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开除世界冠军到叶钊颖让球 李永波:不想伪装自己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1月11日17:54  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讯 李永波,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他执教期间为中国队夺得了八枚奥运会金牌,培养了56个世界冠军弟子,现在,他正率领中国羽毛球队朝着北京奥运会发起冲击。

  “感谢支持我的人,感谢反对我的人,有那样的举动,才使得我变得更强,否则我不会变得更强。”李永波回忆执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时用了这一句话来总结。

  2000年悉尼奥运会是李永波最艰巨的考验,1998年部分队员和教练认为李永波工作和经济上存在问题,部分教练甚至退出了国家队。“今天为止我也不会怪我的那些队员,队员是无辜的,他们参与过反对我,而是我把他们培养成世界冠军的,他们带着阴影生活,怎么会幸福?现在我对那些队员都很原谅他们,包括孙俊他们,他们当时还年轻,年轻是要付出代价的。”李永波说道。1999年四月初,国家体育总局确认李永波不存在经济问题,仍然担任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历经一年的风波才日渐平息。

  悉尼奥运会上,当时中国第一混双刘永/葛菲的出局让李永波倍感压力,这是张军/高崚横空出世,淘汰了世界第一组合金东文/罗景民,“张军高崚他们那时候连前八名都不是啊,去的目的就是冲,打什么样算什么样,这么一个目的,替雅典奥运会做准备的。”李永波对张军高崚淘汰世界第一组合金东文/罗景民之后的表现说道。

  2000年9月18日,这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那天张军高崚赢了,孙俊也赢了,驱散了笼罩在中国羽毛球的阴霾,李永波的执教压力得到了释放,这天也是他的38岁生日。“你们场上的表现时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李永波执教七年最感慨万千的时刻,酸甜苦辣都涌上心头。

  1993年退役之后的李永波经过再三考虑选择了留在国家队当教练,作为大连人的他性格外向,国家队内很多教练认为性格张扬的李永波不合适当国家队教练。“当时很多国家队教练反对我做教练,觉得我做不了一个好教练,性格外向,脾气大。”李永波说道,“加上我是北方人,他们不太愿意一个东北人,因为有中国羽毛球的那一天,都是南方人主宰的,没有北方人的位置,北方人不会打羽毛球。”当时总教练王文教的支持下,李永波终于成为了男双教练组的一个普通教练。这时的中国羽毛球队陷入低潮,内部正在酝酿一场重大变革。

  1993年中国羽毛球队赛场上的成绩出现了大幅度下滑,教练组体现出了执教能力,老化上的问题,当时体育总局准备用新中国自己培养的教练,对教练组进行大换班。上任助理教练仅仅半年的李永波成为了副总教练,“我做一年,做得好,当总教练,做得不好,就再找一个新的总教练。”李永波这样解释自己当初的那个决定。

  “心里面打鼓,很多东西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李永波承认自己经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这个角色,“每个决定都要琢磨很久,苦思冥想,要怎么样让他们接受。”李永波刚上任时的训练方法受到了一些世界冠军的质疑,李永波不得不痛下决心:“我知道我不管,羽毛球队就完蛋了,只能硬碰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我才会开除那些世界冠军,那是没办法了,我必须开除,经过再三的劝告,没有办法,必须开除。他们不恨我吗?他们当然会恨我。”

  1994年广岛亚运会,蝉联五届的尤伯杯,整整一年在冠军领奖台上都看不到中国人的身影。一年后,33岁的李永波率领中国羽毛球队参加

苏迪曼杯羽毛球赛,出人意料地夺得了冠军。这座苏迪曼杯不仅是中国羽毛球队由衰转盛的转折点,也是李永波教练生涯的转折点,这次胜利使得中国羽毛球队重试信心,使得李永波赢得了更多信任和肯定。紧接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得了奥运金牌,葛菲/顾俊夺得首金,董炯也历史性地站上亚军领奖台。

  9月21日,最大黑马张军/高崚站到了混双决赛赛场上,这枚金牌的归属很大程度上将影响中国羽毛球队的士气,他们背负着中国羽毛球队的命运。第一局张军/高崚只拿掉1分,1比15落败。“第一局我跟他们说放慢节奏,不要去抢,用球的弧度和时间来破坏对方的节奏。”李永波现场指导。第二局13比13时张军高崚连续得分,扳平比分。第二局结束后李永波再度改变了战术,最终张军/高崚拿下了这枚赛前想都不敢想的金牌,创造了最大的奇迹和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的技术还不是很完美,技战术运用不能说是世界第一。但是他们的意志品质和精神应该讲是最好的。”李永波难以控制情绪,哽咽了,眼眶中难以抑止泪水。

  混双决赛后的女单半决赛结果就给了李永波一个难题,丹麦选手马尔廷淘汰了戴韫率先进入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两名中国选手之间进行。26岁的叶钊颖是中国战绩最佳的选手,1995年和1997年世锦赛冠军,头顶无数大奖赛和公开赛冠军头衔。23年的龚智超则是后起之秀,2000年一年就获得大奖赛和公开赛冠军。“你们俩一打半决赛,肯定累得你死我活,不论谁赢,对第二天决赛都是一个消耗,就没必要消耗这场球了。”李永波冷静地回忆到。

  羽毛球队内部展开了慎重的讨论和谋划,1998年和1999年比赛的结果拿出来分析,叶钊颖输得多,龚智超基本没输过。马尔廷明显表露出不想打龚智超,因为龚智超的防守她无法突破,不好打。在中国羽毛球队的复兴路上,叶钊颖功不可没,获得过苏迪曼杯和尤伯杯等一系列世界冠军,近年始终是中国羽毛球的第一女单。

  “执教这么多年,我不太赞成让球,每场让球都有人受到伤害,让谁让球心里都不太忍心。但在中国,我们最终目标是国家利益,叶钊颖和龚智超这场球,我们最终做出决定,动员叶钊颖让球。承诺如果龚智超赢了,给叶钊颖相同的待遇,奥运冠军的待遇。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李永波也是感慨万千。

  两局8比11的比分结束了叶钊颖的奥运征程,而此时龚智超还不知道这一切背后的事情,“我本身自己是运动员,知道付出了多少才站到冠军领奖台上,让任何一个人让球心里都很不忍心。”李永波对叶钊颖表示了感谢。最终果然龚智超击败了马尔廷,为中国队夺得了第14枚奥运金牌。之后的女双决赛,中国队包揽了前三名。

  最后一枚男单金牌,李永波并未抱太大希望,最看好的夏煊泽半决赛不敌叶诚万。而进入决赛的吉新鹏奥运会前被教练组认为没有

竞争力,不被列入悉尼奥运参赛名单,一度被陈宏取代。“上午李富荣局长来宣布名单,半小时前我说这个名单要重新考虑一下,夏煊泽孙俊战胜这几个人(主要对手)有没可能?孙俊很难,夏煊泽没有全赢过,只有吉新鹏在上半年把他们都赢过,如果吉新鹏能发挥很好,都赢了么?教练听听也对,我就打电话给局长说,我们还要改名单,最终改了吉新鹏。”李永波的这个决定最终让中国男单首次登上了奥运最高领奖台。

  “我有个性是有个性,我不想隐藏自己,大家觉得我很张扬似的,我也没有张扬到哪里去,我只是不想伪装自己,活得那么累。”这位将中国羽毛球队从低谷带上巅峰的总教头和羽毛球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可能一生都不会离开羽毛球,不管是一线还是退下来,都不会离开羽毛球,他已经属于我的生命了。”

  (新体)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走进城市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