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界春晚“墨尔本杯”能出产优秀的种公马吗?

赛马界春晚“墨尔本杯”能出产优秀的种公马吗?
2018年11月08日 11:33 新浪体育
“墨尔本杯”(MelbourneCup,一级赛) “墨尔本杯”(MelbourneCup,一级赛)

  北京时间昨日(11月6日)中午12点整,有着澳洲赛马界春晚之称的“墨尔本杯”(Melbourne Cup,一级赛)在澳大利亚费明顿马场开赛。最终冠军由23号英国马“还击” (CROSS COUNTER)在骑师麦维凯胯下夺得,这也是高多芬集团二十年多来,首次赢得墨尔本杯冠军。

2018墨尔本杯比赛现场人山人海,网络配图

  连迪拜酋长都多年追逐的墨尔本杯能出产优秀的种公马吗?对于澳洲繁育产业从业者来说,几乎脱口而出的答案是:“不”,原因有三。一是墨尔本杯是让磅赛,胜出者有时候不是实力或血脉十分强劲的马,他们胜出是因为负磅轻了。二是墨尔本杯是长距离比赛,澳洲的赛事是短距离为主,故繁育从业者们不甚热衷追逐墨尔本杯胜马。三是墨尔本杯是混合赛事,胜出的马有母马和阉马,故给人印象没什么好的种公马。

网络配图

  事实真的如此吗?第一赛马网小编统计了历届墨尔本杯胜出后种公马的相关数据,以供大家参考。有些数据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或会稍稍失真。

  Archer(1861-2)

  前两届墨尔本杯胜马,但16岁逝世前都没能在创造出优秀的后代,为墨尔本杯开了个坏头。

  The Barb(1866)

  它是第一匹有锦标赛冠军后代的墨尔本杯头马,最好的后代包括有Brisbane Cup头马Strathearn,和 All-Aged Stakes头Tocal。

  Tim Whiffler (1867)

  后代有新西兰打吡冠军Tim Whiffler(与父同名)

  Glencoe (1868)

  失败的种公马。

  CHESTER (1877)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匹成功的墨尔本杯种公马,曾经当选过四次澳大利亚年度种公马。

  Darriwell (1879)

  这匹马难找它的后代记录,有三匹黑字马后代。

  Grand Flaneur (1880)

  唯一一匹墨尔本杯不败冠军马,也是首匹有北半球锦标赛冠军后代的种公马,首匹儿子也是墨尔本杯冠军的种公马。著名后代有Merman,是澳大利亚赛马名人堂马。

  The Assyrian (1882)

  有六匹黑字马后代。

  Martini Henry (1883)

  第一匹新西兰育的墨尔本杯冠军,他有几匹经典赛事的冠军后代。

  MALUA (1884)

  适应性最广泛的墨尔本杯头马,除了赢过两场短途,两场高班次赛事,三个杯赛,甚至还赢过一场障碍赛。它是第二匹能繁育出大赛(包含墨尔本杯)冠军后代的种公马,有不少锦标赛后代。

  Sheet Anchor (1885)

  比较成功的种公马,有几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Arsenal (1886)

  仅有一匹黑字马后代。

  Dunlop (1887)

  比较成功的种公马,有几匹锦标赛冠军后代,包括澳大利亚杯冠军Ayrshire。

  Mentor (1888)

  有四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CARBINE (1890)

  他退役时是当时澳大利亚赢得最多奖金的赛马,并保持该记录三十年。他的后代最初是在泥地上崭露头角。其中Wallace更是以后两届墨尔本杯(1914/1915)冠军的父亲。他不是属于那种长期稳定输出优秀后代的种公马,而是那种突然有一匹十分优秀后代的父亲,如1906年叶森打吡冠军Spearmint,Spearmint也是一匹优秀的种公马,其后代也有一匹叶森打吡冠军。

  Malvolio (1891)

  1884年墨尔本杯冠军Malua的后代,退役后成为不错的种公马,有几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Patron (1894)

  也是之前1880年墨尔本杯冠军Grand Flaneur的儿子。退役后成为不错的种公马,有几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Newhaven (1896)

  仅有一匹锦标赛冠军后代,但这一匹Jack Cassidy赢得的奖金都足以让马主买下一个牧场,现今还在成功运营Newhaven Stud。

  Gaulus (1897)

  不算特别成功。

  Merriwee (1899)

  在新西兰做得不错,有13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Blue Spec (1905)

  育有两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Poseidon (1906)

  第一匹同时应考菲尔德杯和墨尔本杯的赛马,但26岁逝世前都是一匹籍籍无名的种公马,仅有两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Prince Foote (1909)

  六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COMEDY KING (1910)

  出生在英国,和母亲一起运输到澳大利亚,是第一匹“运输”墨尔本杯冠军。两届澳大利亚年度种公马,10次入选前六。

  Piastre (1912)

  八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Westcourt (1917)

  并没有留下锦标赛冠军后代,作为爷爷倒是有两匹。

  Poitrel (1920)

  五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King Ingoda (1922)

  零蛋。

  Backwood (1924)

  第二匹“运输”为墨尔本杯冠军,有八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WINDBAG (1925)

  十八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SPEARFELT (1926)

  二十八个锦标赛冠军后代,包括1943年墨尔本杯冠军Dark Felt。

  Nightmarch (1929)

  一只手能数得完的锦标赛冠军后代

  Hallmark (1933)

  也是很少锦标赛冠军后代的“代表”之一。

  Peter Pan (1932 & 34)

  英年早逝,仅有一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Marabou (1935)

  另外一匹父子皆是墨尔本杯冠军的赛马(1941年的Skipton)

  Skipton (1941)

  上述Marabou的儿子,种公马成绩为零蛋。

  Wotan (1936)

  仅有一个锦标赛冠军。

  Dark Felt (1943)

  也是很少锦标赛冠军后代的“代表”之二。

  Sirius (1944)

  四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Russia (1946)

  神奇的马,退役后还赢了3场比赛,在美国做种马,有三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Foxzami (1949)

  也是一匹仅有一名锦标赛冠军后代的种马

  Comic Court (1950)

  五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Delta (1951)

  他自己倒是表现得不错,但因为后代太少了,所以种公马表现也是零蛋。

  Dalray (1952)

  十六个锦标赛冠军后代,做得不错。

  Wodalla (1953)

  十一个锦标赛冠军后代,也不错。

  Even Stevens (1962)

  有两匹一级赛冠军后代!

  Rain Lover (1968-9)

  虽然赢了两次墨尔本杯,但配种数量不太多,然而还是有4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Silver Knight (1971)

  1984年墨尔本冠军Black Knight的爸爸。

  AT TALAQ (1986)

  有410名后代其中有25名竞标赛冠军,包括5名一级赛冠军后代。同时,他也是成功的母系血脉,他的女儿们诞下了35名锦标赛冠军,5个一级赛后代。

  Beldale Ball (1980)

  或者是历史上最爱旅游的墨尔本杯冠军了,赢后去了美国,之后是瑞士,13岁又去了(前)捷克斯洛伐克。

  Tawrrific (1989)

  退役后成了一匹障碍赛的种公马,也有几匹锦标赛冠军后代。

  KINGSTON RULE (1990)

  墨尔本杯记录的保持者(3:16.30),父亲是鼎鼎大名的秘书处。他有8个锦标赛冠军后代。

  JEUNE (1994)

  种公马成绩很好,后代有七成的胜马率,共有28个锦标赛冠军,包括5名一级赛冠军。

  SHOCKING (2009)

  15年后才有退役后座种马的公马赢得墨尔本杯,除了2006年的冠军日本马Delta Blues,但这匹退役后并没有做种公马而是转做障碍赛马(也是一个神奇的决定),不幸在08年死了。

  说回来Shocking,是47年来再一次捧杯的新西兰马。种公马首年85匹出赛马即有34匹头马。目前6个锦标赛冠军后代,一匹一级赛冠军后代,还是比较热门的种公马。

  AMERICAIN (2010

  前三年配种了377次,比较热门,但目前一个锦标赛冠军后代都没有,配种费也降到7500美元,小编是报悲观态度的。

  DUNADEN (2011)

  年轻种公马,成绩尚可,今年才第一批子嗣(两岁)比赛,但配种费仅3000澳币,说明市场反应也一般。

  Green Moon (2012)

  目前在爱尔兰配种。

  Fiorente(2013)

  配种费为17600美元。

  “贸保主义”Protectionist(2014)

  未对外公布配种费。

  “重振士气”Rekindling(2017)

  服役中。

  总结:把尚在没盖棺定论的AMERICAIN 以后的种公马去掉,历届墨尔本杯共有54匹种公马,它们共产生了400名锦标赛冠军后代。

  1970年代本土冠军马的号召力不够强,导致吸引不了太优秀的母马配种,所以后代质量也一般般。但总体来说,墨尔本杯冠军对于母马马主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21世纪初,人们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墨尔本杯冠军上,小编相信,以后还是有可能诞生更优秀的墨尔本杯冠军后代的。

转自第一赛马网

  

新浪体育公众号
新浪体育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趣闻和视频,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sports)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