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斌:成本价值皆变化 奥运会还那么重要吗?

2017年04月21日09:40 新浪体育 微博
奥运会还那么重要吗?

  顾拜旦曾经用文字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1896年,希腊乔治国王向这位来自法国的“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提出,他的国家愿意承担奥运会永久举办地的光荣使命,“我只好装作傻傻的样子,好像没有听懂。”那一刻,顾拜旦理应心绪不宁,未来必将是五环旗的世界,何必要域于希腊一地。

  据说,世界博览会是顾拜旦奥林匹克梦想的催化剂之一,1900、1904和1908年三届奥运会索性都是寄居于世博会的场子里。这近十年里,顾拜旦的心情不算太好,仰世博会鼻息,新生的奥运会“像是被冷落和羞辱的诸侯”。顾拜旦千古之后,奥运会大业浩浩向前,尽管成就了“我们星球上最伟大的人类庆典”,但好时光其实不过也才三十年。1984年夏奥会,仅有洛杉矶一城有意,幸得尤伯罗斯除旧布新,才又生机盎然。

  洛杉矶奥运会前夜,美国特使秘访北京,力劝红色中国不要被苏东集团绑架,这才有了日后的“零的突破”。数年后,“开放的北京盼奥运”了,两度申办,强手如林,如今想来,输得合理,赢在大势。2001年,莫斯科,入围最后轮次的有五个城市之多,奥林匹克运动欣欣向荣,北京全胜而归。

  2008北京之后,直至2020东京,申办大势尚属平稳,至少会有三个城市展开决战。但2022年冬奥会申办陡然出现断崖式的逃离潮,慕尼黑、达沃斯和斯德哥尔摩等欧洲城市纷纷怯阵,国际奥委会苦劝奥斯陆未果,眼睁睁地看着北京和阿拉木图“一带一路”格局里比了高下,奥运会史无前例地深陷在“东亚时区”。欧洲城市冷冷的背影,让国际奥委会气短心寒,欧罗巴大陆的巨变伤痛毫不迟疑地牵动着奥林匹克大业的命脉,沉重的承办负担,不断上演的恐怖袭击吞噬着人们对于人类庆典的所有美好想象,国际奥委会窘迫不堪。

  当初,国际奥委会为了感动奥斯陆留在申办行列中,曾许下诸多承诺,只为给挪威国民一张可盈利的预算表,但这完全经不住国内第三大党的振臂一呼,对国际奥委会的厌倦与反感很直白地表达出来,反特权,反权威潮流势不可挡,当年威仪天下的种种做派和强加于人的奥运标准曾经让不少人大感不快,不堪重负。志在将奥林匹克引入新世代的巴赫主席对此毫不讳言,他将当下反对举办奥运会的主因归结为公众对特权阶层的反感牵累了国际奥委会自身。

  巴赫本人在五环世界里风雨多年,沉珂旧病全在眼中,他倡导的“2020议程”意在让奥林匹克运动在新时代求变求生。此份议程的核心之一便是让承办奥运会更务实,更实惠,前几日在丹麦世界体育大会上,巴赫毫不掩饰地表示,如若不是“2020议程”的实施,2024年奥运会的申办几乎吸引不到任何一座城市,申办常客大巴黎和家底殷实的洛杉矶挺身而出,总算稳住了国际奥委会的台面。两座名城,看着耀眼,但再多也就没有了,就是凑不齐那第三家,更回不到世纪之初的热闹和繁盛了。

  如果说全球对于举办奥运会都冷漠,其实也有欠公允。中国,自不待言,美国也属热情尚存的国度,为了2024年的历史机遇,至少有八个城市表达了浓厚兴趣,波士顿气短后,洛杉矶高调接盘。当初,巴赫接过奥林匹克权杖后,旋即与奥运会第一大金主NBC电视台签下直至2032年价值77.5亿美元的超级版权合同,一举稳定了奥运会的长远商业价值。未来15年,让夏季奥运会在超过20年之后重回一次美利坚看来是天经地义,而且越早越好,洛杉矶希望2024年一战功成。巴黎人不信邪,至少截至目前,花都的申办表达明显优于洛城,社交媒体上也显现法国人心更齐,情更浓。

  花都还是洛城?都是久经考验的奥运城市,国际奥委会实难割舍,任何一方败于24,很可能就不战28了,因此有一个24/28策略不胫而走,那就是在今年9月13日,巴赫先生打开信封宣读时有可能出现的如此的场景,“获胜者是巴黎,当然,还有另外一个胜者是洛杉矶。”言下之意,一次搞定两届奥运会,胜者领走24,败者也有28来抚慰。凭此,国际奥委会暂可安天下。这一策略是否成真还需时日,巴黎和洛杉矶不甘示弱,声言眼里只有24,28无意义。

  前景扑朔,24/28双赢策略实在也是无奈之举,巴黎和洛杉矶哪怕听从安排,但法国和美国两国右派崛起,也使奥运会处于飘摇之中,国际奥委会暗自惶恐,心中祈求能有“安全牌”握在手中。“安全牌”系列中必有中国城市,卡塔尔最狼狈时,我们比任何都相信,中国是2022年世界杯最佳备胎。某某大赛危难之中,中国自然乐得赴汤蹈火,未来奥运有困,上海是不是最佳“安全牌”呢?按照上海早些年的城市规划,2040年奥运会是现实目标,为国家强盛与民族复兴,为奥运分忧,岂不快哉。这不是玩笑,这是由中国人的奥运价值论所决定的,笃信奥运促进大国崛起,一切的付出都值得。

  奥运再节俭,也要一笔大花费,典型“安全牌”东京预算也有265亿美元之巨,欧洲国家城市无意于此。因此,业内疾呼,国际奥委会急需调整奥运会运行模式,百多年前,顾拜旦受世博会熏陶,将奥运会带向世界的模式该寿终正寝,不妨选定若干永久举办城市,无需重复建设,风险易控,运作成型。首尔、伦敦、悉尼、北京和洛杉矶被列为最优之选,如果未来的奥运规模可控,那也请给雅典一个机会,让那些沉睡衰败中的奥运场景一个苏醒的机会。

  成本与价值,每个奥运城市都在盘算,永久举办城市太跨越了,也会有伤颜面,巴赫先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一国多城联办,其本人曾在澳大利亚也鼓吹墨尔本、堪培拉和悉尼不妨联手,意在分解压力和风险,但同时收益也在摊薄。这意味着,有朝一日上海登场,长三角诸多名城都可以共襄盛举的。相比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简单多了,哪怕48队体系下,也不过是个单项锦标赛,而奥运会至少是28个世锦赛的集合,系统复杂。如今,很流行多国联办世界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申请联办2026年世界杯,声势不小。当下政治生态,美墨如可联手,定会赢得掌声,谈及为何还有动力申办世界杯赛时,一位墨西哥电视评论员有句名言——“任何人都不要忘记,足球是所有最不重要的事情中最为重要的那一件。”此说有趣,那奥运会的还那么重要吗? (张斌)

标签: 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奥运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