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火炬传递之文化解析甘肃:封闭性与多样性并存

http://sports.sina.com.cn 2008年07月03日12:11  新浪体育
奥运火炬传递之文化解析甘肃:封闭性与多样性并存

河西第一隘口:嘉峪关

  甘肃人似乎是一个被人们忽略的群体,我读过许多大师的人类学、社会学、人文学的著作,很少有谈及甘肃人的。当然,你也可以翻开《人文中国》之类的书或是杂志,但你几乎找不到对甘肃人的研究和描写。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前不久,有关河南人的书炒得很火爆,其内容有贬有褒,甚至贬多于褒,于是惹恼了一些河南作家,出了一批书,炒火了一批河南作家。这种好事,我们甘肃作家是梦也梦不到的。甘肃作家多想叫人议论呀,多想叫人骂呀,可偏偏,人家对你视而不见。当然,不仅仅是作家,许多时候,对甘肃也是视而不见了。

  我认真地研究过这一现象,我发现,主流文化对甘肃的视而不见,已经历史久远了,差不多已有千年的历史。自从丝绸之路的作用日趋衰微之后,甘肃人就开始从主流文化的视野中淡出。陈寅恪先生虽然对甘肃凉州的评价极高,但那是对千年以前的甘肃的关注。敦煌学涉及的,也大多是跟丝绸之路有关的甘肃。大师们涉及到现当代甘肃的,只有费孝通《甘肃土人的婚姻》等不多的几部著作。主流文化已经明显地遗忘了现当代的甘肃人。这不是偶然的遗忘,而是一种文化的遗忘和历史的遗忘。

  从某种程度上说,甘肃人一直生活在陕西人的阴影之下,在许多书中,陕西人仍是西部人的代表。现在,关于西部其他省份和民族的书多了起来,藏学甚至成为国际学术界的热门。还有一些书写到了别的西部人,其形象轮廓也大致清晰,如西藏人的淳朴虔诚,新疆人的热情豪放,青海人的憨厚质朴,等等。当谈到甘肃人时,你却很难得到一种清晰的概念,其原因之一,主要是因为外界对甘肃的了解不够。另外,还在于甘肃文化很复杂,叫你很难用几句话来概括。

  甘肃文化的博大、包容和封闭,使甘肃人的人文性格呈出了“一言难尽”的多样性。

  自从有了人类文字记载的历史起,甘肃大地上就有各种各样的人类居住。因为丝绸之路的穿越甘肃,一些甘肃的土著聚集地如武威、张掖、酒泉、玉门、敦煌等,都成为丝绸之路的重镇和经济交流的都会,同时也决定了其深厚的文化积淀。

  中国历史上战乱频繁,动不动就血流成河,但相对于中原各地,甘肃的战乱相对少一点,除了是其偏僻的地理位置外,还因为甘肃文化独有的特点。有一首民谣这样说:“秦川中,血没腕,唯有凉州倚柱观”。这里的凉州,包括了大半个甘肃及周边的一些地区。胡三省在《通鉴》注示称 :“永嘉之乱,中州之士避地河西,张氏(轨)礼而用之,子孙相继,衣冠不坠,故凉州号为多士。”荟萃于凉州的士人们,留下了一笔可观的文化这样富。“其文化上续汉魏两晋之学风,下开(北)魏(北)齐、隋唐之制度,承前继后,继绝扶衰”(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论稿》)。这笔文化财富归宿有二:一是成为后来敦煌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二是流落于民间,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了下来,进而影响了凉州的民俗风情和民众心态。

  甘肃文化有巨大的包容性,几乎任何外来文化都能与当地文化相安无事,虽曾有过几次宗教冲突,如同治年间的回汉仇杀等,但总的来说,各民族,各宗教间总能相安无事地共存于一方水土之间,如夏河,如凉州,如张掖,几乎甘肃所有地方,均是如此,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使甘肃文化有着与别处迥异的独特魅力。多种文化的交汇和相融,使甘肃文化像太阳光一样,能随缘呈现出多种色彩。佛教、道教、巫术、萨满教、伊斯兰教、儒学、原始宗教、基督教等所有能被称为文化的东西,一当进入甘肃,就可能会背离其本有的原始的纯粹的特征,跟当地土著文化相融杂交,变成一种异化的文化现象,如凉州城北乡就有一种和尚,可以娶妻,养儿子,可以吃肉,它是一种祖传的职业,平时是俗人,每遇死人办丧事时,他就成了和尚,穿上袈裟,念起佛经,超度亡灵,凉州人称其为和尚,并没人觉得大逆不道,老百姓只要认你,你就有生存的价值,就能以“和尚”命之。这种例证很多。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李宁iRUN跑步俱乐部 NBA本赛季谁是最佳MVP
李宁大篷车行至鄂尔多斯 感受草原小英雄的运动热情
李宁3+1篮球挑战赛火热报名中 抢看李宁驭帅5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