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体罚帮派斗争!奥运金牌掩盖下的梦之队

性侵体罚帮派斗争!奥运金牌掩盖下的梦之队
2020年10月14日 16:19 新浪体育

  比起韩流娱乐明星,除了在英超攻城拔寨的孙兴憨外,韩国体育能够制造的世界性热门新闻并不多。

  不过最近该国的一位明星级人物的遭遇,在中国的网络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就是被称为历史最强的短道速滑天才沈锡希遭教练性侵案。

  如果仔细了解一下本案案情,会发现她的遭遇,简直耸人听闻。

    沈锡希曾是中国最大对手

韩国短道速滑名将沈锡希韩国短道速滑名将沈锡希

  作为韩国体育的“金牌之师”和“梦之队”,短道速滑队之于韩国的地位堪比中国跳水队的存在。

  年少成名的沈锡希在世界上大放异彩,是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当时她刚满17岁,却已是韩国队最强大的“秘密武器”。

  女子1500米决赛,沈锡希在还剩最后两圈时仍然保持领先,然而中国名将周洋找准时机发力,在内道实现精彩反超。

  最终完成了中国体育健儿在这届冬奥会上最漂亮的一场逆转夺金好戏,也因此成为了当时网络上反响热烈的谈资。

  赛后,沈锡希的表现遭到韩国媒体痛批,称其“作为韩国队的重点培养对象,没能在关键时刻帮助自己的国家夺得金牌。

  而且还是在领先,个人能力很强的情况下遭中国人逆转,真是耻辱!”

  好就全好,孬就一踩到底,媒体的舆论风向变化之快,中外皆然。

索契冬奥会周洋击败沈锡希夺冠索契冬奥会周洋击败沈锡希夺冠

  对于第一次亮相冬奥赛场的小姑娘,对抗的又是贵为卫冕冠军的周洋,当时韩国舆论的刻薄,可以说深刻反应了其对短道速滑的势在必得和丢失后的失落心理。

  在随后的女子3000米接力中,沈锡希向中国队“复仇”成功,于比赛最后一圈超越李坚柔,帮助韩国队抢下金牌。

  夺冠之后,立刻出现了舆论逆转。一夜之间,沈锡希天才少女归来,成为民族英雄。

  沈锡希的家庭、成长过程和一切生活琐事都被挖掘出来,成为伟大人格塑造的一部分。

  韩媒盛赞,称身高1米75,四肢修长的她是冰场上的难得一见的“新人类”,未来前途远大。

  四年后的平昌冬奥会,21岁的沈锡希作为主将,率领韩国队蝉联女子3000米接力金牌。

  但是,这名韩国头号女子速滑选手却一直生活在一个男人的阴影之下,他就是39岁的赵载范。

  “禽兽”教练赵载范的嘴脸

前韩国短道女队主教练赵载范前韩国短道女队主教练赵载范

  赵载范曾是韩国短道女队的主教练,他除了发掘沈锡希之外,还为韩国短道队培养了另一位明星选手——崔敏静。

  平昌冬奥会开幕前,韩国总统文在寅前往奥运村看望短道队,鼓励队伍继续为国争光。然而在总统的见面会中,却唯独少了沈锡希的身影。

  很快,韩国爆出沈锡希缺席,是因遭到了赵载范掌掴,愤而离开奥运村出走。

  由于涉嫌欺瞒总统,这条新闻掀起轩然大波。

  为平息事态、不影响到奥运会前金牌队伍包揽全部短道金牌的目标,韩国冰上联盟对赵载范立刻进行了停职处罚。

  2006年都灵冬奥会时的主教练朴世友临时接手其工作,并通过劝说,召回了沈锡希备战奥运。

  或许是心理阴影难消以及事情曝光后承受压力过大,在平昌主场,更成熟的沈锡希除接力金牌外,在三个单项均早早出局。

  平昌冬奥会结束后,韩国体育部介入对这起事件的调查,赵载范被韩国冰上联盟宣布永久除名。

  当年5月,赵载范一度受聘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教练,合同为期4年。

  但仅仅一个月后,他便提出了辞职。

  随着韩国国内调查细节的公布,赵载范被提起了公诉。

  据披露的内容显示,他时常在训练中对沈锡希动粗,甚至有一次曾使用滑冰工具把后者打得头破血流。

  沈锡希作证称,自己就是因为经常被教练殴打,造成了脑震荡,所以在平昌冬奥会上表现不佳。

  2018年9月,赵宰范被水原地方法院认定违反韩国冰上联盟禁止使用暴力的规定,以袭击运动员的罪名判处监禁10个月。

  但是,两人之间的瓜葛并非简单的殴打暴力这么简单。

  2019年1月,沈锡希在经过深思熟虑后,站出来进一步指控赵载范曾对其有过30多次性侵。

  就在上周,本案第二次公审,沈锡希出庭作证时,流泪讲述了赵宰范自2014年起,就对自己有过多次性侵的禽兽行为。

  尤其是噩梦首次发生时,沈锡希还在读高二,是只有17岁的未成年人。

  因为涉嫌到很多的隐私,所以辩护律师不断要求沈锡希披露细节,以确认事实。这给了遭受创伤的沈锡希以极大的压力。

  性侵的场所,包括韩国体育大学冰场更衣室,以及其他两处运动员村的冰场更衣室共7个地点,大约有30多次。

  他对沈锡希的控制是全方位的,不止是肉体以及精神上的摧残,这种性的要求,通常是贯穿在对队员绝对服从的要求之上的,甚至伴有性侮辱。

自2014年起,沈锡希多次遭到赵宰范性侵自2014年起,沈锡希多次遭到赵宰范性侵

  过去两年半一直与重度抑郁为伴的沈锡希在泪水中讲述自己遭遇时,难以抑制自己的悲愤情绪,在法庭上对着赵宰范控诉道。

  “我到现在还要去医院,还要吃药,而被告却承认罪行就可以了,(但)为什么不承认呢?”

  在网络上,很多韩国和中国网友都对沈锡希的悲惨经历表达了同情和支持,怒斥为人师表的赵宰范简直禽兽不如。

  但是在10月7日的辩论中,赵宰范的律师拒绝了所有的指责。

  据悉,本案将在本周五(10月16日)进行终审,赵载范将对这些指控行使自己的最终答辩和最终陈述权利。

  金牌队伍掩盖矛盾

 

  沈锡希性侵案之于韩国短道速滑队的丑闻来说,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最早引起国际广泛关注的是“安贤洙被排挤事件”。

  作为短道速滑历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只有21岁的安贤洙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史无前例的一人勇夺三金一铜。

  4年后的温哥华,原本是25岁的安贤洙运动生涯的黄金期,可是他却沦为韩国短道队内部派系斗争的牺牲品,无缘出征。

  2011年,安贤洙转籍俄罗斯重返国际赛场,并更名为维克多-安。

  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主场”作战的维克多-安代表俄罗斯,实现包揽3金的壮举。致使韩国短道男队成为众矢之的,韩国冰上联盟不能珍惜人才的做法、遭受了国内严厉的批评。

  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槿惠,也发言要求韩国体育界必须做出反省,为何“安贤洙作为曾经的奥运冠军选手竟无法获得立足之地”。

  事后,有着韩国“短道速滑教父”之称的韩国冰上联盟副主席全明圭引咎辞职,算是对这件事情有了个交待。

索契冬奥会上安贤洙代表俄罗斯夺冠索契冬奥会上安贤洙代表俄罗斯夺冠

  然而,一个人的下课,无法消除韩国短道根深蒂固的派系之争、选拔黑幕以及年轻队员频遭体罚侮辱的压榨。

  2018年平昌冬奥会前,落选韩国代表队的女队队员卢善英落泪控诉:称被视为天才短道选手的弟弟卢珍圭因癌症英年早逝,是由于队伍四年前为保索契金牌任务,延误了弟弟的最佳治疗时间。

  坚持训练的卢珍圭在跟随队伍来到索契后,晕倒在了训练场上吗,随即被送回韩国,无缘站上奥运冰场。

  结果回国检查的结果是“癌细胞大面积扩散,病情严重恶化!”

  两年后,在病床上躺了两年的卢珍圭病逝,年仅23岁。

因病情被耽搁而离世的卢珍圭因病情被耽搁而离世的卢珍圭

  面对镜头,卢善英哭道,“韩国奥委会和韩国短道速滑队(当年)在明知道我弟弟的病情的情况下,仍然以国家荣誉为借口,征召了我弟弟参加奥运会,导致了他的病情加重,不幸离世。”

  “之后,对我们家人,他们连一个道歉都没有,这种行为已经践踏了我们家庭的尊严。”

  “今后,我再也不想做这样国家的代表了。”

  虽然恶评不断,但有着成绩傍身的韩国短道队依旧我行我素,麻烦不断。

  去年6月,在一次攀岩训练中,平昌冬奥会冠军林孝俊(23岁)恶作剧似的扒下了队友黄大宪(20岁)的裤子。

  由于后者悬在空中无法及时拉上裤子,在有女选手在场的情况下,遭受了嘲弄的黄大宪羞愤难当,颜面扫地。

  事后,他上报到了教练组和韩国冰上联盟。

韩国短道速滑名将黄大宪韩国短道速滑名将黄大宪

  包括林孝俊和黄大宪在内的短道速滑队全部选手(男女选手各7名),被镇川运动员村宣布逐出运动员村1个月,理由是“短道速滑队整支队伍纪律涣散,纲纪不严、问题严重”。

  据韩媒随后报道,身心遭受极大伤害的黄大宪心结难解,一度需要接受心理辅导,因为每每想起都觉得是奇耻大辱。

  越是金牌队伍,越容易出现被光芒掩盖的丑恶。

  韩国采取的国家给予协会拨款、依靠全国比赛选拔集训,组建当年国家队的政策。虽然在人员组成上可以达到最强,但是人员的频繁变动,往往会导致忽视对队伍的道德教育建设。

  从2012年开始,韩国一直在国内进行体育纯净化教育和管理,从政府官方到指导体育工作的大韩体育协会,都为此进行了努力。

  韩国《文化日报》报道说,根据教育部的数据,在过去3年中,有100多名国家教育和体育部门的指导者遭受了处罚。

  其中首尔发生了31件,京畿道24件,江源19件、忠北11件和蔚山10件。

  遭受了暴力和性攻击的有96人。此外还有34人受贿。

  但是过度重视竞技成绩所造成的畸形恶果,依旧需要时间去揭开和消除。

  (疯狂的乔)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