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天价乒超有钱人玩的游戏 企业为何花高价投资乒超?

  就在山西大土河俱乐部花1133万天价摘走郭焱不久前,另一家企业江苏熔盛重工集团跟八一男乒签订了4年3200万元的冠名赞助合同。在中国体坛,乒超不是最火的联赛,却屡有惊人之举。去年乒超联赛开幕前的俱乐部研讨会上,一名俱乐部老总戏谑地说:“大家都在研究乒超联赛的发展方向,我看乒超就是有钱人的游戏,没钱的别来玩!”

  企业为什么舍得花大价钱投资乒超?通过采访,记者发现,冠名乒超俱乐部的企业大多不差钱。不少企业对球队的名次都没有要求,冠名乒超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乒乓球是国球,企业老板和员工都喜欢;二是看重央视直播乒超,希望通过乒超联赛起到宣传和推广企业的作用。

  我喜欢我赞助

  不求任何回报

  摘下郭焱的山西大土河俱乐部总经理白坚说:“对于年税后盈利五六亿的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来说,这并非多大的数目,只是企业的一个小项目而已。作为一名老将,郭焱刻苦训练、顽强拼搏的精神将鼓舞我们的员工奋发向上,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价格也值了。”另外,大土河的老板贾廷亮喜欢的运动就是乒乓球,他手下的员工也有很多是乒乓球的粉丝,这样一来,喜欢乒乓球的大土河就给出了天价。

  跟大土河俱乐部的情况类似,赞助八一男乒的熔盛重工集团也很喜欢乒乓球运动。昨天,该集团的代表告诉记者,“我们赞助八一队看中3点:第一,国球精神曾经鼓舞了几代中国人,我们之所以对乒乓球情有独钟,是因为中国乒乓球那么多年一直是世界最强水平,长盛不衰;第二,八一男乒顽强拼搏进取、永争第一的精神打动了我们,这种精神也是我们企业要学习的;第三,我们确实有很多员工和领导喜欢乒乓球,国家乒乓球队位于南通的训练基地就在我们造船厂旁边,我们经常去看乒乓球比赛。”对于4年3200万元的赞助,熔盛重工觉得并不是“天价”,“我们企业希望为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2008年我们给如皋市残联就赞助了2000多万。”前不久跟八一男乒签订赞助合同,熔盛并没有做详细的市场调研和评估,“因为我们不要求乒乓球俱乐部带来的物质回报和广告效应。我们过去还曾两次赞助全国马术比赛,马术基本不可能带来市场回报。对于乒乓球,我们也不追求它的市场回报。3200万元是我们企业量力而行的,希望能为体育事业做点贡献。”

  有回报才赞助

  看重品牌宣传

  不要求市场回报,不要求宣传效果,这样“财大气粗”的企业毕竟是少数。不少企业赞助球队,还是希望花钱赚吆喝。重庆康德乒乓球俱乐部就是个例子。由于缺乏优秀的本土运动员,俱乐部大量的经费都砸向了顶级运动员,一年花费了800多万元的康德女乒俱乐部去年从乒超降入甲A联赛。康德俱乐部总经理胡蓉蓉昨天告诉记者,康德集团还会继续赞助球队,“尽管球队去年成绩不好降级了,但是通过乒乓球队这张名片,康德集团在重庆的知名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我们觉得,乒乓球这个运动的平台很好,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我们的企业形象也得到提升。”

  大量企业在乒超联赛中砸下重金,但是通过乒超联赛这个平台能够得到的直接利益回报却少得可怜。所以,赞助乒超的企业只能看重乒超的宣传效应,不能“奢望”从联赛中赚钱。现在乒超的门票收入几乎没有,每年联赛结束各个球队获得奖金也与联赛奖金池的多少和队伍名次挂钩。有俱乐部的负责人表示:“我们乒超球队最大的收入就是靠卖主场了,一个主场大概能卖15至20万元不等。”但是去年中国乒协规定,每支俱乐部11个主场最多只能出售6个后,这已经极大削弱了乒超俱乐部在这个方面的收入。像重庆康德这样的俱乐部,每年投资几百万在乒乓球上,但打完联赛,获得的直接利益回报却少得可怜。对此,胡蓉蓉这么认为,“投资乒乓球就没有想过通过这个来赚钱。去年重庆电视台直播我们每轮比赛,现在康德俱乐部在重庆体育圈也留下了不错的口碑,这些才是我们看重的地方。”

  不喜欢不赞助

  冠军俱乐部消失

  凭借对“国球”的感情赞助球队有时难以长久,陕西银河就是个例子。2006年摘牌大会上,陕西银河俱乐部以501万的天价租借费摘得马琳。然而,花了大价钱的他们摘牌第二天就“悔婚”,原因竟是价钱太高,要求乒协降价200万“贱卖”。不过最终双方还是经过协商“破镜重圆”,陕西银河俱乐部终于在2006年底分三次向中国乒协支付了501万元,马琳这出“转会风波”也终于画上了休止符。不过在2007年,陕西银河就终止了赞助。记者昨天特意找到了当年“转会风波”的见证者,他透露,“2006年陕西银河的老总是非常喜欢乒乓球的人,而2007年银河更换了高层干部,后面上任的领导对乒乓球并不感冒,这也是当年银河退出赞助的原因之一。”

  当年由于资产改组,陕西银河俱乐部的投资方陕西银河投资集团与老东家陕西电力的从属关系被淡化,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银河俱乐部的赞助金额,只得更加依赖于俱乐部本身的造血能力。尽管银河俱乐部自身通过拉赞助、出售广告、卖主场等众多手段改善经济状况,但由于乒超市场价值有限,银河俱乐部的经营所得和引援等支出相比只是杯水车薪。收入难以维持俱乐部的运作,赞助商又不喜欢乒乓球了,拿过两届乒超冠军的陕西银河最终消失。

  (本报记者 杜娟 崔方舟)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乒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