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曾经苦日子不再回想 邹春兰开启“美丽人生”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2月10日13:29  新闻晚报
□晚报记者王嫣报道

  清早7点,冬天的长春天色还未全明,位于长春经济开发区富奥花园D区大门口的“伊好洗衣店”,老板娘已经利索地收起了门板,准备做生意了。这可算是全中国最有名的一家洗衣店,店主夫妇离开不过几天,他们一回来,老主顾或是周围的邻居就登门来问候了,顺便也来看看老板娘的整容成果,“真俊”,“漂亮多了”……115平方米的店堂充满了笑声。

  顺着洗衣店的门面往上看,有一行小字:长春市邹春兰店。不错,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整容后的故事。

  小时候偷抹红嘴唇

   妈妈说:“没大变,就是比以前看着更温柔。”

  到现在为止,邹春兰都坚持说自己是去

医院“美容”,而有意无意地回避着敏感而时髦的“整容”二字。但在她的心里,运动员生涯没有改变自己女人的本质,手术只是将那些曾经失去的一些东西唤回而已。

  “小时候我们就爱臭美,体校里教练不让化妆、留指甲、留长头发,我们出去逛街就偷偷抹红嘴唇,回去之前再擦干净。教练检查可凶了,所以得特别谨慎。”邹春兰说,就算偷溜出去“放纵”机会也非常少,而且身上也没钱,逛不久,也没啥好逛的。回想过去,她仍禁不住感叹:“是个人都爱美,可我们失去了很好的机会。”

  于是这便有了那篇“我想整容”的博客,有了这场全国皆知的手术,经过太阳穴、鼻子、嘴唇、皮肤四个部分的炫饰润泽,邹春兰回到家里把母亲都吓了一跳,不过妈妈的评价很中听:“没大变,就是比以前看着更温柔。”亲戚朋友也说“比以前漂亮”,邹春兰强调“美容”的结果只是让脸变成了鹅蛋脸,“没认不出来,一看还是我们家人。”她说她只是找回了二十年前那个“邹春兰”该有的样子。和“整容”手术不同的是,她并未染上不停动刀的瘾,“就现在挺好的了,再怎么整,青春也找不回来了。

减肥?我身材本身就不胖;隆胸?不需要。”

  结婚时没做过新衣裳

  邹春兰说:“本来就是整给他看的,他说满意就行。”

  “美容”成功后,邹春兰还圆了第二个梦想——手术时,有家

婚纱店也主动联系上门,义务为她和老周拍摄婚纱照。2001年,邹春兰和老周经人介绍相亲结婚,“那时候老周还在庙里(老周曾出家10年),‘还俗’是因为被我迷住了,缘分呗。”上个星期,手术拆线的那一天,邹春兰再次见到了6年前“入迷”的神情,丈夫对她的整容效果十分满意,而邹春兰说:“本来就是整给他看的,他说满意就行。”

  6年前,邹春兰结婚的时候手头很紧,只在老家摆了十五六桌的酒,“连一身新衣服都没做”,这张由影楼赞助的婚纱照终于圆了邹春兰心中“罗曼蒂克”的梦。而对于人生通常认为的下一个必经环节——生孩子,她和老周并无计划。“你们上海不是很多年轻人都故意不要孩子的吗?我们俩也觉得就现在这样挺好。店里需要我干活,没精力去考虑生孩子的事情。另外,以我们现在的条件也养不起。”36岁的邹春兰说,她决定放弃当妈妈的权利。

  苦日子不再回想

  

  邹春兰说:“以前一周只有2天能吃得上肉,而现在想吃啥吃啥。”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人类对于其自身遭受过的痛苦,或者出于自尊,或者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一般都倾向于回避。邹春兰也是这样,采访的过程中她几次提及“当年就别多说了”,她的当年曾经没工作没收入没房子没希望,但即便是那段日子,邹春兰闭上眼还是会回到20年前的体工队生涯,“那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生活无忧无虑,训练苦也不觉得苦,一群人在一起疯疯癫癫,打打闹闹,我是里面比较活跃的一个,老讲笑话。”邹春兰说,即便后来走过那样一段坎坷的路,她也不后悔当初进体工队的选择。

  邹春兰回避痛苦的另一个原因是,“现在要啥有啥了,别老抱怨”。2005年,她进澡堂子当搓澡工,一干就是一天一宿,累是不言自明的。那段日子,邹春兰经常怀念体工队“天天大鱼大肉”,因为在现实里,他们夫妻只有在生意好的时候才敢买肉吃。“吃什么得看挣多少,有的时候一天能挣四五十块,那就买肉吃;有的时候一天只有十几二十块钱的收入,那时候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平均下来,邹春兰说,当时她一周只有2天能吃得上肉,而现在呢?“我们想吃啥吃啥。”

  邹春兰知足了,她甚至给我算了笔账:洗衣店的生意虽然也没好到排长龙,但也算远近闻名,加上租金低——一年租金3.3万元,加上各类费用总共7万,平均每个月都能赢利2000元左右。“所以我已经没啥愿望了,如果有队友来寻求我的帮助,我一定把我挣的钱拿出来,社会帮助了我那么多,是我回馈社会的时候了。”说这话的时候,邹春兰忘了,她和老周仍然住在洗衣店里,他们还没钱买房子,他们还没有家,就连惟一的“家用电器”电视机也是别人送的。

  新闻链连

  邹春兰女,1971年10月8日出生,14岁开始运动员生涯。

  ■1987年6月成为吉林省第一体工队的正式运动员

  ■1987年9月,在全国举重冠军赛,邹春兰取得抓举第二名、挺举第一名的成绩。

  ■1988年秋天,全国举重冠军赛,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总成绩打破了世界纪录。

  ■1990年11月,全国举重冠军赛,打破48公斤级全国纪录。

  ■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由于伤病,是邹春兰惟一没有取得奖牌的比赛,同年退役。

  ■2000年,在举重队食堂工作过一段时间以后,由于得不到妥善安置,29岁的邹春兰拿着自己的档案,告别了同事和朋友,黯然离开了举重队。

  虽然在退役后得到了8万元的伤病补偿,但由于常年从事运动训练,文化水平太低,不善谋生,邹春兰很快在经济上陷入困境,最后不得不在一家大众浴池靠搓澡谋生,每月收入不足500元。

  ■2001年,邹春兰与自己的丈夫老周结婚。

  ■2006年,邹春兰“冠军搓澡工”的身份被曝光后,全国妇联、体育局和社会各界对她进行全力支持,并帮助她在长春市开了洗衣店。

  ■2007年,邹春兰在重庆某医院接受了整容手术。

  同样是今年,在整容之后,邹春兰又才在一家婚纱店的义务帮助下拍了一套婚纱照,完成了自己的又一个梦想。

  (小郭)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