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寅生:亲历中国乒乓60年 容国团行我为什么不行

徐寅生:亲历中国乒乓60年 容国团行我为什么不行
2019年04月06日 07:07 新浪体育综合
徐寅生 徐寅生

  文/孟雁松

  如果说从中国乒乓60年的时光里,找一位从头到今的亲历者,徐寅生无疑是不二的人选。从运动员到教练,到国家体委副主任、中国乒协主席,再到国际乒联主席、终身名誉主席,直到如今还活跃在乒乓球爱好者的圈子里,一个甲子的时间,年过八旬的徐老以“全套”身份亲历了中国乒乓的跌宕起伏。那些深深烙印在徐老脑海里的瞬间,无疑也是中国乒乓60年里不曾磨灭的点点滴滴。

  我的乒乓梦

  今年是容国团获第一个世界冠军60周年,原以为徐老的故事会从这里开始说起,不料他又往前追溯到第一代国手:“正是以王传耀、姜永宁、孙梅英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国手为中国乒乓球攀登世界高峰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以后的世界冠军们才得以踏着老将们的肩膀,成功登顶。”

  中国乒乓球水平的提高,得益于很早就加入了国际乒联。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国家体委就选拔了一些地方上的好手进行强化训练,参加世界锦标赛。虽然一开始成绩平平,却看到了什么是世界最高水平,也看到了差距,明确了方向。国手们艰苦奋斗,刻苦训练,经过短短5年左右的时间,从一级队上升到甲级队前列,进入了世界先进行列。

  “那个时代,帝国主义封锁孤立新中国,中国运动员在比赛中屡胜当时的美国、韩国、南越选手,确实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中国式的直拍快攻打法比起当年的乒坛霸主日本,要更先进,更积极主动。尽管在总体实力上还不足以动摇日本的霸主地位,但先进的打法已经开始被国际乒坛人士看好,这也预示着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将引领乒乓球技术的新潮流。”正是在第一代国手的影响下,还在学生时代的徐寅生开始做起了乒乓梦。

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乒乓球关心备至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乒乓球关心备至

  容国团行,我为什么不行?

  谈到对60年前容国团获得第一个世界冠军的感想,徐老表示这也是第一代国手为国拼搏对容国团的触动和影响。1956年,容国团随香港澳门联队来内地访问比赛,亲身感受到国家对乒乓球运动的关心重视以及广大群众对乒乓球的热爱和支持,让他最后下定决心从香港回到内地,报效祖国。徐老对当年容国团在广东体育界集会上登高一呼,表示要两年后夺取世界冠军的一幕印象深刻。1959年德国世乒赛前,容国团在集训中练得极为刻苦,为了提高身体素质,他坚持体能训练,单薄的身体很快有了很大改观。徐老还清楚记得那时候的容国团常常露出双臂和腹部的肌肉与人PK,“至于我嘛,成了他调侃的对象。”

  徐老回忆,容国团不仅训练认真,对于任何规模的大小赛事也都是认真对待,“经常看到他在落后的情况下,绝不轻易认输,而是改变战术,最后转败为胜。”德国世乒赛开赛后,中国男队在团体赛中意外负于匈牙利队,失去了与日本队争夺冠军的机会。容国团却没有因此气馁,他在单打比赛中一个人单枪匹马连续闯关,淘汰了欧洲、日本名将。在争夺决赛权时,容国团遇到了美国队的迈尔斯,这位美国老将此前淘汰了徐寅生和杨瑞华,士气正胜。容国团在对手严密的防守面前进攻受阻,处于不利状态,“此时只见容国团大胆改变战术,用搓球与对方‘泡蘑菇’,最后把对方磨到精神崩塌,连球都顾不上去捡,中途向裁判表示认输。”

  进入冠亚军决赛,容国团的对手是匈牙利老将西多。在几天前的团体赛中,容国团刚刚败在他手下。匈牙利人以为冠军势在必得,准备好了鲜花在赛后向西多表示祝贺。徐老还记得容国团赛前专门去理了个发,显得更加精神自信,男队教练和队员也开了“诸葛亮会”,为容国团出谋划策。经过一番激战,容国团终于战胜对手,登上了男子单打世界冠军的领奖台。

  对于容国团的夺冠,徐老说这是打开了中国运动员通向世界冠军的大门,破除了迷信,解放了思想。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中国运动员在以后的世锦赛中多次获得冠军,中国成了世界乒乓球强国。徐老还说:“如果说第一代国手让我做起了‘乒乓梦’,容国团的成功则让我看到了与他的差距,我一直在问自己,容国团行,我为什么不行?这个质问激励着我努力奋斗,两年后,我终于在北京世乒赛上圆了我的‘乒乓梦’。”

徐寅生率队夺取 31 届世锦赛男团冠军徐寅生率队夺取 31 届世锦赛男团冠军

  ——选自2019年第4期

  《乒乓世界》纪念中国首夺世界冠军60周年专辑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