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张嘉树:足球队和服装节 大连的两张名片又亮了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9月11日14:42 足球周报

  张嘉树:足球队和服装节 大连的两张名片又亮了

  说大连有两张名片,抑或更多的名片,我觉得是合乎情理的,这样一座建市只有百余年历史的小城市不像那些“名人不用片”的大城市,她需要展示自己,介绍自己,丰富自己,成熟自己。

  服装节节旗的蓝和足球场场地的绿构成了这座城市的两道美丽鲜明的风景线。

  1996年,当大连足球抢滩上海出尽风头的那一天,上海的《解放日报》发表了我的一篇长篇通讯,题目叫《大连,足球之恋》。10月20日那一天,大上海的球迷被大连的足球征服了,一贯“领先一步”的上海人被“但求最佳”的大连人感动了。

  这就是足球的魅力。同样,服装节也有这样的魅力。

  我很荣幸,作为一个爱足球的大连人,我从服装节诞生的那天开始就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是1988年一个雨后的夏日,当时在市委宣传部工作的张玉珠先生坐着上海轿车到大连晚报把我接了出来,我接受的是一项现在看来十分令我自豪的任务:为首届服装节开幕式暨广场晚会撰写解说词,而且时间只给三天。

  我第二天就把稿子交给了当时的编导杨道立,第三天当时的宣传部长薄熙来在审查了开幕式彩排之后看到了这个稿子,他当时对杨道立说:“这回感觉对了。”

  其实,当时对一个节日和一个城市的重要内涵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认识得很深透,但是作为大连人,对于一个富有时尚气息的浪漫举动,我们倾注了全部的智慧和热情,那也是大连人的风格。

  还记得那个用复写纸写印出来的解说词开篇是这样两句:“这是一条七彩的河,这是一首欢乐的歌……”在我看来,服装节对这个城市而言,首先是一个外在的、多元色的浓妆淡抹。赤橙黄绿青蓝紫,我们用色彩打扮着我们这座年轻的城市,就像打扮一个初嫁的

新娘,我们要让她漂漂亮亮地走向世界,在世人面前展示大连这座城市的妩媚和多姿。同时,我们也从刚刚拉开序幕的服装节里感受到了她将会带给人们的那种心灵上的震撼和自豪。实际上,服装节更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她给了一个城市自信,就像现在的矿泉水名字一样,首先是脉动,让城市的文化脉搏动起来,把城市的浪漫情调激活了,在蓝色的旗帜下,男女老少都踏上通向世界的大路,歌着,舞着,一路劲跑。

  七彩的河和欢乐的歌实际上就是对一座服装之城的外在美和内在美的形象概括。

  大连人是爱美的,即使是在生活十分困难的年代,大连就有“苞米面肚子,料子裤子”的民谣在流传着,那感觉很像杨白劳为喜儿扎红头绳。大连人似乎特别地爱美,也许在百余年来他们更多地接触了蓝色的文化,也许美丽的大海给了他们更多的启发,反正大连人就是敢穿。那时候有一种说法叫做“北京人什么敢讲,广州人什么都敢吃,大连人什么都敢穿”,我并不认为这三句话是对一个地域文化特征的准概括,但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民谣是时代精神的记录。人与哺乳动物最大的区别从外表来看可能就是服装。在大连这样一个城市诞生一个服装的节日是非常正常的,就像在大连诞生“七支钢笔八支钢笔”足球冠军一样,她是有着深厚时代土壤和民众基础的。

  但是,我的这种激动与兴奋也曾经动摇过。1990年,我随全国晚报采访团到珠江三角洲考察,曾经在那里的一个小镇亲眼目睹了成百上千的服装加工厂,几乎每一家都会生产“梦特娇”那样的名牌,而那时的大连服装工业却仅仅停留在一个“碧海”的浪花上。我心灵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在为广东服装经济高速发达而感慨的同时,我也曾在想服装节对于大连来说到底有多少个的理由,有什么样的意义。后来的成长告诉我,广州没有服装节,他们也不会办服装节,而且你注意到广州的有钱人特别是女人穿得并不那么讲究,并不那么时尚,在广州人眼里,服装也许就是钱,是能赚钱的一种手段。广州有全国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广州人用服装换来了钱,而大连人用钱买来了美。我们也许不能武断地下结论,说谁更聪明谁更傻。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浅显而又深奥的命题已经被破解了:人怎样活着才更快乐呢?

  大连搞服装节也许花了一些钱,大连人为买服装节的晚会票、时装模特展演票也花了不少钱,但是,这种文化上的追求又恰恰让大连人成为富有的现代人。大连人并不崇拜明星,是因为他们喜欢真正的大腕,或者说在中国东方的文化舞台上,大连人已经是明星了。在全国任何一所大学里,大连小伙子和姑娘常常会受到格外的羡慕和追逐,这不仅仅是因为大连山美水美,而更因为大连有了足球队和服装节这两张名片。

  1994年第六届大连国际服装节,当我再次执笔为开幕式广场晚会撰写解说词的时候,大平洋的风已经挽着我的手去追赶着城市的身影,杨道立和刘欢合作的一曲《大连之恋》足以代表大连人对服装对城市对世界全新的认识。那一届服装节的晚会就叫《大连之恋》,前所未有的几大洲文艺团体和各国知名模特汇聚大连,占满了大连市中心的体育场。因为服装节的缘故,大连足球几次易地出征,这多少让大连人有些尴尬,但同时,也会产生一些特殊效果。1992年服装节开幕式那天,我正好在导播台撰写现场解说词,当大连市体委朱元宝老师将大连足球队当天2:0战胜广州队的消息告诉我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写下这样一段话:“大连师一个服装城,也是一个足球城,今天大连足球队在鞍山2:0战胜广州队,为我们的城市增添了光彩!”这段话在征得总导演杨道立同意后,由大连电台现场播音员王楠及时插播出去,巧合的是,当时场内正在进行团体操表演足球舞,情景交融,现场观众一片沸腾。这则消息给灿烂星空下的服装节增添了最美的花絮。也许那一天,大连人就意识到服装节、足球都将成为城市的两张名片。

  一个城市代表着阳刚之气的足球总能夺冠,代表着时尚之风的服装节总能耀眼,这是一个城市成长和成熟的最重要的标志。

  实际上,在历经十几年之后,大连人的思维,大连人的意识已不仅仅局限于足球城和服装节了,现在在绿茵场上出现的一种持续的冷现象不能简单归结为足球不热了,而应当从中看出大连人的口味更高了,多别一支钢笔实在是没有更大的意思了,在亚洲乃至世界的绿茵场上出人头地才是大连人新的追求。同样,服装节带给大连人的已不仅仅是穿得更漂亮一点,打扮得更时尚一些,大连人用勤劳和智慧在装扮着这座美丽的小城。现在,你走遍中国大中小各个旅游城市都不得不挥手赞叹,还是大连干净漂亮。同样,这种全新的概念也给大连人提出了更高的内在美的要求。很难想象,在大连这样的城市还会有大连人随地扔垃圾,随地吐痰,而更多的大连人现在想的是怎么更多的赚钱,更快的发展,更好的生活,这无疑是一个高层次上的追求。同十年前或二十年前相比,美丽苗条的大连姑娘更愿意为自己铺设学识之路,原先大学里少有的漂亮姑娘现在却多起来了,大连的《新商报》每周一期的《我的大学》推出了一个又一个靓丽的美女,你如果细心读她们的故事,你就会发现,她们最感人的不是外表,也不是服饰,而是那一颗求真的,务实的,上进的赤子之心。

  这就是大连。在历经了冠军队的激情和服装节的浪漫之后,他们又在内在美的挖掘和创造上凝重的思考着,积极的努力着,从大连市的领导到普通的百姓,在许多重要的或者是轻松的场合,你都会听到他们在议论的更多的关键词不是“超女”而是超越,超越自我,超越现状,超越梦想,他们要用观念上的全新超越来重新装扮一个美的城市,并且充实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和谐就是美。在大连人的字典里,和谐不仅仅是蓝色的,也不仅仅是绿色的,和谐是整个这座城市全方位的提升和进步。巧的是,恰恰在这个收获的季节,大连人经历了一次创建文明城市的洗礼,也恰恰在这个季节,大连国际服装节重新恢复了大型广场艺术晚会,大连人非常清醒,也非常现实,他们在浪漫的激情中沉淀出了深刻的思考,大连人把今年的晚会定名为“我们从这里启航”,显然这意味着一个城市的一个全新的开始。作为这个城市的男人,我们所荣耀的已不再仅仅是不断夺冠的球队和打扮

性感的美女,我们渴望的是拥抱世界的胸怀和创造和谐的能力。只有这个城市也能够像广州那样创造巨大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时候,我们才能够从更高层次上去感觉我们的色彩和我们的欢乐,也只能在那个时候,我们才会为大连的女人而自豪,为大连这座城市而自豪。这种否定之否定是浪漫的也是现实的。只有这个时候,历史老人才会说:“这回感觉又对了。”

  让七彩的河流向大海,让欢乐的歌唱响世界。

  (张嘉树)

  11年联赛数据一网打尽 改变你看中国足球的方式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