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新京报野蛮精神:国足 一群得了强迫症的"禁欲者"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09日01:40  新京报

  □ 野蛮精神

  大家都在怀疑一支“快乐男生”的国家队,我认为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这就像“恐韩”,什么时候中国队真的不恐韩了呢?就是在每次大赛前夕,人们却再也不会想起、不会提及这个词的时候。

  《足球之夜》把朱广沪、李铁、李玮峰和孙祥拉到了镜头前,我看前的还是一个个绷得很紧的人。一个显然的道理是,如果一个家庭的所有家人都很把握说话的分寸,努力并小心翼翼地制造某种“氛围”,这个家庭的关系甚至是虚伪的。是一家人的意思,就是谁也别“装”。

  在

中国队表演得“很快乐”的时候,朱广沪把自己比作“垫脚石”,这还是过于悲壮、过于富有历史感了,这跟快乐和轻松根本搭不上界。看见前队长李玮峰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对比他以前的暴躁易怒和敢说敢言,就觉得
中国足球
真是可怜。

  还有温俊武,一个曾被誉为“彭伟国接班人、岭南足球新希望”的球员,因为

赌球淡出人们视线,再度见诸报端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名街头砍人至死的蛊惑仔。很多人把这再次记入中国足球的“恶账”,似乎中国足球是中国社会中一个“超恶”的特殊体,这样简单的归结并不公平。温俊武身上所折射的毋宁说是社会与文化的问题还不如说是足球本身的问题。

  在我们这里,进退失据。极度狂傲和极度谦卑可以先后出现在同一个李玮峰身上,赛前的轻松快乐和比赛中突然的局促和崩溃都会随时发生在同一支国家队身上。外界的压力而不是内心的自敛,导致的结果总是灾难式的爆发。

  温俊武是被放纵的个人欲望毁掉的。而戚务生、沈祥福、朱广沪等几乎所有的本土教练,都在一种体制和文化的重重压力下,形成了一种压抑的人格,在他们的掌管下,中国球员更多成为失去足球本性和方向的不知所措的人,一群得了强迫症的“禁欲者”。

  倍魄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