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黄玉斌坦言男子全能日本已超中国 适应新规则仍领先

http://sports.sina.com.cn  2009年10月19日08:34  新闻晨报

  晨报记者 陈 敏

  “这次世锦赛,主要还是来学习、交流和熟悉的。”伦敦O2体育馆的看台一隅,中国体操队总教头黄玉斌笑着说。而赛场上正在争金夺银的中国小将们,同样如此轻松。与此同时,令伦敦世锦赛的赛场不断奏响《义勇军进行曲》,更为中国体操队的这一低调,注入了鲜明的自信基调。

  于当地时间10月13日至18日举行的此次世锦赛,既是体操规则再次修改后的第一次国际大赛,同时也是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体操比赛场地上的第一次“全球大演习”。尽管刚刚经历过竞争更为激烈的全运会,中国选手的“掘金行动”,仍向对手们证实了,继北京奥运会9金1银4铜的巨大成功之后,他们在对新规则的适应依旧处于领先,在新奥运周期的备战中稳步前进。

  因实力而依旧自信

  在伦敦世锦赛赛场上,中国选手都透着一股难以撼动的自信。“其实,在北京奥运时我也是第一个出场。而且,毕竟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主要还是跟自己比。只要我发挥正常,就没问题。”何可欣说。最终以16分轻松摘得高低杠金牌的她,足足领先第二名1.125分,其超强实力依旧无人能敌。

  鞍马比赛中,张宏涛不仅没有拿出最难的动作,而且因之前热身时间不够,上场时手还有些冷,但这也足够令他为中国队夺得此次世锦赛上第一枚金牌。当他以一个干净漂亮的下法,从鞍马上稳稳落地时,现场广播里不禁称赞:“多么完美的线条!”对于此次夺冠,张宏涛早有把握,“我全运会时的难度分是7.0分,这次只用了6.6分,没有必要用到那么难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相反的,他希望用这个冠军,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未来……我要争取在鞍马上做到后无来者!”

  尽管在队里还算新人,但如严明勇、张宏涛等小将,在赛后也都大胆表示,新奥运周期内,除了努力加强自身的强项外,还希望能进一步加强在其他几个项目上的能力,尽自己所能帮国家队弥补缺项。张宏涛坦言,在中国队中的竞争,其实比在国际上的强,“我在国家队的竞争力只有鞍马,但如果拿到世界上比,我的双杠应该也可以拿出来。”

  赛后,曾有外国记者向中国队员提出这样的问题,“北京奥运会上的巨大成功,是否令你们在新奥运周期内面临更大的压力?”而中国体操选手们自信的表现和轻松的笑容,无疑已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谁才是新全能王?

  新奥运周期里,中国体操将呈现出怎样的新态势?对此,黄玉斌则坦言,各个体操强国中,“应该说我们的变化最大。”他说,随着杨威、李小鹏、黄旭三员大将的退役,中国男队的整体水平“不如北京奥运会时那么强势了”。

  与此同时,新规则的实行,尤其是团体赛从原先的6-3-3变成5-3-3(即报名选手从6名减少到5名,每项只能上3人,且计全部3人的成绩),要想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对选手的全能要求更高了。“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在短时间内挖掘、培养人才。”黄玉斌表示,这正是此次世锦赛上的任务之一。

  此次世锦赛男子全能较量中,来自日本的内村航平毫无意外的称王。黄玉斌直言,不仅是内村航平,在男子全能方面,日本队目前已高出中国队,“中国队要出现能够克制内村航平的人物,还需要一个艰难的历炼过程。”

  黄玉斌的这一番话,一方面点出了中国男队在接下来三年中的任务之艰巨,但另一方面,也是在为小将们减压。事实上,中国队在杨威之后的一些全能小将,冲劲十足,只是他们目前还没有像杨威那样的绝对优势,因出于战略考虑,中国队此次并没有派选手进行全能比赛。

  后来者中,谁才是中国男子体操的新全能王,并在国际舞台尤其是奥运会上争金夺银的王者?恐怕我们需要在接下来的三年,甚至是更长的周期内耐心等待。正如黄玉斌所说,就像之前的杨威等三大老将,“都是在三个奥运周期内,经过了无数的磨练,甚至是磨难,才成就了我们的顶峰时代。”

  至于女子全能方面,杨伊琳和邓琳琳在此次世锦赛决赛中,因分别在自己的强项上失误,仅位居第6和第11位。这主要还是由于还未完全从伤病中恢复,以及新周期内新的主动改变。”

  比对手更早进入状态

  新奥运周期、新规则,和对手们相比,中国体操准备得如何?“我们主要希望通过这次比赛,看看在规则的学习、摸索和运用上,自己做得如何,和其他强队相比,有哪些领先,哪些可以及时借鉴、改进的。”黄玉斌指出,这其实才是中国队此次参加世锦赛最重要的考察目标。

  为中国队夺得首金后,张宏涛表示,从鞍马这个项目上来看,“我觉得我们的进步比对手快一些,各国选手之中,我们动作的规范度还是最高的。现在说2012年有点远,但就当前来看,跟我们同一档次的没有,能带来相当竞争力的也没几个。”

  在单项决赛中第一个出场,但最终遗憾地与金牌擦肩而过的邹凯则指出,虽然中国队还是非常有实力,但毕竟2012年奥运会是在伦敦比,“不像在北京奥运会时那样,我们主场作战比较有优势。接下来正好相反,我们比较困难,欧洲选手会比较有优势。”正像他在自由操决赛中那样,虽然只是在开始有一个很小的失误,整套动作的难度和完成质量,并不逊色于冠军德勒古列斯库,“但可能德勒古列斯库比较有名气,裁判比较喜欢他的风格,而不喜欢我的吧。”

  与此同时,从新奥运周期的第一项大赛中,男队教练白远韶所看到的是,整个自由操的整体水平都提高了。他说:“这次八名决赛选手都没有大失误,成功率很高,这在以往世锦赛上是没有的。只有邹凯在原来的水平上提高了。所以,我们更要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回去再进一步精雕细刻,把他的细节再提高,争取让裁判没有可挑剔的地方。”

  而在难度方面,中国队的脚步仍在各队之前。包括女子全能决赛中的杨伊琳,她在高低杠项目上的下法是自己最近才学的,因此使用不是非常熟练,“以前没有用过这种下法,所以这次来到伦敦之后,在资格赛和全能决赛中,高低杠都出现了失误,回去之后我还会努力加以改进”。

  此外,无论是队员还是教练,也都在借此机会,尽可能的熟悉伦敦这个2012年的奥运举办城市。也是第一次带队到伦敦参赛的黄玉斌,一直坐在观众席上,细心观察着这个奥运比赛场馆的各个细节。何可欣说,她回去之后要告诉自己的国家队同伴们,“这里的天气倒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但这里的观众实在太热情。”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世锦赛组委会别出心裁,用在泰晤士河上往返的轮船作为接送参赛选手们的交通工具。这一方面让队员们感觉很新鲜,但另一方面,也有队员提出,伦敦的地铁同样很发达,不知道奥运会时将会采取哪一种交通工具。而无论是地铁还是轮船,都将是中国选手们在以往大赛中所不熟悉的,需要他们和教练们特别注意。同时,还需尽快加强英语方面的基本培训,以免届时出现交流不畅而影响参赛的情况。就像此次世锦赛,中国选手在单项决赛中连夺三金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组委会竟然因没有准备中文翻译,而不得不请记者临时客串。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专题:2009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专题 

更多关于 黄玉斌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