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手如何在比赛中获得心理优势?

骑手如何在比赛中获得心理优势?
2019年05月05日 11:25 新浪体育
骑手如何在比赛中获得心理优势? 骑手如何在比赛中获得心理优势?

  我们来看看心理学在马术运动中日益重要的作用……

  有时骑手会为了改善自己在比赛中的表现尽其所能,他们会马术课上不断学习,会力争取得更高的分数,还会与自己马建立更好的关系,但这些还不够。

  虽然他们在训练、器材和健身项目上似乎已经耗尽所有心力,但还有一个方法可以一试:请运动心理学家提供咨询。

  运动心理学家是做什么的?

  世界各地对于运动心理学家的定义并不相同。例如,在美国,运动心理学家是以心理学家或咨询师的身份注册的医生,他们的学习过程中已经拥有一段时间的临床经验。

  美国运动心理学家必须参加考试以获得其所在州的许可。

  此外,还有些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士是人体运动学或运动生物力学专业毕业的硕士或博士,他们没有经过临床培训,所以不能自称“运动心理学家”,必须使用类似于“顾问”这样的术语来称呼他们。

  应用运动心理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pplied Sport Psychology)目前正试图搭建从“顾问”到“心理学家”的桥梁。他们为符合专业运动心理学家标准的从业者提供心理顾问认证(Certified Mental Performance Consultant)。

  2002年,当Jenny Susser 博士刚开始在美国从事运动心理学家工作时,该领域还鲜为人知,以至于当她在格拉德斯通冠军节(Gladstone Festival of Champions)上做宣传时, “人们以为我是在卖杂志,或者是和马打交道,”她笑着说。

  而现在她已成为抢手人物,为美国奥运代表队在内的各级骑手提供咨询。

  骑手们可能会好奇,怎样才能找到最好的运动心理学家,针对比赛的心理方面帮助他们改善自己的表现。

  通过查询官方证书或许是个很好的途经,但运动心理学家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关键是要找到有马术骑手心理咨询经验的医师,最好是和顶级骑手一起工作过,有过去的客户力荐的医师,他们使用的方法最好与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学家们相同(具体见下文)。

  在某些情况下,与医师通过长途电话交谈也是可行的。

  为什么骑手们会寻求心理帮助?

  竞技马术运动员在遇到无法缓解的挫败感时,通常会求助于运动心理学家、咨询师和教练。

  有时是马术专业领域的问题,例如怯场;有时运动员可能会经历一些对生活有所影响的问题。 

  优秀的马术运动员在经历离婚或成家等重大变故时,通常会同时找“常规”心理学家和运动心理学家获得帮助。

  Susser博士认为,将个人生活与运动成绩完全分开是不可能的。她的工作是帮助运动员将两者适当区分,尽量避免骑手将个人问题带进赛场。

  Susser博士承认,许多骑手都会等问题严重到影响比赛才会寻求帮助。

  许多人因为对他们的马心存恐惧来找Susser(此时更换坐骑更容易解决这个问题),但很大比例的客户是因为忧虑自己的表现。

  同样,拥有运动心理学硕士学位的美国马术心理技能教练Tonya Johnston表示,她接受的大部分咨询都来自于运动员认为自己的马术成绩与自己的潜力不符。

  她认为,“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心理技能教练那里寻求帮助,任何人都可以从更了解自己中受益。” 

  爱尔兰的国际场地障碍赛教练Jim Hickey对此表示赞同。

  Hickey曾与奥运骑手和两名最近在美国特赖恩举办的国际马联世界马术运动会的奖牌获得者合作,他很乐意与各项能力出众的场地障碍赛运动员合作。

  他帮助骑手们找到赛场上的问题,他认为对问题的认识是能否改善的关键。害怕犯错和过度思考是Hickey业务中常见的两种马术心理问题,不亚于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

  运动心理学家和教练如何帮助骑手?

  在心理准备方面,运动心理学家和教练往往是最有帮助的。在更高级别的场地障碍赛中,Jim Hickey建议让心理技能教练同驯马师、马工和钉蹄师一道组成团队。

  骑手会与教练一起选择要参与赛事以及制定马术技能培养计划,同样,骑手也应该有一个心理计划,以应对新的目标和挑战。

  不要等到比赛将至才去反思自己的表现,为任何马术比赛做准备的最佳方法之一,是在比赛以前充分利用心理意象(mental imagery)法。

  这要求骑手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闭上眼睛,在头脑中模拟比赛过程,这并不是说骑手要像旁观者一样像看电影一样过一遍比赛,而是骑手要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比赛的每一个细节。

  “这是为了提高效率,而不是追求完美,” Tonya Johnston说,“如果你的马有左倾的迹象,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发生,你应该提前采取措施。”

  她建议培养一种动觉意识(kinesthetic awareness),将心理意象转化为全身运动,这样骑手们可以脑海中想象骑行,同时身体也能有所感受。一旦骑手熟练掌握这项技术,他们就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它,即使是在赛场外的汽车中。

  Johnston建议在完成一次很棒的骑行之后,使用这个方法在精神上复制这次体验。 “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才能再做到这样?你有很多积极的自我暗示吗?”

  Jim Hickey也对这一建议表示赞同,他表示,骑手越适应竞争环境,他们就做得越好。

  他建议在家里建立障碍路线,观看榜样骑手的骑行,在这之后立即在精神上不受任何干扰地完成整个路线。他还鼓励将使用心理意象作为早上第一件事和晚上睡觉之前的最后一件事。

  写下你的进度也很有帮助,这样你就可以回顾过去,找出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Jenny Susser博士是一个日志爱好者,经常给她的客户布置 “家庭作业” 。

  骑手的心理训练必不可少

  正如骑手需要在健身房进行力量训练一样,他们每天也需要进行至少10分钟的心理训练。

  正如美国骑手McLain Ward在接受《Inside Your Ride》一书作者Tonya Johnston的采访时所说,这些技巧适用于包括专业人士在内各个层次的人。《Inside Your Ride》一书目前已经做成了播客。 

  Ward提出了两个观点,无论骑手有多成功,总是有更多东西是需要学习,这种持续性是骑手可以控制的。那么,为什么不把这种精神优势用于比赛中呢?

  美国骑手Richard Spooner是另一个提倡使用心理意象的骑手。Johnston也为她的书采访过Spooner,他会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忆比赛的每一个细节,思考不同的马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在特定的路线上需要什么。

  Susser博士认为,有多种方法可以调整策略,比如使用心理意象。根据个别问题,有时需要反复试验。她说: “想要游刃有余地使用这些技术,完成心理学教育是必要的。”

  为什么运动心理学有效? 

  例如,如果骑手试图从创伤性摔倒中恢复,他们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

  事实上,时间是一种优势,也是运动心理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神经可塑性,即大脑通过建立新的神经连接来重新连接自身的能力,是不可能在瞬间发生的。

  利用心理意象和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behavioural therapy)的部分手段,Susser将其描述为“大脑的机械师”,这就像维修一辆需要新的电力系统的汽车一样。为了进一步研究神经可塑性,她让运动员去读医学博士Norman Doidge的书。Doidge是该领域的思想领袖,他撰写了《改变自身的大脑》(The Brain That Change Itself)一书。

  近几十年来,关于大脑如何工作的研究取得了巨大进展,对马术比赛中常见的焦虑问题的认识也得到了扩展。

  “没有克服恐惧这回事,” Susser说,“恐惧是生存所必需的。”她指的是人类对压力的化学和身体反应,这种反应从史前时代就存在了。

  学无止境

  Susser教她的客户对恐惧做出强有力的反应,并在弄懂他们对恐惧的独特反应后将其运用到现实人体生理学的工作中。

  一些运动心理学家通过仪器测量生理指标,例如监测心率和呼吸频率,以此来定量分析运动员的惧怕反应。这让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哪些触发因素可能引发有害的“战或逃”反应,什么时候放松和积极的自言自语或其他技巧能够有效地促进最佳表现。

  此外,许多骑手在与马接触时感到无力,因为与另一种活生生的动物一起工作能唤起情感反应。他们停止思考,回归童年的模式——这些模式在赛场上并不总是有用的。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利用他们在马术运动之外的技能。Susser 的一个客户是一名国际喷气飞机飞行员,但她害怕骑马慢跑。Susser 运用例如列一份清单并做好充分准备的工作策略,来帮助这位骑手将自己的职业信心转移到骑马上。

  Tonya Johnston提醒道,身体无法分辨真实事件和想象事件之间的区别,研究表明大脑的变化在这两种情况下是相似的。

  当骑手将心理意象,正念(mindfulness)和对如何克服恐惧的理解结合起来时,他们能完成的事情几乎没有限制。 Jenny Susser说:“随着心态的改变,你会惊奇地发现很多事情变得可行。”

  (国际马联中文平台)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