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运回顾:盛会已毕精彩难忘 片片回忆余韵绕梁

2013年10月16日16:17  今晚网-渤海早报

  渤海早报首席记者 吴飞

  10月9日夜晚,东亚运动会上所有的聚光灯都照射在天津奥林匹克中心体育场的红色跑道上,今年在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上跑进10秒的张培萌是东亚运动会的大明星。本次东亚运动会的4×100米比赛值得期待,中国代表团派出了黄金组合。张培萌、苏炳添、梁嘉鸿和郑东升,100米接力赛汇集了全国最快的短跑选手。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场比赛,状态已经下滑。”赛后张培萌说。应该说这不是张培萌的最好状态。9月份的全运会张培萌似乎有所突破,但在10月份张培萌已经有些厌倦赛跑,“我得休息一段时间,彻底离开跑道,这样才能保持对跑道的新鲜感。”苏炳添也并非最佳状态,在前一天的100米赛跑中,10.31秒的成绩距离他10.06秒的最佳成绩还有很大差距。

  本次比赛中国队采用改变了交接棒顺序,张培萌解释道:“在之前传统的交接棒次中,一般都是安排我第四棒,苏炳添第三棒,这样的安排让我们的成绩始终停留在38.38秒的层面,所以我们想尝试一下新的交接棒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突破。如果效果好,以后就能这么安排。”这个改变决定了本场比赛的结果。

  张培萌如约出现在跑道上,他一如既往的认真,女子4×100米刚刚结束不久,他就走到跑道上,开始比赛前的最后热身,仔细校正助跑器。只是中国队的交接棒依旧糟糕,很早就被日本队甩到身后,最终获得第三名。交接棒的水平,直接决定了接力赛的速度,赛后当记者问道日本队交接棒世界一流的原因,饭塚翔太说:“我们在小学时候就有接力这个项目,一直从小练习到现在。”

  新闻发布会之后,张培萌友好地与日本队员一一握手。21岁的山县亮太,20岁的飞鸟安东尼克,22岁的饭塚翔太,19岁的大濑户一马,这是26岁的张培萌争霸亚洲的最大对手,不仅是接力赛,也是个人赛;不仅是现在,也是未来。

  踩着舞步的跆拳道亚军

  渤海早报记者 孙锦楠

  世界冠军侯玉琢在东亚运女子跆拳道57公斤级决赛中不敌日本选手,含恨摘银。同样拿到跆拳道项目银牌的关岛小伙亚历山大·艾伦却觉得这是一件做梦都能把自己笑醒的事情,因为他实现了关岛代表团跆拳道项目的突破。

  在两名队友早早出局的情况下,18岁的亚历山大独自面对1/4决赛的挑战并没有“压力山大”,甚至在赛前,他还坐在场边打着音乐节拍。这位一头卷发的黑小伙在比赛开场有着自己独特的亮相方式——大叫一声,像是一段音乐开始的前奏。亚历山大从小跟着父亲练散打,今年5月才开始专攻跆拳道。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因为刚入行,他的动作花哨却有些不规范,每一次抬腿进攻都好像在踩着音乐的节拍,8比4轻松战胜对手之后,关岛小伙晋级半决赛。

  半决赛的对手可不是省油的灯,亚历山大“踩鼓点”没有晃晕对手,却屡屡被对手踢中要害。第一次被对手击倒在地,带着蓝色头盔的亚历山大很懊恼,撅着嘴,锤锤腿,迅速站起。没过一会儿,同样的麻烦又来了,只见黑小伙左手扶地支持身体,痛苦地低着头、张着嘴。此时,现场观众热情的掌声响起。开朗幽默的亚历山大备受鼓舞,立即起身,向观众致意,抖了抖身体继续战斗。“当时真的挺疼,我反复告诉自己咬咬牙,一定要挺过去。我可不会轻易放弃。”赛后,亚历山大紧咬着嘴唇说。当比赛临近尾声,双方战至9比9平时,关岛小伙做出全场最漂亮的一击劈头,对方想申诉,但此时的亚历山大胸有成竹,张着嘴左右摇摆。果然,3分有效。关岛小伙12比9,上演大逆转,挺进决赛。尽管后来因为脚踝受伤他无奈放弃金牌争夺战,但对于亚历山大和关岛队来说,夺得银牌已经是非常难得。

  最后一届东亚运动会已经落幕,关岛代表团金牌零的突破依然没有实现,但亚历山大在跆拳道赛场上乐观开朗的性格、顽强不屈的精神已经留在所有观众的记忆中,他那枚宝贵而又温情的银牌,也将载入关岛体育代表团史册。

  永不谢幕的三分钟

  渤海早报记者 刘恒昌

  如果给你三分钟,你能拍出高质量的微电影吗?在10月14日下午的东亚运动会决赛场上,中国篮球队主帅范斌就导演了一段时长仅三分钟,却荡气回肠的微电影。国奥队的队员们便是这电影中的演员,而这部微电影的片名叫“拼搏”。

  在比赛还剩下最后三分钟的时候,中国队与对手战至72平。此时此刻,天津市大学生体育馆内的空气已经凝结,每当中国队组织进攻时,观众都屏气凝神,生怕一点声响影响了队员投篮的准星。而当中国队防守时,“防守”的喊声如山呼海啸般袭来。在比赛还剩下25.7秒的时候,中国台北队球员葛记豪一记三分球命中将比分逆转,81比79。此时留给中国队的进攻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最后时刻,中国队想用一记三分球绝杀来结束整场比赛,而这一重担交到了此前连续投中5个三分球,独得15分的翟晓川身上。翟晓川接球后出手,篮球砸了一下篮筐弹出,篮板被中国台北队的曾文鼎得到,中国队不得不采用犯规战术,曾文鼎两罚一中后,留给中国队的时间只剩下2秒。在场的观众都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但仍祈祷奇迹发生。最后,贺天举超远距离三分不中,中国队遗憾地输掉了比赛。当倒计时变为零的时候,国奥队的小伙子们满是沮丧。

  三分钟,在这短短的三分钟里有太多精彩的镜头掠过,这些镜头都有一个主线,就是拼搏。这种拼搏精神打动了现场的观众。即便中国队最终无缘冠军,观众仍不愿离场;当小伙子们站在领奖台上领取银牌时,观众报以热烈而持久的掌声。这个场面给人以错觉,仿佛这场精彩绝伦的微电影没有谢幕。

  花甲老人的专注目光

  渤海早报记者 韩峻

  最后一届东亚运动会在天津圆满落幕。离别的笙箫已经吹响,天津的天气也已经转凉,但东亚运给人们带来的激情丝毫没有降温。天津东亚运动会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最难忘的只有一个,我永远忘不了击剑比赛观众席上,一位61岁老人专注的目光。

  本届东亚运动会击剑比赛是在天津外国语大学体育馆进行的。10月11日下午,当击剑比赛进行到第五天时,我一如既往地坐在记者席观看运动员们精彩的比赛,对面的观众席上不时传来掌声和呐喊声。然而,我却被茫茫人海中一位老人专注的目光吸引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就好像坐在课堂上认真听讲的孩子。我走上前询问,他告诉我,自己今年61岁了,是和老伴儿一起来看比赛的,早上10点就过来了,“您中午都没回家吃饭吗?”我问道,老人指了指自己的书包说,“我们带了一些零食,随便吃点儿就可以了。”记者看到,老人的包里是一些吃剩下的饼干袋子。

  老人每回答我一个问题后都会立刻又把目光投回赛场上,我也只好知趣儿地不再追问,坐在老人身边陪他一起看完比赛。比赛结束后,老人的目光依然迟迟不愿离开赛场。他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是一名老师,当时教学的时候看到学校里的孩子们练击剑就很感兴趣,他每次都是在电视上看比赛,这是第一次来到现场,“在现场看比赛的感觉太好了,太过瘾了。我从20岁就开始喜欢看击剑,以前天津也举办过击剑世界杯,但都是不对外售票的,一直没有机会到现场看比赛。”老人坦言,这次东亚运动会在天津举办圆了自己40多年的梦想,“这次花几十块钱就能在家门口欣赏到如此高水准的比赛,自己也算圆梦了。”随后,老人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这是在外院门口的书摊上买的有关击剑项目的入门知识。”老人说,这本书是给自己的孙子买的,“我想让自己的小孙子去学击剑,我没完成的心愿就让孙子去完成吧。”

  这位老人对击剑运动的执著深深地感染了我,能够如此热爱一项运动、懂得欣赏一项运动的人是值得尊重的。同时,也希望天津能够多举办一些像东亚运动会这样高级别大赛,让更多爱看体育赛事的人能够有机会走进现场,感受比赛氛围。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