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靖范可新被编入混合接力组 剑指冬奥会新增项

武大靖范可新被编入混合接力组 剑指冬奥会新增项
2019年06月14日 11:08 北京青年报
武大靖 武大靖

  6月13日,海拉尔,即将在2020全国冬季运动会上启用的内蒙古冰上运动中心,还在进行外部施工,全新组建的中国大道及短道速滑国家队, 已经在这里进行了三周的训练。

  随着前短道速滑国家队主教练李琰卸下帅印,专注担任中国滑冰协会主席,短道速滑自此和大道速滑国家队合并。随着前冬奥冠军王濛担任该队教练组组长,这支中国冬季项目的金牌之师,就此打上了王濛的烙印。

  各组教练都在国际上享有盛名

  从那个在冬奥会赛场上披坚执锐,率领中国队从强手中拼抢金牌,获胜后在冰面上跪谢李琰教练的王濛,到如今执掌大道和短道速滑,麾下36名中国顶尖速滑运动员,加拿大、荷兰、韩国教练团队联合辅佐的王濛,其间的跨度,不是几句话就能概括。

  大跨度完成身份转型的王濛,已深度契合当下的身份。谈起她为新一届速滑国家队搭建的骨架,王濛思路清晰,信手拈来。“4月15日开会,确定了大道速滑的发展方向,从原来各省市队伍各自为营,优秀选手在国家队集训,到如今归入队伍,整合到了一起。5月24日,开了短道会议,短道并入大道,两队合二为一。”

  媒体日当天,王濛介绍:“包括金善台、李昌勋、宋在根,包括边与玉、全敏赞,这些都是2014年至2018年韩国国家队教练,包括器材教练,都是韩国国家队的教练班底,这次金善台教练都给拉过来了。”

  不仅如此,在大道组那边,负责训练的荷兰教练团队,也曾经培养出多届奥运冠军伍斯特。连负责运动员数据分析的国家队首席数据分析专家、荷兰人康宁博士,也是因为和王濛关系很好,加入团队。

  三位昔日“战友”仍在身边辅佐

  和队伍接触可以感觉到,这支队伍虽然非常年轻,但从组建之初就是以王濛为绝对核心。如今的短道速滑中方责任教练是张会,短道和大道执行领队是孙琳琳。两人加上王濛和周洋,正是温哥华冬奥会上夺金的四朵金花。

  如今,昔日队友成为了工作伙伴,周洋也依然作为运动员,在位于坝上的大道组潜心修炼。孙琳琳谈到目前的变化,坦然表示,她从前和王濛当队友,就是辅助她,大家完成冲金任务。“如今她是教练组组长,我们作为工作伙伴,也要大家一起努力,帮助运动员实现理想,完成祖国交办的任务。”

  王濛不干涉教练组日常训练

  从冬奥会功勋运动员,到如今大道、短道速滑训练和管理一肩挑,外界认为王濛一定每天忙到四脚朝天。不过王濛表示,她平时并不干涉教练组的日常训练。

  “我只负责一件事,”王濛说,“作为管理人,我的责任就是一个,信念、信仰。我的信念、信仰从运动员时期就没有变过。树立远大理想,热爱伟大祖国,担当时代责任,勇于砥砺奋斗,练就过硬本领,锤炼品德思想。这就是我们的信念,我们的信仰,只有你把它作为你每天人生的信仰,你的坐标就是世界冠军。”

  武大靖被编入混合接力组

  队伍整合是否成功,要看运动员是否安心,是否接受新任教练员的指导。孙琳琳介绍,目前队内共有队员36名,除了此前王濛团队的队员继续训练外,包括武大靖、范可新等运动员,也加入团队。其中武大靖和范可新还被编入混合接力组,为2022年冬奥会新设立的男女混合接力项目做准备。

  从李琰团队过渡到王濛团队,带头运动员武大靖回避了对二人的对比,只是表示,“第一次来海拉尔训练,这里空气挺好,伙食也挺好。”武大靖还在为北京冬奥会进行着倒计时,“先前开了倒计时1000天的会,算起来,还有970多天就到了,还是要抓紧训练,完成理想和目标。”

  焦点人物

  康宁博士:KPI不是紧箍咒

  他和所有中国“短大队”人员一样,身穿同样的安踏红黄色训练服,偏瘦的体型和专注于仪器、电脑的目光,让他与运动员、教练员和体能训练师区分开,他的精力更集中在收集运动员在训练中的数据。运动员用表现说话,教练员用指导说话,康宁博士用数据说话。

  康宁博士来自荷兰,在荷兰进行速滑方面的科学研究超过30年,在荷兰的大道速滑训练研究方面也进行了很多年;他在阿姆斯特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专业就是科技训练。“希望我能用科技帮助中国队进行更加科学的速滑训练,从而在保证运动员健康的前提下,提升成绩和表现。”他说。

  康宁博士是中国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的首席数据分析专家,将运动员在训练中的表现量化,是他的工作之一。在体能训练馆,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来自加拿大的体能训练团队,带领运动员进行热身、步伐训练、专项肌肉训练。训练做完,大家还要挨着个在仪器上完成三次向上的起跳。在武大靖做完三次起跳后,来自美国的多米尼克·托马斯向康宁博士翘起大拇指。

  “这是通过数据量化运动员的训练成果。”康宁博士介绍。

  康宁博士认为,数据的引入,让教练员给不同的运动员私人定制形成可能。“数据可以量化你的运动表现、训练表现和体能、身体接受能力。速滑是一项很个性化的运动,每一个运动员都需要单独的训练计划。我们通过监控所有训练、表现数据,给他们量身定制训练计划。我们可以更细致地了解队员的长处和短板,帮助运动员在最好的条件下训练。”

  康宁博士关注的数据,最终都会整合成一个指标,这个指标有个熟悉的名字:KPI。不过这里指的是运动员最佳表现指数。在运动队之外,KPI量化着上班族的工作效率。康宁博士说,将KPI引入运动员训练,绝不是给他们制造压力,而是恰恰相反。

  “我们衡量运动员KPI,我们建立训练数据,不是要让运动员在数据上彼此竞争,互相攀比谁有最好的KPI,不是的。KPI是让运动员看到自己的成长,自己的上升空间,也让教练员心里有数。”

  文/本报海拉尔专电 记者 褚鹏 统筹/汪浩舟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