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孔令辉专栏:救命利器已传郭跃 执教至今发火三次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12日09:22  《乒乓世界》杂志

  郭跃长大了

  我当队员的时候对郭跃没什么直观的感觉,因为平时接触得不多。去年我刚去女队当教练,有教练就向我介绍,说郭跃这孩子很有灵性,但有点容易骄傲自满。在亚运会的封闭训练期间,她练得也不太扎实,总是有伤有病,或者找各种原因歇个一两天,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自满的表现吧。

  自从我主管她训练之后,我觉得她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当然这和以前她的几任主管教练给她打下的好基础有直接关系。去年联赛之后,队里对她的严厉处罚对她的内心触动是很大的,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到我这组之后,她拿了两届公开赛冠军,“直通萨格勒布”世乒赛第一站选拔赛也拿了冠军,那个时候她给我的感觉还不错。但卡塔尔公开赛她输给福原爱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那次比赛我没有去。当时我就觉得,她可能就像其他教练说的,打好比赛有了点成绩,就容易自我满足,就想歇一口气。但是,后来备战世乒赛阶段,她的表现很不错,一堂课都没缺,而且还自己给自己加班加课,技术上有比较大的提高。

  多哈亚运会以后,郭跃恢复了自信心。几站比赛打下来,四站公开赛拿了三站冠军,她自己也感觉状态非常好。这时候,我觉得就要给她泼泼冷水,不断提醒她,毕竟她还是处在冲击世界冠军的位置,不能有片刻停滞不前,或者有歇口气的感觉。还有就是我一再和她强调封闭训练的重要性,当然每个队员都知道封闭训练的重要性,但是还是要强调一下。包括平时练的一些东西,以及需要用什么心态去练。

  郭跃的骨子里具备了优秀运动员的气质,那就是比较自信。有的女孩一到比赛的时候就比较自卑,自信心不强,到了关键时刻就考虑这个考虑那个。她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相对其他女运动员来说这方面要好一点。她在为人处事方面也不错,可能在我接手的时候,她也长大了,无论是在训练的态度上还是综合素质方面,相对以前的表现要好很多。今年年初访欧比赛的时候,当时我还不太了解她的具体情况,给她定的目标就是一站进决赛,一站进半决赛,一站拿单打冠军,然后“直通萨格勒布”打进前两名。这些她都做到了,“直通萨格勒布”还打了第一。打卡塔尔、科威特站的时候,第一站她输了,压力比较大,当时队里有意给她定了一些规定——就是选拔赛必须打进前两名才能直接获得世乒赛单打的参赛权,但我认为这还不算特别严。她在“直通萨格勒布”第一站中山的比赛中输了两场,在锦州的第二站也是要保证前两名的基础上打比赛,有一定的压力,最终赢了张怡宁和李晓霞,也不容易。

  带她到现在,发过三次火

  我到女队之后也和她急过。有三次吧,第一次是在中山的“直通萨格勒布”比赛,她跟丁宁打。本来她打丁宁的战绩还不错,可是她一上去不重视人家,后来打得比较着急。她这种队员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她并不像张怡宁、王楠心态那么稳定,能够控制场上局面,她松了之后不是想抓紧就能紧得起来的。郭跃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她的打法也不是以相持见长的,她必须把每个球盯得特别死,每环扣得比较紧,才能发挥得比较充分。当时郭跃可能准备得不足,因为丁宁一场未赢,郭跃或许心态上没摆正,场上非常被动,结果输了,那场比赛还直播了。下来以后,我有点急,因为我觉得一个年轻队员,在爬坡阶段,尤其是在电视直播的情况下,无论对自己,还是对球迷,都应该负责,都应该全力以赴地打。当时我就严厉地批评了她,她也觉得挺委屈,就哭了,我觉得女孩子的本性就是这样,比较脆弱。

  备战萨格勒布世乒赛期间,我也和她急过一次,是在训练中期蔡指导(蔡振华)去看大家备战的时候。其实备战期间的队内比赛,她打得都不错。蔡指导去看的时候,她可能是急于表现自己,想打得更好一点给领导看,结果打得一塌糊涂,输得稀里哗啦。那是让分的比赛,虽然有点难度,但是如果她冷静下来打,问题应该不大。

  还有一次,就是去萨格勒布的前几天,练削球时为了给她增加点难度,我们安排她打那种半台的比赛,郭跃全台拉削球手杨柳的半台。她没在意,觉得拉半台难度也不大,结果输了,钻了台子。而且她连续输了两局后就开始有畏难情绪,就开始消极比赛。当时我很生气,对她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我觉得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你对她提出批评,指出需要改进的地方,她能听得进去,并能及时地吸取教训。有的运动员,特别是女孩子,有时候你说她,她就会闹情绪。郭跃就没有这种情况,说完她就能好点。她就是需要有人来督促,来不断地提醒。

  一般情况下,我不太和队员发火。尤其是对女孩,没必要天天和她们板着脸,而且我觉得我这几个队员比较懂事,也比较听话。平时有时候也和她们开开玩笑,我觉得在场下无所谓。但是在训练场和比赛场上,我要求她们一定要按照要求去做,要不然教练就没什么作用了。我觉得教练最主要就是给运动员找困难,找茬儿,我们练这个意识,她们练这个难度。当然,这个“度”我会把握好,因为如果她们表现正常,或者比赛的时候全力去拼了,就是拼输了也可以理解。比赛时正常发挥,输了那是战术问题。如果是因为思想上和心理上的原因输了球,那就要严肃批评,要杜绝这种情况发生。

  全面强化“杀手锏”

  由于刚从男队退下来不久,所以在教郭跃她们的时候,我会把男性化的技术强调得多一点,慢慢地,队员们也接受得快了一点。这次比赛结束之后,有的记者说我这组的队员都发挥得不错,说教练的人格魅力很重要。我认为不尽然,这次如果我的队员们都输了的话,那么队里对我的信任程度也会有所下降。当教练、带队员,提高成绩才是硬道理。我觉得国家队教练的整体水平都是很高的,像李指导(李晓东),吴指导(吴敬平),包括以前带过我和国梁的尹指导(尹霄),他们以前打球都没有当过世界冠军、也不是什么明星教练,但他们都很敬业,都能带出世界冠军,最主要的是对世界乒乓球的发展格局非常清晰。

  我刚到女队当教练的时候,觉得女孩球速慢,意识也不太好,看了一段时间后,慢慢适应了。因为她们能力有限,所以必须在自身能力的基础上调整和加强技战术的变化。我一直强调郭跃正手的使用率,因为她的特长就是前三板和发抢。在备战世乒赛的前二十多天里,她每天以练正手为主,包括拉球,步法的前后调整等综合训练。每天练多球时,我给她推几组十几分钟、二十分钟的正手半台、2/3台拉冲,专门练她那种大范围的步法。在练步法的时候,我会给她画一条线,规定她不仅拉球要有质量,而且步法要跑到这个范围。女孩训练就是要多督促,不督促不行,她们总觉得训练时板数越多越好,实际上训练的难度大了,质量高了,才能提高队员的能力。

  访欧比赛中,郭跃保守的时候总喜欢发正手的“钩子”球。在中山打比赛时,我就要求她在每一局里,最多只发两个“钩子”球,因为太依赖这种发球也不好。她本身就有好几种发球,有转不转,有侧旋,有“钩子”,再配合长短,威胁还是很大的。如果只发“钩子”球,在比赛中没有变化,到时候想抢攻,想拉的时候心里就没数,形成不了战术套路。而且一直发一样的球,对手也容易适应。所以,我要求她每局最多发两个,在任何时候发都可以,在开局发,在关键时刻发也可以。第二次大循环,她打比赛也按这个要求走,逐渐她对“钩子”球的依赖性减弱了,在这次比赛中转不转和侧旋发球结合运用,威胁还是比较大的。

  反手一直是郭跃的弱点,所以我们主要一直在加强她的反手第一板防守,要求她稳。因为她不是张怡宁、王楠、李晓霞她们那种,相持能力比较强的打法,实在不行就是搓长,形成多拍相持。郭跃在比赛时,到相持段,尤其到反手位就容易虚,在家练得比较多,但是到比赛时她还是比较依赖正手。第一次我看她比赛,是两站公开赛的时候,她正手的无谓失误比较多,半高球失误比率非常高。女孩的球有时候说没准就没准,所以我要求她在发抢和正手的使用率上要加强。机会好的时候就要把对方拉死,机会不好的时候需要一些连续性,配合性比较好的套路和方法。

  在发球方面,郭跃的三套发球,我觉得现在已经足够用了。我这组有四个队员,相对来说,只有姚彦的打法和我类似,郭跃、刘诗雯都是前三板比较好,木子是反手生胶,是以速度为主。对于后三名队员来说,发球、接发球是她们的优势,相持不是。姚彦的相持稍微好一点,反手的相持能力不错,正手则有待提高。所以,在平时训练当中,当初我反手的那个半下蹲发球也主要是教给姚彦。而郭跃对我反手相持中那板“侧砍”比较有兴趣,我也试着教了教她。但这个球有时候是完全下意识的,虽然郭跃练了一段时间,但这次比赛我没见她用。不过这项技术,我认为以后在比赛的关键时刻突然使出来能够“救命”就行了。

  联赛最多只能输两、三场球

  世乒赛前我一直让郭跃调整心态。她自己也感觉半年以来比赛成绩一直不错,有机会去拿这个世界冠军。我跟她讲,首先三块能拿到一块就可以了,不可能每个运动员都冲着单打冠军去,现在难度很大。除了混双以外,单打、双打拿了一块就是突破。以前她单、双打都没拿过。我觉得必须先拼混双,因为拿了混双这个冠军,就已经完成了任务,她的心理压力就不会那么大,可能会对冲击其他两项冠军有好处。我一直在给她减轻包袱,不是说一定要拿单打冠军,虽然她有冲击冠军的可能,但是报单打的几个队员中,四、五个人都有可能拿,谁处理球好一点,心态好一点,谁的机会就大一点。

  这几天队里开会总结,也谈到今年联赛的重要性。郭跃自己也写了一个联赛的目标:整个赛季输四到五场。我说我回去再考虑一下,我给她说,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会有相应的处罚。辽宁女队基本都是左手运动员,如果郭跃打一场双打,那么她的搭档也是左手,确实难度很大。正常来讲,她单打要打满十八场,如果她每次比赛上场两次的话,就会有更多场,我算了下比例,单就单打来讲,整个赛季输四到五场有点多,应该是两到三场。我觉得必要时应该给她些压力,因为她刚打到世界冠军,容易松懈。当然也不是强行压制住她。既然打了世界冠军,所有的比赛都要以世界冠军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输场球自己觉得无所谓,但媒体就会觉得是件大事,尤其是输给一般的球员时,就成冷门了,成了失常了,心理不稳定了。因为女队实力很平均,郭跃只是刚刚冲击成为单打世界冠军,还没站稳脚,就需要用联赛和公开赛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目前,从场上的发挥和对各种打法的稳定性来说,郭跃和张怡宁、王楠还有一定差距。王楠打了三届冠军,之后稳定地占据着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很多年。张怡宁打了奥运会冠军之后也拿到了世锦赛冠军,之后也一直比较稳定。而郭跃只是冲击,冲击世界冠军的时候还比较容易,大家的注意点还不在她身上,以后比赛的难度就会加大了。再有,张怡宁打削球基本是打得对方没脾气。但郭跃还不具备这种实力。访欧和亚运会打几个削球手时,郭跃都是磕磕巴巴的,比较紧张。她打削球的能力还有待于加强。

  郭跃的下一个目标很明确,肯定是2008年,而且我们整个队伍的目标都是2008年。现在参赛的队员还没最终确定。我认为,郭跃如果能顺利参加北京奥运会,就要以团体为首要目标。团体夺冠后,自己奥运会的第一块金牌就已经获得了,那么单打的心态就能更好一点。(实习记者李美多、李双整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