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乒球美女丁颖:拍电视很辛苦 科比不是乔丹第二(图)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2月11日08:53  《乒乓世界》杂志
乒球美女丁颖:拍电视很辛苦科比不是乔丹第二(图)

摄影:魏征 丁颖提供

  丁颖当天是来杂志社拍裙装照,被大家围住夸了半天漂亮,她却一脸正经:“哪有?”然后摸着扎起来的小辫子,“我头发刚染的红色,摸着都有点糙了。”真是多漂亮的女孩,都能在自己身上挑出点刺儿。回答问题前丁颖潇洒得很,坐在那里一脸坦然:“问吧,要不问题直接给我拿着得了。”

  全八卦

  问:你是什么性格?

  丁:外向的,很开朗。

  问:血型?

  丁:O型。

  问:星座?

  丁:天秤。

  问:你觉得你符合自己血型或者星座的特点吗?

  丁:两个都很符合,O型血的人很开朗,天平座比较追求完美。

  问:你是哪里人?

  丁:江苏镇江。

  问:喜欢的电影明星?

  丁:我挺喜欢孙俪。

  问:你自己拍电视剧《国球手》是什么情形?

  丁:那是第一次接触荧屏,感觉挺好奇的,过程中又觉得很辛苦,跟想象的不一样。

  问:原来想象的是什么样?

  丁:原来觉得挺好玩的,对拍戏也不是很了解,等自己接触了全过程就感觉挺不容易的。

  问:你们取景都去了哪些地方?

  丁:主要是在球馆,国家队5楼。还有去玩的,有去医院的,外景也有不少。

  问:喜欢听歌吗?

  丁:还行,上学以后听歌少了,因为mp3里都是英语听力。

  问:喜欢看杂志吗?

  丁:还行,但是在学校里生活节奏比较快,比较紧,每天除了上课就要训练,所以没什么时间。

  问:一般看杂志关注的是什么?

  丁:衣服,还有一些护肤品。

  问:喜欢买衣服吗?

  丁:挺喜欢的。

  问:逛街呢?

  丁:喜欢。(迅速回答)

  问:喜欢的品牌?

  丁:ESPRIT。

  问:逛街的目标很明确?

  丁:对,就是买衣服,不喜欢瞎逛。(绝对实际)

  问:一般在哪儿逛街?

  丁:附近吧,如果在国家队就去东方新天地、新世界,在北大就去中关村。

  问:喜欢一个人逛街还是和朋友一起?

  丁:有的时候会一个人逛,和朋友最多两个人吧。

  问:喜欢化妆吗?

  丁:我不会化妆,连自己的粉饼盒什么的都没有。(丁颖边说边笑)

  问:喜欢想问题吗?

  丁:有时候会,但想不通的时候就不让自己想了。

  问:一般什么时候想问题?

  丁:碰到困难的时候,有事的时候。胡思乱想的白日梦不太做,不切实际。

  问:喜欢自然风景还是人文景观?

  丁:自然。

  问:在国内选择,会去哪里度假?

  丁:四川九寨沟吧,还有西藏。

  问:去过的地方最喜欢哪里?

  丁:城市喜欢杭州,喜欢西湖边上的风景,感觉很不一样。

  问:最爱吃什么?

  丁:牛排,海鲜,水果。(好像西餐比较多)

  问:乐观还是悲观?

  丁:还是比较乐观,有时候能大哭一晚上,睡一觉起来就忘了那些烦心事了。

  问:你觉得自己聪明吗?

  丁:挺笨的。别人有说我聪明的,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聪明在哪里。(典型的大智若愚啊)

  问:心情不好的时候怎么发泄?

  丁:大哭,给父母和朋友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哭。

  问:喜欢吃零食吗?

  丁:喜欢,我特喜欢吃巧克力。(身材那么好,真让人羡慕啊!)

  问:大学里是什么专业?

  丁:新闻系。

  问:你最理想的职业是什么?

  丁:当个白领。上大学前我喜欢记者这个职业,不用坐班,跑来跑去比较符合像运动员这种性格,但是学了这个专业以后,包括自己也去实际的采访,觉得当记者很不容易,还是喜欢踏踏实实地工作吧。

  问:有过什么样的采访经历?

  丁:有一次国家队去北大,我就去采访马琳、王励勤他们,因为比较熟,也比其他人容易沟通一点。还采访过我们学院的领导。

  问:喜欢球迷以什么方式给你加油?

  丁:呐喊吧!(笑)

  问:有座右铭吗?

  丁:没有,随心所欲吧,因为天秤座本身就是风向星座。(其实“随心所欲”未见得不好,这也可以是座右铭吧)

  问:喜欢看NBA吗?

  丁:还行,我不是特关注某个队,就是平常看看。

  问:那有喜欢的球星吗?

  丁:我挺喜欢科比的,他打球的样子我特别喜欢,还特别喜欢乔丹,乔丹的那个时代我老看,现在看得少了。

  问:那你同意说科比是第二个乔丹吗?

  丁:不同意,我觉得乔丹和邓亚萍就是百年出一个的人,一般人超越不了。

  问:你觉得姚明怎么样?

  丁:他挺棒的,从打球到做人都是。

  问:你觉得你是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

  丁:挺感性的,老吃亏,吃亏以后告诉自己要理性,但还是吃亏。(笑)

  问:生活中是勤快还是懒惰?

  丁:勤快,我喜欢打扫卫生,我们房间每年都是文明宿舍。

  问:喜欢过年吗?

  丁:小的时候喜欢,现在越来越淡忘了,但会回家。

  问:喜欢放假吧?

  丁:喜欢啊,可是在北大没有寒暑假,每天上下午都训练。

  问:喜欢看卡通吗?

  丁:挺喜欢,那会儿打甲A,我还在房间看《邋遢大王》。

  问:最喜欢哪个卡通人物?

  丁:米老鼠,我小时候看,每个星期天七点,我记得特别清楚。

  问:有害怕的动物吗?

  丁:蛇,老鼠,太瘮得慌。

  问:你希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丁:我很羡慕邓亚萍、王楠,希望自己是个女强人。但是我觉得自己做不到(笑),因为性格有的时候比较软弱,身上会有些骄娇二气,对自己不是特别的狠,只能羡慕。

  问:小时候有什么理想?

  丁:世界冠军啊,5岁打球之前我没有什么理想。

  问:会做菜吗?

  丁:不会,虽然一直想学。

  问:最不喜欢记者问你什么问题?

  丁:没遇到过,设想一下就是绯闻吧。

  问:自己最感谢的人是谁?

  丁:妈妈,没有她就没有我现在。

  问:了解你自己吗?

  丁:挺了解的,优点缺点我都知道,但是缺点又改不了。(很达观的评价)

  全“家”

  问:有想家的时候吗?

  丁:想家,特别想家。

  问:那会怎么解决?

  丁:就给我妈打电话。

  问:什么情况下最想家?

  丁:受伤的时候吧。(笑)9岁到南京的时候特别想,想妈妈的时候还会躲在被窝里哭,因为害怕别的小朋友笑话我……

  问:你的爱情观是?

  丁:我觉得女人还是家庭为主,有自己一份独立的工作,但是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还是最重要的,这点也许是我父母给我的影响。

  问:说说你的父母?

  丁:我父母都是军人,我爸就常年在外面,妈妈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又很顾家,所以家庭给我带来的影响很大。

  问:谁对你影响更大?

  丁:妈妈,我的性格和妈妈很像。

  问:小的时候怕你爸爸吗?

  丁:不怕,我爸特别宠着我,相反我妈有时候会打我,对我要求比较严厉。

  问:父母都是军人,军人在你脑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丁:很神圣,小时候爱戴军帽,戴上就有保家卫国的感觉。

  问:那小时候有没有想当兵?

  丁:我后来当了,2001年去的八一队,可是我们那种军人和我父母还是不一样。

  问:喜欢小孩吗?

  丁:挺喜欢的,等等,是5岁以下的小孩。

  问:以后有了孩子想让他打球吗?

  丁:我不太想,但我朋友想让他学会。

  问:喜欢养

宠物吗?

  丁:我家有两只大牧羊犬,一个叫宝宝一个叫点点,基本上每次给爸妈打电话都会问它们在干吗,有时候就直接让爸妈按免提键跟它们说话。

  问:你是它们的姐姐还是妈妈?

  丁:是姐姐,我妈是它们妈妈。每天早上7点多我起床它们就开始挠门,放进来就跟疯了一样,都不用洗脸,一边一只都舔干净了,我妈每次都喊脏啊,也没人理她……

  问:它们闯过祸吗?

  丁:有时候我们出去不带它们,俩狗就生气把家弄得特乱,但是也不能说它因为妈妈看宠物书上说,这个时候它们是感到孤独的。

  问:那打过它们吗?

  丁:我妈打,我每次都不让,所以它俩特喜欢我,不过它俩天天打假,为了吃饭。

  问:它们不是好兄弟姐妹吗?

  丁:它们俩是情侣,但是一直没配上……

  全乒乓

  问:你的

乒乓球生涯是怎样的?

  丁:我9岁进的江苏省体校,11岁去的汕头,14岁进的国家队。

  问:最崇拜的人?

  丁:邓亚萍。她本身在乒乓球的圈子里就很成功,她的转型也让我佩服。

  问:说说2002年全国锦标赛女单亚军的比赛。

  丁:当时团体打得不是很好,单项的时候我就没什么压力,因为团体的时候总是有责任,有压力,单打的时候输赢都是自己的,轻装上阵吧,就感觉拼对方,能赢一场是一场。

  问:都拼了那些人?

  丁:一开始先赢刘纯,然后李芬、麦乐乐、常晨晨、曹幸妮,最后输的李晓霞。

  问:是不是从小的教育就是团体比个人重要?

  丁:对!包括这次打大运会,我就觉得团体特别重要,可能我们整个队的信念也是这样的,所以团体的时候我百分之百投入,可是单打的时候我就泄气了,反正打一场是一场。

  问:你怎么评价削球?

  丁:首先得削得住才有进攻,我的进攻太弱了,从力量到身体的爆发力都不是很强,像范瑛,我觉得条件就挺好的。

  问:你有印象最深的比赛吗?

  丁:大运会吧,大运会团体半决赛对广东。我上之前,第一场孙晋赢刘诗雯,第二场高曦输了常晨晨,我上场前有个男队的小队员跟我说,丁颖,这场球要是2比0领先你输了,你就完了,要是1比1你输了你也完了。后来给我说的特别紧张,广东那么热的天我两个手都发冷,后来上场,感觉打世界比赛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压力特别的大。当时第一局2:0的时候麦乐乐吃了我一个发球,当时我心一下定了,原来她比我还紧张。第一局打到10:0,我发了个自杀然后赢了。第二局9赢的,第三局6赢的,她可能也是因为紧张,就没有单打的时候打得那么好。我跟麦乐乐从小打到大,每次都结结巴巴的能赢她。

  问:你觉得你现在生活的很有规律吗?

  丁:挺有规律,但是不比在国家队的时候。在国家队的时候生活规律到可以用单调和枯燥来形容,不过我觉得运动员如果想做成事业就应该这样,一心一意地去对待这个事情,现在我离开国家队,上学后认识的同学老师,都更丰富了我的人生。

  问:有什么值得自己骄傲的事?

  丁:我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我觉得以前赢球的时候会很骄傲,但是当你从领奖台上下来,这场比赛结束的时候,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所以人也就有个目标,没有什么能让你一直回味一直骄傲的事情。

  问:和哪个队友最谈得来?

  丁:牛剑锋。

  问:很喜欢乒乓球吗?

  丁:喜欢,如果再让我选我还是选打乒乓球,我觉得乒乓球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以后工作了也可能靠着在乒乓球上取得的成绩。我对它的喜欢不是爱钻研,球痴那种,我是觉得乒乓球给我带来了很多,有痛苦也有欢笑。(采访整理 陈思婧)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