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转折点 宁泽涛刹那芳华般的3个月和5年

特写|转折点 宁泽涛刹那芳华般的3个月和5年
2019年03月07日 21:25 澎湃新闻
宁泽涛和粉丝 宁泽涛和粉丝

  如同昙花一般,宁泽涛在泳坛刹那绽放又归于平淡。

  外教布朗说,伤病是最终令他放弃游泳的原因;河南游泳中心主任说,他已经递交了退役申请;他的父母说,自己的孩子将来肯定不会进娱乐圈。。。。。。

  在纷纷扰扰中,只有主人公宁泽涛保持沉默。只是,在他身上的那些争议,以及争议所引发的矛盾,都可以浓缩在短短3个月内。

  而这3个月,左右了他5年的高光人生。

  本有机会站上里约领奖台

  从2014年仁川夺金到喀山世游赛一举爆红,作为中国体育当时最大的流量IP和“鲜肉巨星”,宁泽涛走到哪里都有粉丝的宠爱,有聚光灯的关注。

  他高大帅气,笑容灿烂,中国游泳短距离的阳光似乎已经照到了里约的泳池。

  里约奥运会是宁泽涛的第一届奥运会,但没想到最终也成了他的最后一届。而一切的故事,就先从奥运说起。

  “6月份外训时候的状态非常好,以这种状态,在里约站上领奖台有很大的概率。”在2016年11月播出的纪录片《转折点》中,宁泽涛这样回忆他对里约的期待。

  然而,冷酷的现实随即袭来。在里约奥运男子100米自由泳半决赛中,他以48秒37的成绩位列第12位,这意味着这位喀山世锦赛冠军无缘最终决赛。

  “非常开心”、“非常满意”、“非常骄傲”。。。。。。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这个23岁的年轻人连用5个“非常”表达自己的心情,微笑的脸庞却总给人一种不自然的生疏感。

  尽管宁泽涛和教练叶瑾都认为,48秒37的成绩已经算正常发挥。但对于一个曾4次游进48秒并打破亚洲记录(47秒65)的选手来说,这样的成绩实在令人费解。

  时任央视游泳专项记者的刘京京随后向公众解开疑惑。她透露宁泽涛来里约前状态不是很好,他不仅在短时间内瘦了8斤,而且掉的全部都是肌肉,“这对他的影响可想而知。”

  除了在100米自项目上的成绩不尽如人意,宁泽涛在50米自项目上也仅排在第30位。而他参加的两个接力项目都因队友犯规被取消成绩……

  刹那间,在宁泽涛依旧温暖的脸上,奥运前的风波被无限放大。

  各方利益争夺的牺牲品?

  宁泽涛在里约奥运会的滑铁卢,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就已出现征兆。

  2016年6月30日,也是距离里约奥运会开幕还有36天的日子,一位网名为@卡帕多西亚的鹰的网友突然在微博上发文,直指宁泽涛“因私接广告、顶撞领导,恐被取消奥运会资格”。

  据这名网友透露,宁泽涛在2015年的喀山世锦赛后商业价值迅速飙升。同一年的11月,蒙牛牛奶签下了国家游泳队的集体广告代言。

  但随后,矛盾出现了。宁泽涛在未请示游泳中心的情况下,擅自与竞品伊利牛奶签约,还跑去国外拍了广告宣传大片,这则广告后来在伊利冠名的综艺《奔跑吧,兄弟》中播出。

  “当游泳中心领导指出他的问题后,宁泽涛非但不虚心接受批评指正,还在众目睽睽下顶撞领导,态度极其恶劣。。。。。。宁泽涛罢训长达20多天,甚至向队里打了退役报告以示要挟。”

  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即引发巨大争议,这场“闹剧”就像柏杨笔下的“酱缸震荡”——多方利益在其中互相交织,年轻的宁泽涛只不过是漩涡的中心。

  事实上,早在2014年,伊利旗下的酸奶品牌安慕希就与宁泽涛展开合作。而从2008年开始,伊利本身就是中国奥委会的合作伙伴,并与游泳中心合作多年……

  就这样,小小一瓶奶,羁绊了整个中国游泳的一谭碧水。

  “看清了人性的丑陋”

  在事件发生的前几个月,宁泽涛一直笑着,也一直沉默。直到里约奥运后,他选择了一种最出乎意料的方式,公开矛盾。

  在里约奥运会结束3个月后,这部名为《转折点》的纪录片才得以播出。在片中,皮肤晒得黝黑的宁泽涛讲述了自己在里约前所遭遇的不公,他说自己“看清了人性的丑陋”。

  按照宁泽涛的描述,2016年5月,他如常远赴澳大利亚,开始了备战里约的最后特训。训练期间,外教布朗的高强度、高负荷训练令宁泽涛累到吐,但他从未对自己降低过要求。

  然而,原本按部就班的训练却被打乱了。宁泽涛在6月中旬被突然召回国内,训练也陷入了半停滞状态,更是在集训时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先是饭卡被消磁,然后被要求搬离公寓,并且主管教练不再出现在泳池。”宁泽涛在纪录片中透露,自己由于训练不系统和压力过大而暴瘦8斤。

  事实上,宁泽涛和游泳队的矛盾早在当年4月就已出现苗头。在当时的佛山冠军赛上,他拒绝参加队里安排的4×200米自接力,还因发烧放弃了100米自和50米自两个主项。

  在100米自游泳的半决赛中,宁泽涛职业生涯第四次游进了48秒(47秒96),成绩位列世界第二。然而令人感到惋惜的是,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佳绩。

  “就像他说的,整个事件远比外界了解的复杂。”纪录片《转折点》的导演梁迈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宁泽涛、游泳中心、赞助商、包括总局,每一方都有自己的立场和道理。”

  “这不是一个可以下结论说成‘非黑即白’的事件,中间牵扯了太多利益。据我了解,有品牌在喀山世锦赛就跟宁泽涛签约了,那时候其他品牌还没有跟游泳中心合作。”

  像刺猬一样保护自己

  在《转折点》播出之后的几天,游泳中心相关人士也迅速作出了回应。在这位知情人士看来,游泳队的举措都是遵从规章制度办事,而宁泽涛本人则对私接代言问题避而不谈。

  “在商业代言方面,他还需要谨慎筛选合作伙伴并切实履行合同,因为就在里约奥运会比赛期间,他还与自己代言的服装赞助商361°交恶,同样是因为‘利益’二字。”

  一位赞助商曾透露,按照游泳中心的规定,宁泽涛的商业代言收入分配比为——游泳中心分50%、教练分12%、中体经纪拿15%,而宁泽涛最终仅能拿到23%。

  此外,游泳中心内部还传出了“宁泽涛迷信外教,疏远叶谨指导”、“没有拿出‘舍小我顾大家、弃单项拼接力’的集体主义精神”等等传闻……

  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宁泽涛式的悲剧不断地被“利益”裹挟。在他身上曾经高达10亿元的商业价值,不仅成了他和团队自我标榜的筹码,也最终将他“压倒在五行山下”。

  那位卡帕多西亚的鹰曾透露,国家游泳中心对宁泽涛有两套处理意见:一是取消宁泽涛所有未经总局批准的广告代言;二是,否则取消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并上报国家体育总局审批。

  虽然两套处理意见最终都没能实现,但性格执拗的宁泽涛却选择了更激进的方式——他与游泳队的矛盾已不可调和,就连离开都有“主动退出”和“被开除”两种声音。

  “宁泽涛个性非常内向,不爱说话。”梁迈曾如此点评宁泽涛的性格,“越是闷的人,心里的底线越是很清晰的,不能碰。一旦触到,他的内心翻江倒海,往往比常人要激烈的多。”

  “他想的东西远比一般23岁(2016年)年轻人要多。从他的角度来说,这也正常。毕竟他从小就自己生活,成名后接触的人又多又杂,让他不得不去保护自己。”

  的确,光明网等媒体曾披露,宁泽涛曾一个月不下水训练,而据了解,他的父母在奥运前也和教练几乎没有交流过训练问题,仅仅是商业问题才和他们沟通……

  而在央视的镜头前,那时的宁泽涛已经坦然谈论起了离开的话题。

  “就像菲尔普斯、北岛康介一样,可能出去一两年之后又觉得他还喜欢游泳,又重新找到对游泳的热爱和快乐。”

  希望如今的离开,宁泽涛能重新找回这份热爱。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