此等遗憾,想必要比朱家军两战伊拉克难求一胜却仍得以混迹于亚洲杯决赛圈,可怜得多、伤心得多。

  再细数前往,记忆就真的模糊了。尽管模糊,还是能说个大概,高家军、曾家军、苏家军活得都要比朱家军长久,他们都参加了世界杯外围赛,高家军遭遇了黑色五分钟、曾家军肇始了“打平出线魔咒”、苏家军经历了沙特人的“放水戏弄”。

  …………

  这些都是中国足球的财富,中国足球富得流油。遗憾遗憾,朱家军的履历太过简陋,只有草草几笔,除了亚洲杯历史最差战绩,他们少有堪与前辈匹敌的手笔。

  古人云,寿高则辱。朱家军众多国字号前辈们应验了这句话,而朱家军的耻辱是,因为早夭,他们甚至没能获得去蒙受这些耻辱的机会。

  或许,与更大耻辱、更多耻辱、更深耻辱缘悭一面的遗憾,正是他们最大的幸运。何必呢?

  本报记者 杨 健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