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孔令辉自解执教这一年:接手后就送礼 最怕她们哭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0月31日09:42  体坛周报

  ★记者于小璇报道

  10月30日,上午10点的乒乓球国家队训练馆3层,虽然只有6张球台,但12名队员仍一如既往地训练着。郭跃、姚彦、刘诗雯和木子,这四名队员在孔令辉的严格监控下,完成着他制定好的训练课程。而孔令辉则身穿出征不来梅团体赛时的队服,细细观察着每一个队员。

  【一年前的10月12日,在无锡教练员会议上,孔令辉正式宣布退役。随后他便马上投入到了另一个全新的角色中——女队教练员。尽管孔令辉并没有觉察出刚从男队来到女队的不适,但是有人清楚地描述着这样一个片断:小辉刚刚作为教练员到女队时,人们会发现有时候他会安静地站在一个角落,脚下踩着一个乒乓球,踢来踢去。】

  真正开始教练生涯的日子是我31岁生日的那天,2006年10月18日。我先在正定基地封闭训练到年底的多哈亚运会,这是实习的两个月。在正定,我分别在每个组都待上了一个星期,听每一位分管教练给我讲队员的特点。

  最初到女队,我确实一些不适应,尤其是看到了女孩在打球上和男球员的区别,有些技术上的要求不那么容易达到我最初想象的样子。让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在我和队员们说我的想法时候,她们给我的反馈是“不可能”,这让我特别摸不着头脑。但是从我现在的观察来看,女子技术男性化正不断地有所成效。

  自我认为还是比较快地进入了教练员这个角色。回顾这一年,当中有好有坏。好的地方主要是上半年她们都基本上完成了各自的任务,其中郭跃还取得了自己的单打世界冠军。坏的是

世乒赛之后,除了刘诗雯表现比较突出外,其他的队员状况并不是很好。主要的原因一个是我的流动性大,比赛不停,我待的地方也不断变化,无法时刻看着她们。另外联赛的三个月让她们无法系统训练。毕竟她们年龄都比较小,基本功还不那么扎实。现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教练员的角色,和队员之间的沟通,也已经没有问题了。

  【2007年1月1日,在女队主教练施之皓整队之后,宣布了孔令辉正式分管郭跃、姚彦、刘诗雯、木子的消息。接手后,孔令辉的第一个举措就是给这四名队员送上了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图书】

  分管的这四名队员,基本上都是外向型的,沟通起来也比较容易。从她们四个人的个性来看,郭跃还是比较强的一个。有时候会有一些自己的小脾气。姚彦比较听话,可能是因为她刚刚从二队上来的关系,进步得也比较快。但是现在她还处于瓶颈期,需要有所突破。

  刘诗雯是一个很聪明的队员,特别是今年下半年的表现很突出。但是比赛中存在保守,胆子小的问题。在这点上她和郭跃一样,她们的打法都不允许保守,必须拼。对于木子来说,由于我总在不同的大赛中,相对于其他队员,分配给她的时间不够多。但是她也比较懒散,对自我要求不严格。

  上任伊始,我就送过一套书给我的这四名队员,希望她们能够轮流看。前一阶段,我们教练员发了500元的图书费,我也拿给了她们,让她们去买书,从书里汲取营养,丰富自己。从她们平时的总结中我就能发现,木子爱写错别字,我就让她买了字典。要求她们把总结中的错别字改正,并且再抄上几遍。

  【2007年5月27日,萨格勒布世乒赛,女单郭跃问鼎后,新闻中心里出现了一个身穿中国队国家队服的人。他坐在电脑面前,一只手中的鼠标点击着关于世乒赛的最新新闻,另一只手里拿着手机,快速地说到:“比赛刚刚打完,我们赢了!”这个人就是孔令辉。】

  今年比较重要的比赛就是萨格勒布世乒赛。比赛到了后面的阶段,基本上都是内战,所以输赢已经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队员之间的输赢对她们今后的比赛有一定的影响。拿郭跃举例来说,在前面的单打和双打比赛中,都没有遇上实力特别强的对手。我的队员中也只有姚彦对中国香港的林菱打得有点味道,其他场次的比赛都比较轻松。

  而刘诗雯和姚彦也完成了不输给外国人的参赛任务,双打比赛中输给了张怡宁和王楠的组合,这很正常。她们在队内比赛上就没有战胜郭跃的战绩,所以当时的成绩对于第一次参加世乒赛的人来说已经不容易了。如果在16进8的时候碰到的是外国人的话,可能结果会更好一些。但是对于姚彦来说,她才19岁,后面还有很多机会。

  【10月30日上午10点30分,上午的训练课都结束了,队员们纷纷从球台走向场地旁边,收拾自己的包,准备回宿舍。看到孔令辉在接受采访,她们都没有打招呼,】

  和她们四个人接触并困难,四个小姑娘的性格都比较开朗。但是让我觉得最尴尬的就是看到她们哭。在男队的时候,没有人哭,最多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向拍子,球台发泄一下。但是女孩真的不一样,大循环一场打不好,就哭了。要说全都打完你哭,我还能想明白,怎么一场打完就能哭呢,真的是太不可意思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她们先哭,哭完了再安慰。

  作了一年的女队教练,我现在依然把女子

乒乓球男性化定为自己的执教目标。在今年32岁的生日聚会上,我没有许愿,但我希望2008年之后,自己能去大学校园中充电,以便让自己做一名更加内敛的教练员。

  11点零10分,队医尚大夫匆匆地向孔令辉走来。“孔指导,郭跃的体温还是有点低烧,现在看是37度3,早上的出操您看看,不行就免了吧。”“行,继续观察着。下午要是好了,就必须坚持明天早上6点半的出操。”

  说这段话的时候,孔令辉立刻没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以及与队医快速地对答。这段话的背景是源于刚刚结束的城运会,郭跃和木子的发挥不佳,让孔令辉大为恼火,于是决定罚这个组的四名队员一起出早操。而当郭跃离开训练房时,她和孔令辉有了下面这样的对话:

  “郭跃,注意身体啊,下午训练的时候多练练发球。不发烧的话,明天还得坚持出早操啊。”

  “恩,知道了,没问题。”

  到了晚上,郭跃的体温已经烧到了快40度。木子说,郭跃的脸都烧红了。心细的孔令辉让队友给郭跃打了饭,送到房间,而且再三询问她的身体情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