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吉隆坡风雨中体验打车痛苦 国家队决定如此英明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8月13日10:02  足球-劲体育

  8月12日,19点55分,按照约定站在十字路口等车的我,有些百无聊赖。而吉隆坡的夜色也因为出租车的迟到而显得格外漫长。昏黄的路灯下,站在街边的我身影显得很是颀长,约莫有了比小鲍还要高的样子。不过个子高,脖子长,并不能盼来出租车公司口中“半小时后”的那辆的士。而望穿秋水看到大海之后,新加坡的灯火阑珊似乎开始向我招手———那里的出租车总是随叫随到,而且出租车司机总会讲些乱七八糟的笑话逗人开心。然而,这一切在吉隆坡的南郊———布特拉体育场附近,绝对碰不到。打表只要4块半的路程,绝对会要价15块以上,“回程是单行要绕一个大圈。”类似这样的理由,不时充斥着耳鼓。而不砍价,也不打表,到地方之后司机口中突然冒出的数字更是让人惊讶……不过,当你在风雨中渐渐化为一座雕塑,过往的车辆开始对你熟视无睹时,漫天要价的出租车司机都变得异常亲切。所谓等待,总是会降低期望值的。

  “来车吧来车吧,50块也回去。”烦躁、踱步、不安、忐忑,在经历过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之后,我反而平静了。不到20公里的距离,用跑的大概也用不了太久时间,记得半程马拉松的世界纪录也不过1个小时零几分钟。而如果不等车,直接用跑的,即便速度缓慢如我,现在大概也已经在围观的人群中汗流浃背地通过折返点了。于是,几乎是刹那间,醒悟了国家队搬家到离赛场最近酒店的决定是多么英明,因为他们即便是用跑的,这也不过是20分钟左右的热身运动而已。

  “这里车不好打的。”过路的司机摇下车窗,慢吞吞地吐出这句话,而后坚定地摇上车窗扬长而去。留下莫名其妙又满腔怒火的我继续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布特拉体育场内的灯光在一盏盏地熄灭,而忙着组装拉线台的工作人员也终于志得意满又兴高采烈地结对相约吃咖喱饭了。而在随风飘来的他们嬉笑的声音中,我的身影似乎已经和姚明一般高大。

  “TAXI!”几乎是吼叫着,我直接冲到了马路中间,拦下了一辆相反方向的

出租车。有些惊愕的出租车司机下意识地踩住了刹车,偏头看向一脸杀气的我。“要坐车吗?”没等他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饭店的名字和我一起钻进了出租车。而许是被我的气势吓到,约莫半小时的车程中,司机几乎没说过什么话,也安安分分地打表,而通常要价25块的路程,也只依照计价器收取了17块半的车资。

  于是,当我于20点45分,终于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其实很想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总之,所谓结果是好的,于是就都是好的。一天的采访下来,很多运动员和教练都这么说。看起来,他们受过的磨难显然要比我多得多。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