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耗资3亿修建如何"生财"? 南京国际赛马场前景不明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10月20日12:22 广州日报大洋网

  新闻点眼:13日在位于南京白龙山的南京赛马场开赛的十运会马术及速度赛马比赛,终于使人们看到了这一号称亚洲最大规模赛马场的方方面面。

  耗资3亿元修建的南京国际赛马场是十运会最昂贵的比赛场馆之一,它是由南京市政府下属的国有资产投资管理公司和民营企业南京红龙集团共同投资组建的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兴建的,红龙集团占了60%的股份,一期投资3亿元,远期预计投资8亿元。其他的十运
会比赛场馆都是政府投资,未来规划是,十运会赛事结束后,或用于公共体育场地、或成为教育资源,其维护管理费用基本上都是由地方政府“埋单”,而南京国际赛马场则面临在十运会结束后如何通过市场经营以回收投资甚至赢利的问题,可谓前景不明,命运堪忧。

  本专题策划:本报记者周志伟

  本专题撰文:特派记者施绍宗 本报南京10月19日电

  预期美好商业前景

  建成世界一流马场

  南京赛马场占地总面积近80万平方米,为速度赛马、障碍赛、盛装舞步和越野赛等马术比赛项目提供所有的竞赛场地和场馆,能满足

十运会马术比赛和常规国际比赛的所有要求,并能容纳2万人观看比赛。

  南京赛马场内主看台由3层高的环形“亮马圈”和6层玻璃外墙的观众席组成,设有观众看台、包厢式观众席、赛事管理区、视像传媒区等。其中“亮马圈”是用于比赛之前让观众就近观看赛马的。看台后面,则均匀分布着8幢二层小楼,这就是赛马的“集体宿舍”,马厩的中间是走道,两端分列16个房间,至少可容纳400匹赛马,每个房间里饮水、槽料、排水等系统一应俱全。此外,每层楼还有饲料室、洗马间、鞍具室及工作人员用房等。据说,10多个国家的专家来看过后,都认为这是世界上条件最好的赛马场。

  这座拥有多个“第一”和“之最”的赛马场显然蕴含着南京市有关部门的巨大心血和心愿。十运会开幕前一天,南京市有关部门在十运会新闻中心为赛马场和马术、赛马比赛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南京市副市长、十运会马术和速度赛马竞赛委员会名誉主任许慧玲亲自上阵为南京赛马场助阵。

  许慧玲向人们描绘了一幅美妙的前景:马术运动是一条产业链,蕴藏着很好的商业前景。十运会后,南京赛马场在继续承办马术比赛的同时,有望被打造成一个集旅游、休闲、健身、娱乐、观光、竞技为一体的“马城”。南京市还将在这里建设以马为主题的大型公园,成为国家马术队的训练基地,为高等体育院校开设马术相关的专业培训创造条件,在开展竞技训练、商业培训的同时发展与马术比赛相关的旅游项目,将南京赛马场打造成国际知名的马术休闲娱乐中心,赛马场将成为南京新的旅游景点。此外,马术比赛还会带动其他马产业的发展。

  但即使如此,专家却认为,其商业前景如何还有待实践检验。因为应该是先有赛马业才有赛马场。马在中国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仍停留在传统畜牧业的层次。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林祥金和中国农大教授刘少伯的研究结果显示,目前中国马业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是投入多,产出少;二是在纯血统马的培育上明显落后于赛马业发达的国家;三是产业化程度低。国外经济发达国家的养马业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已完成从单一役用型向赛马骑乘娱乐型的转变。而这三个问题的解决,均要以赛马业的发展为契机。

  而赛马业的发展,主要指的就是“赛马博彩”的设立。

  先搞赛马场,再来考虑赛马业及相关产业,似乎有点不妥。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固然是起因于十运会马术比赛的需要,但十运会马术比赛并不需要这样规模的赛马场,就像南京奥体中心一样,十运会过后不管如何经营,它都很可能亏本。实际上,政府是想通过一个大型的项目来拉动周边的发展,特别是

房地产与商业配套的发展。

  许慧玲说,马术运动是一条产业链,蕴藏着很好的商业前景。赛马业作为产业链的核心,一旦开展起来,也会带动相关的旅游、交通、娱乐、传媒等行业的跟进,如目前由香港企业在武汉投资的“东方神马”赛马场就已在周边规划了宾馆、饭店、停车场、娱乐设施等一系列配套建设。赛马业还将有助于解决就业问题。通常,一个拥有800-1000匹马的赛马场要雇用固定员工5000人,兼职员工1万人,还有相关行业的工作人员。

  赌马被禁国人不爱 多数马场勉强维持

  按南京市有关部门的规划设想,赛马场在今后的辐射效应有可能是巨大的,但他们可能都忽略了这样一点,即赛马场的运营、维护和马术、赛马行业的马匹养殖都是高投入产业。这些辐射效应显然不能建立在马场难以为继的经营基础上。也

  就是说,赛马场首先要自己能够生存,才有可能对周边的环境和产业产生辐射效应。

  专家则直接指出,上述辐射效应只有将赛马业与博彩结合起来才可能做到。

  根据十运会马术和速度赛马竞赛委员会发布的消息,内地目前共有赛马场100多个,仅北京地区就有20多个马场。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赛马场多数处于勉强维持甚至亏本的状态。北京通顺赛马场是内地规模比较大的马场之一,也是内地少数几个常年举行赛马比赛的马场。通顺赛马场的一名负责人介绍说:“如果没有慈善竞猜活动,通顺赛马场的运营肯定将非常艰难。”

  通顺赛马场的经营收益一小部分来自马匹繁育、饲养等渠道,大部分来自实行会员制的赛马竞猜活动。通顺赛马场是破例被官方准许进行赛马慈善竞猜活动的一家赛马场。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出于生存的需要,地方上的赛马场基本都在进行竞猜活动,这实际上就是赌马。只不过,这些竞猜都是在一定范围内进行的地下活动。

  东方神马公司计划在武汉打造一个以赛马为核心的国际一流水平的“东方马城”,包括国际赛马场、马会俱乐部、马术学校等大型综合项目,总占地100多万平方米。目前东方马城的枢纽工程已基本竣工,今年9月中下旬东方神马公司筹办了“第3届中国武汉国际赛马节”,有国际一流的马匹、一流的骑手,还有国内大腕明星登场表演,众多领导、业界名流纷纷到会捧场,但观众却寥寥无几,总人数估计不过几百人,其中大多是参赛骑手的家属、朋友。

  马赛没有观众不是宣传不到位,而是人们对赛马不感兴趣。对体育产业有一定研究的中国社科院张国庆研究员认为,中国人口是以汉民族为主,马主要从事的是运输和耕作,这与游牧民族不一样,他们不是与马朝夕相伴,对骑马及马术运动自然也就没有太大的兴趣。赛马文化对国人是没有多大影响的,赛马文化在中国是没有民族根基的。而英国、法国、德国,马与人们关系比较密切,赛马运动也有上千年的历史,文化积淀比较浓厚。我们不能看见人家有赛马运动,我们也违背民族文化差异的客观事实,也来推广赛马,这只能是一厢情愿,是不易取得成功的。著名的马业专家、中国农业大学马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少伯则认为,众所周知,赛马是靠“博彩”吸引人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富人,而不是靠卖门票。

  回收投资争取盈利

  冀望博彩赛马开禁

  在十运会马术比赛现场观看比赛的美国人戴维·加西亚是个狂热的马迷,自从来到南京工作后,戴维每周都要两次飞往香港观看赛马。戴维说他自己看赛马必买马彩,他所知道的马迷也都是马彩的拥戴者。

  戴维说:“在绝大多数开展赛马的国家,赛马场的投资、维护,马匹的养殖,驯马师的薪水等几乎所有的赛马成本都来自马彩。在不少国家和地区,马场仅仅是赛马行业的一个场地服务商,赛马和马彩由马会管理,马会则受国家和地区监控,马会的基金由国家和地区支配用于公益事业。马场、马会、马彩、马赛等构成了整个赛马业,赛马场是不会孤立存在的,也不会遇到‘先出生后找活路’的难题。”

  戴维说:“在世界上,赛马和赌马从来就没有分开过。我不知道,如果仅仅是赛马,赛马业还能不能存在到今天。在严禁赌马的中国内地,像南京国际赛马场这样的大型马场还能通过怎样的方式维持生存,我真的无法想象。”

  缺乏赛马传统,政府又严禁赌马,这座号称亚洲最大的南京赛马场,将怎样具备自我造血机能,它能否走出一条与国际上其他赛马场截然不同的生存道路,这些都是未知数。

  南京国际赛马场现仍然在建设当中,到全部完工,涉及金额将达到8亿元。南京赛马场一年的养护费用初步测算要2000多万元。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有红表示,回收投资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他们也知道,在很长的时间内,南京赛马场都将亏本,盈利问题暂不考虑。现在只能指望未来我国赛马业发展后,才有盈利的希望。

  吴有红认为,虽然国家目前在政策上还未有松动,但从长远来看,内地最终有可能开放博彩赛马,国家迟早会关注赛马业。而一旦被国家关注,赛马业将大有可为。和赌马一样,他们也要赌上一把,先抢占“有利地形”。

  企业等方面是在等待政策松动的转机,也有各种信息显示,这个这些年来一直有争议和反复的问题并非完全没有转机。

  近几年来,都有专家呼吁博彩赛马“解冻”。有不少经济学家和马业专家认为,我国在大力发展育马业时,应该尝试开发速

  度赛马业和考虑赛马彩票的试点发行。特别是中国马业的复兴将为2008年

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的成功举办奠定坚实的基础。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研究员王增先直言,环视周边地区和国家,我们几乎被赌场“包围”。中国公民的出境游中有不少节目就是参观当地的赌场,体验博彩的乐趣。这对我国经济产业和公益事业造成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另外,私赌、私彩在内地大行其道,尤其在广东、海南和云南等地更是泛滥成灾。

  在中国香港,城市大型基础建设的投入很多是由香港马会的马会基金负担;在日本,用于扶持农业发展的资金则来自日本中央马会基金。有学者大胆地提出,中国已面临公益彩票事业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时代,公益彩票事业如博彩赛马若能在正确的引导下健康地发展,将成为促进内地经济增长的催化剂。

  这样,对南京赛马场来说似乎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那就是能否熬到他们自己希望看到的那一天?

  不过,人们要问,是否以后国家允许赌马,赛马场就一定能赢利呢?

  未必。因为从经济学上分析,赛马、赌马活动需要相对集中的高消费群体支撑。香港马会有关人士就认为,内地在可以预见的较长时期内,尚无开放赛马博彩业的条件。而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国庆则认为,中国没有赛马的文化根基和土壤,发展赛马业不符合中国国情,投资赛马业无异于“烧钱”。

  在躁动不安的中国大陆赛马领域,这场资本投机“游戏”的结果将会如何呢?答案似乎并不明朗。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