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奥运冠军忆乘火车经历 董栋曝曾"惨"睡座位下

2017年01月14日22:52 新浪体育 微博
雷声

  一说起春运,便离不开对坐火车的回忆。当高铁和动车逐渐成为春运的主要交通工具后,很多人会怀念绿皮车。车厢里,狭长的走道,面对面放置的座椅,有卖盒饭、零食的工作人员推车小车、吆喝着随声而来,这是有些悠远的回忆。

  一些人说,坐绿皮车出行更有旅游的韵味,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远处的房屋错落有致地依山而建,傍晚,夕阳的余晖洒来,似是时间放慢了节奏,一切都是静谧的美景。

  雷声:和队友一起坐火车很开心

  听到要讲述和坐火车有关的回忆后,雷声思忖了一会,“我觉得现在如果是三、四个小时的路程的话,我还是觉得坐高铁比较方便。坐高铁的话,位置比较宽敞,还可以走动走动。”

  雷声也有坐绿皮车的回忆,那个时候的他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年轻选手,“在去参加青年赛的时候,我坐过一天半的火车。”与队友面对面坐着,放下了花剑,队友之间会聊些开心的事情,每每想起这些画面,雷声的心里总是感到很温馨,“我和队友一起坐火车,大家可以一起玩,还是比较开心的。”

  他也喜欢在坐绿皮车时看窗外的风景,他自叹,那个时候自己年纪还小,还不会利用坐火车的漫长时光来思考问题,“我觉得,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会思考一下问题,挺文艺的感觉。但说真的,我是后来长大了,才慢慢更多地会思考一些问题。”

赵帅
赵帅

  赵帅:买不到坐票,站十几个小时

  原本是想请赵姝音讲述有关坐火车的回忆的,但她却推荐了男友赵帅,“这个你可以去问赵帅,他在这方面有一个故事。”

  那天,在吃完晚饭后,赵帅对笔者娓娓道来自己坐火车的故事。“在我小时候坐的都是绿皮车。那个时候回家过年,过完年后要回队里训练,都买不到坐票。后来买的是站票,从兴城到常州的。”

  虽然出生在辽宁,但赵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在江苏跆拳道队训练的。那个时候,赵帅并不是每年过年都能回家,因此,能够回家过年对彼时的赵帅而言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即便知道坐火车很挤,他也毫不介意。

  买不到坐票,赵帅只能一直站着,“车厢里,人太多了,很多时候,我的脚尖都是颠着的。”他边回忆边笑,“最好的地方就是厕所,因为我觉得厕所里面地方还挺大的,但这个味道,你懂的。”他补充道:“好像要到南京才开始有座位,起码得站十几个小时,那十几个小时太煎熬了。”

易思玲
易思玲

  易思玲:十分怀念和省队队友一起坐火车

  在用微信给笔者讲述自己有关坐火车的回忆时,易思玲正好在坐火车,她对笔者开玩笑地说道:“为了配合你的火车选题,我现在就正在感受呢!”

  她坐在火车上,慢慢翻开自己对坐火车的回忆,“我小时候对火车的印象就是绿皮车,无论去哪里都得坐很长时间。我是广东队的,所以从广州出发到其他地方的火车我坐过很多很多。”她继续说道:“运动员春节回家的时间都很少,通常都是只能买大年三十的票,返程买大年初三的票,这个买票的经历实在是太难了,有通宵排队买票的经历。我记得那个时候坐火车,上一次洗手间简直就是‘翻山越岭’。”

  和队友一起坐火车去参加比赛,是易思玲珍贵的回忆,“路途上我们会非常开心,大家有说有笑,有吃有喝。虽然我现在很多都是参加国际比赛,但我特别怀念以前和省队队友一起坐火车去参加比赛的经历。”

董栋
董栋

  董栋:睡在座位底下

  董栋也有关于坐火车的回忆,“有一次,我和教练、队友从天津坐夜间车去太原。那个时候人特别多,我在上火车时脚还磕到了台阶。上了火车我发现,整个车厢都是人,过道都站满了人。”董栋已经记不清楚那一次他到底买的是坐票还是站票,他只记得自己并没有坐到位置,拥挤的车厢想找一个地方睡觉都成为了难事。

  后来,董栋睡在了座位底下,“到早上6点多,我后来去补的卧铺的票。我对那次坐火车的印象特别深刻。”

  (董正翔)

标签: 春运雷声易思玲董栋赵帅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