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玄武湖上“情义”绵绵 兄弟情师徒情战友情齐上演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10月21日12:42 广州日报大洋网

  兄弟情:

  前皮划艇运动员石严、严石和严磊亮相十运会

  严家兄弟聚首玄武湖

  广东水军作战特别注重气势,他们要把江苏当成自己的主场,有意思的是,玄武湖还真的是广东皮划艇队的“主场”,因为他们的总教练、广东省船艇训练基地的副主任石严是江苏人,这位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皮划艇界叱咤风云的运动员就是在玄武湖边上长大的,这次他回老家要面对的对手竟然还包括他的兄弟———严石。

  老大石严回家了,他跟自己的兄弟们聚首玄武湖,老二严石目前是江苏皮划艇队女子皮艇的教练,而老三严磊是前皮划艇运动员,如今他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湖水上分局警长的身份到赛场观战。当年,这三兄弟在中国男子皮艇项目单人、双人和4人项目上称霸,从1979年-1984年囊括了所有的全国冠军。

  老二严石告诉记者,他们三兄弟的模样和声音都很像,而且3人刚好各差4年,本来父母生了两个儿子后想再生一个女儿,谁知道又是儿子。严石认为自己跟老大的性格比较活泼,而老三的性格则比较闷。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三兄弟的名字非常有意思,原来,他们的母亲姓石,父亲姓严,来自

扬州的父亲“入赘”到南京,所以大儿子也跟母亲姓,老二和老三跟父亲姓,而且他们三兄弟的名字全部源自父母的姓。

  由于母亲一直都住在玄武湖边上,三兄弟都是在玄武湖里泡大的,当年一个兄弟带另一个进入皮划艇界,最终导致他们三个都在同一条4人艇上,使同一条艇上的运动员的年龄差距达8年。退役后,三兄弟各奔前程,老大在1994年到了广东,在广东皮划艇队一干就是11年,老三则选择转业,而老二退役后曾一度做生意,最终做回老本行,负责江苏皮划艇队的女子皮艇项目。

  由于皮划艇的关系,石严和严石经常在赛场上相聚,但石严却极少回江苏,这次回到家门口也还没有进去过,因为要等到比赛结束后才有时间回家看父母。不过,石严和严石都没有忘记老父母,他们找了两张今天晚上田径比赛的门票,让父母去看看奥体中心和刘翔;另外,今年刚好是老父亲的70岁大寿,趁着石严回到江苏,三兄弟已经商量好在比赛结束后要给父亲做寿。特派记者周婉琪本报南京10月20日电

  师徒情:

  离开中国皮划艇队后再次回队执教

  马克恋恋不舍中国队

  在皮划艇的赛场上,记者见到了带领孟关良和杨文军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赢得男子双人划艇金牌、为中国水上项目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加拿大外教马克。

  这位中国队的奥运金牌外教在2004年底离开中国回加拿大休假,随后到了澳大利亚执教,如今,他再次踏上了这片自己曾生活了4年的热土。在1个月前的

十运会激流回旋赛场上,马克告诉记者,他希望可以继续在中国皮划艇队执教直到2008年
北京奥运
会,项目依然是男子划艇,至于队员能否再次在奥运会上夺金,马克以一句“Noproblem”(没有问题)来回答。中国皮划艇队对马克的回归表示欢迎,但当时还没有最终确定他能否回中国皮划艇队执教。原来,马克在1个月前是以游客的身份出现在十运会激流回旋的赛场上的。

  马克跟中国皮划艇队的第一份合同到2004年奥运会后结束,之后双方一度希望继续合作,然而,马克在雅典奥运会成功后开出了让中方难以接受的条件,于是他离开了中国。半年后,由德国皮划艇“教父级”人物约瑟夫出任中国皮划艇队总教练。即便如此,马克再一次向中国皮划艇队示好,马克承认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有着自身的优越性,他在外面转了一圈,还是认为中国皮划艇最有潜质和发展空间,因此他只能“好马也吃回头草”。今天,当记者见到马克时,他已穿上了中国皮划艇队的队服。马克说,他到十运会赛场除了看比赛外,更重要的是挖掘年轻、有潜力的运动员。在十运会结束后,马克先要参加一位中国运动员的婚礼,然后会到广东、辽宁等地的队伍去看一下。

  国家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皮划艇队的领队刘爱杰表示,马克回中国皮划艇队的事情已经基本上落实,他应该会成为男子划艇的总教练,而中国皮划艇队的总教练依然是德国的约瑟夫。此外,他还表示,中国皮划艇队很欢迎马克回归,毕竟双方的合作已经有了成功的佐证,他已经融入了中国队的训练系统。同样,奥运冠军孟关良对马克的回归也表示欢迎,毕竟他们跟马克已经过了磨合期,马克的训练方法对他们来说也比较容易接受。特派记者周婉琪本报南京10月20日电

  战友情:

  孟关良和杨文军在皮划艇赛场一决高下

  昔日队友如今对手

  在十运会上,雅典奥运会金牌得主孟关良和杨文军都参加男子单人划艇500米和1000米的角逐,但他们从此前的队友变成了对手。不过,他们两人都不会出现在今明两天进行的半决赛上,因为在前两天的预赛中,孟关良和杨文军平分秋色,两人在这两个项目的预赛上分别取得了小组第一,按照规则,他们将直接进入最后两天的决赛。

  正准备下水训练的孟关良告诉记者,自己在最近几个月恢复了系统训练,体重也减下来了,状态得到了恢复,不过为了集中力量争取金牌,他只参加了单人艇的角逐,而自己的唯一对手依然是杨文军。而杨文军同样也放弃了双人和4人艇的比赛。大家都认为,他们的对抗值得期待,十运会的观众将可以看到世界顶级水平的较量。

  不过,孟关良和杨文军的外教马克却并不这样认为,从比赛的情况来看,马克认为孟关良并没有恢复到雅典奥运会时的水平,主要是因为训练上不去。马克认为,以孟关良目前的状态来看,他如果跟自己训练的话,需要一年时间才能恢复到最佳状态。不过,马克还不清楚孟关良是否会继续跟自己训练,因为听说孟关良准备在十运会后退役,如果真是那样,十运会比赛将是孟关良的最后一战。对于退役的传闻,孟关良没有回应,他只是表示,要等十运会比赛结束后再作打算。特派记者周婉琪本报南京10月20日电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684,000篇。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