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宫科:其实不想退役 现在当奶爸 将以个人名义参赛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2月24日18:30  辽沈晚报

  宫科简历

  性别:男

  籍贯:辽宁大连

  身高:1.84米

  体重:65公斤

  项目:中长跑

  昨日,记者在宫科家中见到这位马家军的中长跑名将时,感觉他虽然憔悴但气色尚可,“我这也才刚刚缓过来。上月通知我退役的时候,我情绪极不稳定,现在虽然多少想开了,但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其实不想退役

  记者:你的跟腱是什么时候受的伤?这个伤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宫科:大概是十运会前吧。也是训练强度过大导致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伤,十运会的万米冠军我是稳拿的!

  记者:你对自己这么有自信?

  宫科:我的马拉松成绩2小时10分钟整,仅次于内蒙古的胡钢军,起码在辽宁是最好成绩,在全国也能排进前三名。我这个成绩今年才被青海选手任龙云打破(任龙云是王德显的弟弟王德明的弟子)。

  记者:你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进行正规训练吗?

  宫科:怎么说呢?我曾经一度改过行,去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练了一年“铁人三项”,先在省体院游泳馆练游泳,后回大连学自行车。中途还随队到广东肇庆、济南等地比赛(中长跑),但成绩确实不是很理想。

  记者:那么,队里让你退役的原因是什么?

  宫科:跟我说的理由是“我长期不能坚持正常训练”。为了我这事,队里开了3次会研究,投了三次票,最后以三票对两票艰难通过。其实我还是能练的,调养一段时间后是有希望拿成绩的。我今年虽然30岁了,但国外男子中长跑选手练到三十五、六岁的很多,而且我目前虽然状态一般,但正式比赛的时候也不是“最后一名”,我其实不想退役。

  记者:除了伤病的原因,还有原因吗?

  宫科:说我早退、夜不归宿。我家离基地有3公里,我们一般早晨5点下早课,我因为孩子刚出生家里事多,练完了就早回去了。说我“夜不归宿”也是这个原因,按规定运动员要在基地住宿舍的,我因为情况特殊回家照看孩子……

  记者:你和省体育局沟通吗?

  宫科:我为自己的事找过孙永言局长。孙局长鼓励了我,他说王楠打到30岁还有志冲击08奥运金牌,你宫科也是有希望的!但具体落实还是要由省田径培训中心负责,孙局长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现在带孩子成了“奶爸”

  记者:离开基地时,你的真实感受是什么?

  宫科:难过,有种想哭的感觉。我在这个基地跟马导(马俊仁)练了近十年,这个基地的一砖一瓦都有我的汗水,我现在就这么走了,感觉心里特别不得劲。

  记者:你退役后的生活保障如何呢?

  宫科:因为我拿过十运会冠军,所以按相关政策规定能一次性补发十几万元退役安置费,然后就得自己想办法再就业了。在队的时候,按我这个级别,一个月工资津贴有3000来块。

  记者:退役给你个人生活造成的直接影响是什么?

  宫科:主要就是经济受影响。我儿子刚出生4个月,爱人怀孕期间辞职,她以前是大连开发区医院护士。我现在是啥也干不了,只能在家带孩子,成了“奶爸”,因为没了固定收入,爱人刚生产完就又上班了,好在单位领导、同志挺关照,没难为她,但就靠她那俩钱,怎么养家?好在马导在时给我分了房子,我这几年还多少有点积蓄,但长此以往就不好办了。

  记者:既然退役一事已无法更改,下一步怎么打算?

  宫科:既然做运动员的都有那么一天,长痛不如短痛吧。现在大连足校说可以让我过去看看,也是临时工性质,一月也就1000多元,长远计划没有,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干些什么。

  以后以个人名义参赛

  记者:这件事你同马俊仁说过吗?

  宫科:说过,我一个月前在大连见过他一次。他劝我“想开点”,说“要是能找到工作,还是退了吧”。马导对我们够意思了,房子也分了,奖金也给了,未来的路还得靠自己走。

  记者:以后彻底告别中长跑这个项目了吗?

  宫科:说心里话,练了十几年真是舍不得啊。我也想过,中长跑这个项目有个跑鞋,有条公路就行了,自己单练也许可以,以后以个人名义参加在国内举行的国际马拉松赛,也是办法。马导跟我说,除非万不得已,别轻易离开辽宁,一是家在这儿,二是辽宁体育的训练环境还是全国最好的,搞体育这行,还是要扎根辽宁。

  没有马导 我跟艾冬梅一样

  宫科退役了,也面临着未来的生活选择,但令记者惊讶的是,他有房有车、家庭和睦,与记者所见到的艾冬梅、邹春兰归无所依的凄惨场景截然不同!“没有马导(马俊仁),我跟艾冬梅一个样!”这是宫科对记者说的掏心窝子的一句话。

  宫科带记者进入基地,他指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动情地说:“我们当年和马导在这里背土、浇花,这里的一切都浸透着我们的汗水!”宫科说,自己曾经恨过马俊仁,但现在挺想他。

  当宫科把自己退役的消息告知马俊仁时,老马沉默了许久,手头的烟灰叠得很长,一节节地在他指缝中断掉如同过去岁月的流失,“我没想到你跟我练了这么多年,运动员退役是难免的,那就退了吧……”

  这一刻,宫科突然感觉,自己眼前的马俊仁就像是一位曾经异常严厉,但却对自己满怀慈爱眷顾的父亲,“我当时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不知为什么,竟一个字也说不出。今天,我长大了,有了阅历,我才打心眼里明白马导是一个怎样的人,未来的道路还要靠自己走,能跟马导练了十几年中长跑,值了!”

  夜幕降临了,马家军基地背衬着海景灯火阑珊。最后的马家军选择了离开,以辉煌开始、以忧伤终结,但愿若干年后,人们还能记得这段曾经的传奇。首席记者 张松电自大连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