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膏惹祸!滑雪奥运冠军涉药被禁赛 无缘冬奥会

2017年08月23日18:32 新浪体育
特蕾莎-约豪格

  本周二,体育仲裁法庭(CAS)做出裁定,驳回挪威越野滑雪名将特蕾莎-约豪格的申诉,维持对她的18个月的禁赛处分,这样约豪格肯定无缘来年的平昌冬奥,连续第三次参加冬奥的希望就此破灭。原本约豪格要求体育仲裁法庭收回对她最初13个月的处罚,结果体育仲裁法庭不但不支持,反而认可的国际滑雪联合会后来延长到18个月的禁赛处罚。

  约豪格在10年和14年冬奥会上拿到金银铜牌各一枚,在世界锦标赛上拿到过七块金牌,其中五块是个人赛金牌,是公认的世界一流越野滑雪女将。在仲裁法庭做出裁决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约豪格流着眼泪说:“我的心碎了,我做梦都想参加奥运会,这个裁决是不公平的,我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约豪格确实有理由感觉被冤枉,因为事情的起因实在太冷门。去年九月份准备投入新赛季之前,她被查出服用了类固醇,于是被禁止参加1617整个赛季。排查发现约豪格为了防嘴唇晒黑放干裂而经常涂的唇膏里含有违禁物质。按照约豪格的说法,她咨询过医生,但医生告诉她没关系,这个唇膏不在禁药范围之内。而约豪格自己也放松警惕,没有去详细检查说明。于是她涂啊涂啊,涂到东窗事发。

  原本13个月禁赛期,是挪威奥委会下达的。看似严厉,其实也是为了让约豪格有参加冬奥的机会,毕竟无论从个人还是团体,约豪格是主力选手。但国际滑雪联合会显然认为这个处罚轻了,于是把禁赛期加长到18个月。不过这在国际滑雪联合会内部引发一场争议,焦点在于约豪格到底要承担多少责任,但这药是从外国购买的,她和医生怎能没半点警惕性。

  而体育仲裁法庭给出的理由,其实是把约豪格往故意使用的地方上去引。法庭发言人说:“约豪格没有对包装进行最基本的检查。因为包装上不仅列有作为原料使用的违禁物质名称,还有很清晰的禁药警告。”

  好就好在约豪格以往的禁药检查史很干净,这或许也是她麻痹大意的初因吧,1年半的禁赛并不算顶格处罚。但因为冬季项目的自身特性,明年四月份解禁的约豪格,要想重新出现在赛场上,还得再熬上大半年。

  (魏猛)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标签: 唇膏滑雪冬奥会挪威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