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张丹张昊:看到老大回归很高兴 申/赵促使我们进步

http://sports.sina.com.cn  2009年10月14日10:46  体坛周报
张丹张昊:看到老大回归很高兴申/赵促使我们进步



  13日的首都体育馆,训练馆内回绕着《adagio》的旋律,申雪/赵宏博在冰上飞舞着,所有记者都把目光聚集在了这对“老大”的身上。而一壁之隔的冰场外,张昊在木地板上托起张丹,空中旋转,张丹稳稳地落地,每出色完成一个动作,两人都会相视一笑,尽管除了教练,几乎没有人在关注这个角落。

  “看到老大回归我们都很高兴,他们无论在训练还是生活上都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对我们来说也起到了促进作用。他们的训练情况不错,但具体我们也不了解,因为在不同的时间、冰场训练,我们很少能看到对方。”张丹笑着说,在公开课里,冰场的旋律进入高潮时,张丹的眼神还是会不经意间飘进场内,但只是淡淡一瞥,旋即又拉起张昊伸出的手,再次腾空、旋转……

  圈内曾流传如是说法:张丹/张昊“老三”的位置,既没有申雪/赵宏博“老大”之压,也无庞清/佟健的“老二”之郁,有的只是幸运和顺利。对此,张昊付之一笑,“我们的确很幸运,练花滑12年,包括加拿大,参加三届冬奥会,但我们也付出了很多,真的很辛苦!”

  虽然名为“老三”,但笼罩于张丹/张昊头顶的却是无数亚军光环:2006年都灵冬奥会,亚军;08—09赛季花样滑冰总决赛,亚军;2009年花样滑冰世锦赛,亚军;2009年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亚军。诸多亚军之中,张丹/张昊最难忘的还是都灵的那枚银牌。

  2006年都灵冬奥会,张丹/张昊尝试奥运史上的最高难度——“抛四周跳”,张丹动作没有展开,落地时双膝重重摔在了冰面上,并在巨大惯性冲击下摔向了护拦。就当所有人认为他们会放弃比赛时,张丹站了起来,当《龙的传人》再次在体育场上空响起时,他们继续在冰上舞动,感动了所有人,一枚银牌是对二人的第二次冬奥会“不舍”之旅的最好犒赏。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张昊历历在目,“我当时就只有两个念头,最迫切的是在第一时间确认张丹的伤情,接踵而至的感觉就是四年努力就这样白费了。不过张丹很坚强,她的坚持鼓励了我……”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了给自己多一份鼓励,张丹都会随身带上那枚银牌。对于如今的她而言,更能淡看荣誉,反而会就动作上的各种不足追寻完美。“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能将整套动作完成非常不易,赛后彼此也感到非常欣慰。不过现在回看当时比赛的录像,很容易找出很多动作都不是很完美,如果没有意外,我们确实可以做得更好。”

  都灵冬奥会之后,张丹/张昊被寄予了更多期望。连环打击却不期而至:2009年2月的四大洲花样滑冰锦赛上,他们出现五次明显失误,被裁判扣去20分;2008年底花样滑冰总决赛短节目中张丹意外摔倒,自由滑当中出现抛跳失误……种种挫折表现,全面掩盖了他们此前技术层面的领先优势。

  说到技术,一直以此引以为傲的俩人也并不像众人想象中的那样一帆风顺。张昊拍了拍张丹的肩,“已经从小女孩变成大姑娘了,2006年之前还不到1.6米,去年的时候还是1.63米,今年一下子涨了4公分多,现在差不多1.68米了!”对于双人滑选手来说,女方的身高越高,意味着旋转半径越大,男伴所要消耗的体力就越大;对于女方来说,不断蹿升的身高也影响着自己在空中的姿态稳定;而综合对两人的影响,身高每增高1厘米,对应要付出的努力会成倍增加。

  “真是累啊!”几组托举下来,张昊就双手叉腰喘起了粗气,“为了比赛时更轻松自如,训练时张丹的两只脚上还要捆上5公斤重的沙袋,加上她90多斤的体重,‘全副武装’的重量突破了100斤大关。”“这两天胯有点酸。”力量房,张丹练腹背力量时和队医沟通道。24岁的张丹/张昊已经不能再像四年前那样无所顾虑,膝盖的积水影响了俩人的系统训练,更直接影响到比赛状态。“我们现在没有大的伤病,但小伤不断,膝盖、腰、手腕都有劳损伤……”张昊边说边摘下手腕上的绷带。

  一旁的张丹有些不好意思,“他总说因为老托我,结果压得他不长个了,不过老实说,我对自己长高也没太大感觉……”刚说了一半,话头就被张昊打断,“还没感觉,她现在是世界双人滑女选手里最高的一个。但你看我,1.81米,15岁的时候这么高,现在还这么高,在男选手里面也就是中等偏下。”说完用肩膀拱了一下身边的张丹,张丹报以甜甜的微笑……

  ★专题撰文/马佳 摄影/尹棣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张丹张昊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