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二马PK背后的故事 马琳与马龙:是对手更是队友

http://sports.sina.com.cn  2012年04月30日09:30  乒乓世界杂志
《乒乓世界》2012年第四期封面《乒乓世界》2012年第四期封面

  马琳&马龙:漫漫伦敦路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微博) 赵欣悦(微博)

  马琳和马龙这对兄弟挺神奇,从上一个世乒赛团体赛开始,他们的轨迹总是相反。

  记得莫斯科世乒赛前,男队在北仑集训时,前奥运会女单冠军、男队的心理老师陈静说当时马龙是心理最稳定的,既获得了参赛名额,又因为成绩稳定不用担心在比赛中能否被派上场;而心情最焦灼的是马琳和王励勤,马琳说那次集训是他有史以来最难受的,总感觉要被队伍淘汰了。

  但是,莫斯科世乒赛决赛,打“活”了马琳,打“死”了马龙。从此,人们爱用那场团体赛中的表现评价二人的心理素质,甚至用来判断二人谁更适合参加2012奥运会。

  鹿特丹世乒赛,马龙赢了马琳,让马琳一度有点缓不过劲儿,觉得打乒乓球(微博)没有了意思。随后的深圳公开赛上,马琳又战胜马龙,重拾激情。

  苏州公开赛上,马龙爆发,从此创造了51连胜。马琳却第一轮就被淘汰,此后不但在团体赛中创造自己的输球纪录,还因为在公开赛中经常“打酱油”而被冠以“琳一轮”的外号。

  马琳和马龙有着完全相反的状态曲线,曲线相交的时间点却如此相似,所以我曾经想以“正负SIN函数曲线”来形容二人。

  在我的同事边玉翔眼中,马琳和马龙之间是继承和共生感,“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对手,两人之间却有一种传承的关系。如果马龙没有成长好,马琳永远有存在的意义。就像当年乔丹突然退役了,整个NBA(微博)联盟好像永远缺些什么,因为‘03一代’当时还没有王者气势,后来乔丹加盟奇才复出,最后让‘03一代’击败自己,才欣然退役,这就是一个传说和传说之间的关联。”

  “用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比喻自己和对方”,这个问题我问了他们本人,马龙说没有,马琳也说没有,因为中国乒乓球队的竞争和其他项目是不同的,也因为两个人都没想这么多。

  其实,马琳和马龙没有什么曲线、继承、共生、宿命,有的只是“我要参加奥运会”,这个同样简单的目标。

  马琳:对奥运的欲望一直没减弱

  《乒乓世界》:马上要打多特蒙德世乒赛了,在你记忆中,每个奥运年的团体赛是怎样度过的?

  马琳:2000年单项和团体比赛第一次分开,那次团体在马来西亚打,一路很顺利,到半决赛前我们都是3比0赢。决赛对瑞典,队伍状态都不错,两老带三新,刘国梁刚拿完大满贯,孔令辉状态很好,两个经验丰富的老将带着我、王励勤和刘国正。决赛宣布上场名单是国梁、小辉和国正,国正打第三场,小辉打二和四,国梁打一和五。这场球我们自己感觉没有问题,因为国梁没输过老瓦,感觉很上风,正好第一场对老瓦。小辉和佩尔森打也一直很上风,包括第三场国正和卡尔松虽然没打过,但感觉可以赢。没想到那天一上来气氛就很压抑,最后国梁输给了老瓦,小辉输给了佩尔森。佩尔森拿了我们两分,我们2比3输了。那是我第一次报团体赛,也是第一次看见失败,当时情绪非常低落,然后从马来西亚直接到香港打奥运会预选赛。那年给我自己的感觉不是很好,后来奥运又落选了。

  2004年的世乒赛团体,报名的是我和王励勤、孔令辉、刘国正,还有王皓,王皓是第一次报名。半决赛对韩国,决赛是德国,都是3比0赢的。后来奥运会报名太纠结,预选赛第二天要开始了,下午才打双打“生死战”。那场比赛这么多年一直在说,很经典,因为没有一点影像记录,大家都没有亲眼看到我们打得多么惨烈,我到现在对那场比赛还记忆犹新。到最后奥运会的时候,单打冠军丢了,很遗憾。

  2008年的团体赛也有竞争,压力也很大,团体赛不能输,我自己不能输给外国人。那次团体赛吴尚垠和波尔(微博)没来,德国队没对上,决赛对韩国,我打柳承敏。对我个人来说不能输,当时柳承敏也是主要对手,虽然我们整个队能赢,毕竟当时队内还有竞争,我也有很多想法和压力。那一年的奥运会对我来说很完美。

  《乒乓世界》:马上又是奥运会前的团体赛,你前一阵外战成绩不是很好,现在面对团体赛是什么心情?

  马琳:今年和以前感觉不一样,好像一下子又回到小时候,要竞争,要忘记成绩。我现在不能抱着老的成绩、经验、思想和技战术去备战了,所有东西要重新开始,这样才能在今年的比赛里打得更好。总是抱着以前的经验,就会有教训,总是拿老眼光去衡量自己和对手就错了,要重新去面对,这也是自然的规律,没办法。事物、时间都会去发展,必须要面对一切会改变的东西,才能进步,我现在必须接受这些挑战。

  《乒乓世界》:最近一段时间输的那些比赛是不是给了你一些教训,你现在怎么理解输球的原因?

  马琳:去年底输球有几个原因,从鹿特丹世乒赛打完以后,我整个人就泄了。当时对自己的打击比较大,整个人没有完全从世界比赛里恢复,精力和体力毕竟不比小将。当时打联赛的状态看着还行,但那是几天才打一场,不像世界比赛一天打几场。

  《乒乓世界》:联赛中看起来恢复的状态只是表面上的?

  马琳:我内心深处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太好,对球没有兴奋点,没有求胜欲望,没有打球的动力。中国队比赛又很多,打完世界比赛后又打俱乐部比赛,俱乐部打完之后三、四天就开始各种国际公开赛,一年到头好像在没完没了地旋转。我在这种旋转里经历了十几年,兴奋点慢慢会被磨平。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成绩拿到了以后会看得更开,但是激情就会下降,感觉什么事情都那样,没有什么太多刺激的感觉。

  我觉得下半年输那些比赛正常,因为是在状态不是很好的情况下输的。但也不正常,是因为那些输了的对手确实不知名,输完了以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有些人赢了我之后没两轮也就输了,这么想还是给我敲了个警钟。提醒自己,你状态不好的时候也会输,必须每场比赛都要全身心投入。毕竟现在不像原来年轻的时候,对有些选手都不用怎么去打,他们可能自己就投降了。在技术、状态都不在最佳的时候,他们真的会咬你一口。

  《乒乓世界》:当时有没有觉得信心下降很多?

  马琳:信心肯定会有波动,但毕竟输的不是最主要的对手,还好。如果是主要对手连续这么输,我肯定会受影响。

  《乒乓世界》:你参加奥运会有一个很重的砝码,就是在团体赛上的稳健发挥,去年底在团体赛中也输球了,那时候心里有没有忐忑?

  马琳:世界杯团体的时候我状态也不好,在瑞典公开赛输完就去打世界杯团体,一直都没有调整好,连续的比赛没有一个时间来调整。输完心里不舒服,但要和教练去沟通,反复去分析,找出问题究竟在什么地方。一直以来,自己外战的成绩比较好,在我的印象里这么多年加在一起也就输了10场球。结果去年一年输了8场,这是不正常的。开始的时候没在意,用以往的经验来衡量它。真正在意的时候开始焦虑、紧张,后来是恶性循环,但是当时的状态又不好,力不从心,想赢赢不了,能力不够,没办法。

  《乒乓世界》:现在通过集训有一点兴奋了吗?

  马琳:慢慢好一点,能够找到一点感觉。就像莫斯科之前状态也不好,虽然没输那么多场球,但是输给国内的和国外的没什么区别,都是输球。当时输了很多场,状态也很差,但是也扛过来了。希望完全能够调动自己,从平时训练开始,安静地去备战。对我这个年龄的运动员来说,不能说一下子有多大飞跃,只要一直很平稳、安定、不受外界干扰地备战,我相信我能够站起来。

  《乒乓世界》:在亚锦赛团体赛中,感觉马琳又复活了,又有了激情。

  马琳:亚锦赛我打得还可以吧,从这个比赛里总结了很多东西,感觉比前一阵好一点,包括场上调动和灵感都比前一段好一些,但还是要继续调整,还是要练好。

  《乒乓世界》:很多人认为,如果考虑到国乒未来的发展,奥运会可能应该报马龙。

  马琳:但是作为运动员来说都希望自己能打,毕竟自己付出了,奥运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对奥运的参赛欲望一直没有减弱,一直朝着它走。途中肯定会有很多困难和想象不到的东西,但只要目标不变,动力还在,就可以坚定地按照节奏走。

  《乒乓世界》:在状态不好的时候,这个目标也没有动摇?

  马琳:动摇的话就不会坚持到现在,也没必要打到现在。

  在输球的那段日子,马琳曾经给王楠打过电话诉苦,“我怎么觉得这么痛苦,赢不了球了,以前赢球特别容易,刚开始输球的时候觉得无所谓,后来想赢都赢不了。”

  王楠告诉他,马琳你是个意志品质特别顽强的人,你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如果你的意志品质没了,或者说提前崩溃了,你就可以直接挂拍不打了。你的优势是到大赛的时候能够咬住、扛住,不管有多大压力你都能顶住,现在你都想放弃了,那年轻运动员一想,你的技战术都跟我差十年,你还放弃,那谁都敢赢你了。

  第二天马琳给王楠打电话说,阿楠谢谢你,我突然间明白了。

  吴敬平:马琳需要变

  《乒乓世界》:马琳前阵子输的很多外战,在你看来主要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吴敬平:从技术上讲,年轻运动员对马琳冲击比较大,主要是接发球的拧,破坏他的发球。马琳是直板单面,只能全台用正手,难度太大,这是发球的问题。另一个是接发球的问题,接发球勾出去了,摆不好,只能一搓,对方反手一拉,又打防守,一下进入他的弱项,这两个环节对马琳影响太大。如果他在技术想跟上发展,这两点必须改。从发球来讲,改发球落点,打小三角,长球。全部需要改,发侧旋别人拧他,他就很别扭,必须要发直线,打小三角,打底线长球。另外马琳正手对上旋球反拉的点很快,一快就容易漏,要慢下来。他原来的节奏很快,现在要放慢节奏,需要他做出很大的改变,这是有难度的。再一个他需要防守,原来他防守站不住脚,一打就是空的。现在需要想办法多推几板,防守也要补全。

  去年,他输球的原因一是精力、体力跟不上,因为世锦赛打完没有好好调整,回来以后马上就是联赛,一直打到最后,又马上去访欧。本身年龄大了,精力、体力跟不上,到了欧洲时差等各方面都有影响,经常对方打得他也很难受,造成输球,心情和自信都受到些影响。去年一年输了8场,快把一辈子的球都输光了,人也不自信了,所以还是需要赢球重树他的自信。经过这次封闭训练有了一些效果,包括发球落点的变化,正手进攻的点也慢了。

  《乒乓世界》:他变得还挺快的。

  吴敬平:对。马琳对乒乓球的理解还是强,毕竟拿过奥运冠军。现在在心态上他不能老是认为自己是奥运冠军,要把架子放下来,跟人家去拼。有对抗的球,他有时候感觉是打打比赛看,不会死打蛮缠,一看不行就放弃了。在这方面还是要提高死打蛮缠的精神,放下架子,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想参加奥运会,就得拿出拼劲,这种精神不能丢。

  《乒乓世界》:马琳参加奥运会的优势是在团体赛中发挥稳定,现在外战输球对他的影响大吗?

  吴敬平:他输球有一些是主观上的调动不够,也因为技术没有跟上。这段时间练完,已经看到了希望。这次比赛出去跟别人打,经常能放个三、四板。现在发球的落点也比原来强,原来只会发中间,转不转的,比较明显,现在抢拉上旋球的能力也在提高。打团体赛面对几个老对手,比如波尔、奥恰洛夫、吴尚垠、朱世赫、柳承敏,这些运动员的变化并不大,不像国外年轻队员,也不像队里的张继科、马龙变化大,所以马琳打起来没有那么困难。他只要跟上一些节奏,加上一些强化训练,再提升一点,在团体赛中还是很有优势的。但是总归需要赢球来提高他的信心,拿了冠军之后,信心自然就有了,马琳在世锦赛输了之后,在深圳公开赛拿了一站冠军,联赛马上就觉得没问题,赢了张继科,也赢了马龙。通过比赛赢很强的对手才会有信心,光练不实战没用。

  马龙:现在和两年前不一样

  《乒乓世界》:2012年奥运会和团体赛前的封闭训练,你感觉和上一个奥运周期有什么不一样?

  马龙:肯定不一样。2008年是马琳、王励勤和王皓最好的时候,无人能代替。虽然带着我和陈玘,但是他们三个是核心。这一次继科和王皓可能相对好一点,但是其他人的情况还是有点混乱,都在竞争。2008年我属于看客,现在是真的去经历,去体会。

  《乒乓世界》:秦指导说你今年年初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公开赛的收获应该比去年拿冠军的比赛还大。

  马龙:对。在打那两站公开赛时,自己的状态比起去年下半年相对下降了些,不是特别好。大家总说我状态特别好的时候能拼,状态不好的时候就感觉差了很多。那两站公开赛中,虽然第二站我没拿冠军,但是在自己状态一般的时候,在第一站八进四、半决赛、决赛状态不是很好的时候,都能扛下来。赢了之后,证明了自己在状态不行的时候起码比以前在场上的表现强了很多。

  第一站匈牙利公开赛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以前我跟陈玘打,有的时候好,有的时候不好,首先他发挥得不是很稳定,如果他发挥得好,跟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打都不会下风。那一天自己的发挥不是很好,给他的空间比较大,1比3落后,但是自己没有放弃,感觉还是有机会。这种没有放弃的积极信号也是通过之前赢了很多场建立起来的,才会让自己在这种时刻继续坚持下来,自己咬着不放弃,对方也会起心理变化。跟许昕打,我思想包袱没有那么大,因为许昕也是重点之一,大家平时打得很多,有赢有输,但在比赛中我多少有些起伏。在2比3落后,尤其是连输三局的时候自己还能顶住,还是不错的。我这几场球,问题都出在第七局,都是领先4分,跟陈玘打是10:6领先,跟许昕打是9:5领先,跟朱世赫是8:4领先,紧接着都连输4个球,都被追平。但是被追平后自己都能赢回来,我觉得是因为心理的抗压能力比以前强了好多。

  《乒乓世界》:以前碰到这种情况会扛不住、崩溃吗?

  马龙:可能会输掉,但是不会崩溃,因为我觉得我非常喜欢乒乓球,不会因为一两次的失败而崩溃,再说我现在还年轻。

  《乒乓世界》:以前觉得你被追上以后心里会慌,现在基本看不出来。

  马龙:肯定还是会慌,但是要比原来好,因为经历的多了,经过这些磨练,在总结成功经验之后再加一些实战锻炼,适应以后就会好。

  《乒乓世界》:你现在的成绩和状态都非常好,是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待多特蒙德团体赛?跟两年前面对莫斯科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马龙:做好现在的自己,不应该像两年前那样给自己很大压力,背着很多的重任。现在和两年前不一样,两年前自己有很大的机会去竞争奥运会单打名额。现在奥运会报的是王皓和继科,自己没有报上,所以不应该再背上无形的包袱,希望能做到放下包袱去拼。

  《乒乓世界》:你觉得奥运会前的团体赛比其它年份的团体赛要重要一些吗?

  马龙:对我来说区别不大。

  《乒乓世界》:你心里不觉得这次团体赛更紧张吗?教练不知道会排出什么样的阵去考验你。

  马龙:上次的阵已经是考验我了,让我去冲击对方1号。

  《乒乓世界》:如果今年没有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会不会有点落差?

  马龙:不放这个位置的话,能上场也可以。

  《乒乓世界》:你现在想到团体赛有没有一些设想?以前你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或者想到那些痛苦的回忆,现在还会这样吗?

  马龙:设计一些比赛场景没有错,毕竟比赛总要来,刘指导有时候也说要提前做好准备,从平时开始锻炼比赛的想法,比赛就没有那么紧张。平时紧张惯了,到比赛就会习惯。

  《乒乓世界》:你设想了哪些困难?

  马龙:设想了几个主要对手,波尔、朱世赫等等。包括打到胶着的时候、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该怎么办,或多或少都会想。

  《乒乓世界》:你这种性格能真正放得下包袱吗?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回顾从前,想得过于沉重。

  马龙:说实话自己现在还是有一点沉重,包袱不可能没有,但要看自己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还是要积极一些。

  《乒乓世界》:现在的好状态是不是让你对接下来的团体赛更有信心,更有底?再进一步说就是对参加奥运会更有底?

  马龙:参加奥运会还是首先要通过这次多特蒙德团体赛的发挥去赢得教练的信任,从我来说,去年下半年到现在还是有些进步,每次比赛的收获都不一样,让我提高了不少信心。在第一次报名没有我之后,我还能在短时间内调整自己,让自己重新爬起来。不能说一定能做到什么,但至少要问心无愧,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秦志戬:突然感觉马龙长大了

  《乒乓世界》:马龙对这次团体赛应该特别重视,因为假如奥运会名额最后是他和马琳PK,唯一让人摸不准的就是他在团体赛中的表现是否稳定。

  秦志戬:这个问题要分两方面看,一是要从竞争当中脱颖而出,二是需要为卫冕团体冠军做出贡献。他重视是对的,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一场球甚至每局球都不希望输,但是也不要看得过重,就把这当作是正常的大赛进行备战,准备的东西比平时多一些。他的终极目标还是争取参加伦敦奥运会,他一直很努力地参与竞争,以往的表现都还不错,但很多东西需要到世锦赛上去考核。

  《乒乓世界》:你觉得他在备战过程中紧张吗?

  秦志戬:我觉得他这个阶段还不错,对外的成绩和这个阶段的状态都挺好,紧张程度也比原来好一些。

  《乒乓世界》:他会不会还和原来一样给自己施加很多压力?

  秦志戬:一定要施加压力。他自己会施加压力,教练组也要施加压力,毕竟作为年轻运动员要想承担重任,一定要有好的承受能力。

  《乒乓世界》:不怕压得过重吗?

  秦志戬:毕竟要参加大赛,压力会来自于很多方面。如果要增强他的抗压能力,平时就要锻炼他,包括生活、训练的点点滴滴。如果平时都能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习惯成自然,那么到比赛当中能承受的压力就更多。平时散漫惯了,突然压力变大,会造成很大反差。

  《乒乓世界》:他还会想莫斯科团体赛决赛输给波尔的那场球吗?

  秦志戬:会想。虽然那场球已经成为过去,但还是需要他去面对,要深入剖析是什么问题,为什么开始2比0领先,最后却2比3输了。大家都会犯错,只是要正确地去看待、剖析它,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乒乓世界》:你会和他一起分析那场失利吗?

  秦志戬:会,比原来好的一点是他敢于主动面对。莫斯科世乒赛结束后的3到5个月内,我感觉他不愿意去面对。这一段好了,从去年下半年一直到现在,突然感觉他人长大了,他的思想、自我表达的能力、为人处事和心理承受等各方面,都给我这种感觉。

  《乒乓世界》:在封闭训练中,用不用太督促他?

  秦志戬:督促谈不上,也不是要求他必须怎么做,应该说近一段时间我们之间配合得更好了。我会提醒他去关注他遗忘的或是看不到的点,也有一些我看不到或发现不了的东西,他会主动反馈给我,我觉得这样的合力是最好的。

  《乒乓世界》:你觉得他现在在比赛中的表现比以前要成熟吗?不光是成绩变好,是整个人的变化?

  秦志戬:对。拿年初的两站公开赛说,他的状态并不好,比前几次拿冠军的时候差得很远。

  年初冬训后,他从精神状态、技术和打球的节奏上,给我感觉有些累,不是很兴奋。果然出去比赛的时候,他自己就感觉不是特别好。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这两站比赛虽然很小,但是对马龙来说收获非常大,比去年下半年连续赢球的收获还大。因为去年他是在状态非常好的前提下打得很流畅,在怎么打怎么有的时候拿了冠军,这两站他的状态基本是中等偏下,从出去的第一天就跟我说精神状态不好,感觉球拍和人是分开的,到最后一天回来都是这样。我一直在鼓励他,告诉他这是和去年下半年比起来不同的收获。

  其实在去年下半年的比赛中,我给他施加的压力很大,但是他在状态好的时候,这些压力没有难住他。这两站状态不好,他也对自己产生怀疑,在这个时候他表现得还不错,对朱世赫这种必须要赢的球还是能赢回来,这说明他思想、心理和意志品质都比原来要坚强。

  《乒乓世界》:现在当别人追上来或者改变战术套路的时候,马龙比原来镇定了很多,不像以前看上去会有空白或者手忙脚乱。

  秦志戬:这是他的进步,原来慌乱的时候能让你看出来,现在你看不出来了。其实每个人在被对方追上比分的时候都会慌张,但要学会隐藏。当比分被追上来或者别人压制你的时候,不能让对方感觉到你在场上不知所措。现在他做得还可以,感觉面对比分压力的时候比以前更坦然,这就是成熟。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乒乓世界》电子版:http://chinattw.cn

分享到:

相关专题:2012年国际乒联巡回赛专题 

更多关于 马琳 马龙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