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威廉姆斯与奥沙利文嘴仗不断 硬汉男人也有软弱时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3月26日06:12 东方体育日报

  本报记者 沈坤彧

  马克·威廉姆斯眼里露出一丝警惕的神色,“为什么要找我?你想知道些什么?在比赛结束之前,我可什么都不会说。”威廉姆斯就是那种表里如一的人,他的模样折射出他的性格。一个直来直去的人,说话干脆生硬,就像他的头发。他拒绝你的时候,不会留下任何回旋的余地。马克说,他才不介意没有媒体报道他,对他而言,如果可以顺利打完一项赛
事而同时不被任何媒体提及,这才是他盼望的。

  “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我练球的地方。在那里没人注意我,也不会有人骚扰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和那里的环境那么协调,好像墙上的壁纸那样自由自在。”威廉姆斯是斯诺克球坛奥沙利文之外的又一个极端个例,两人截然相反的性格也让他们之间结下不少梁子。“有些人喜欢被关注,事实上,他们成天变着法引起人注意。我不是这种人,我讨厌媒体。不过老实说,也没有多少媒体愿意理睬我。”

  威廉姆斯曾经对奥沙利文那本自揭很多老底的自传冷嘲热讽,“哦,我显然还没有著名到可以出本书的地步。”先惹下嘴仗的却是奥沙利文,他挑衅马克:“没有人愿意为他写书,因为他太无趣了。如果你是个伟大的人物,人们都渴望了解你,但他太普通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4年前发生在斯诺克球员内部的一场战争而彻底恶化,而这场内战的起因牵涉到了斯诺克运动的未来发展趋势。斯诺克运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低谷,由于政府禁止了烟草赞助,球员们都在为这项运动和自己的未来焦虑的同时,寻求着解决办法。以亨德利为首的找到了TSN公司准备接手斯诺克,而奥沙利文和希金斯等人则坚决反对这种做法,威廉姆斯是亨德利的好朋友,因此奥沙利文和威廉姆斯理所当然站在了对立面。

  “从那之后,球员休息室的氛围整个变了。很多球员都开始交恶,这大概也就是我现在通常不在休息室里废话的原因。”如果有空闲的时间,威廉姆斯情愿把自己塞进宾果游戏厅里。“我宁可和那些善良的大叔大妈在一起,也不愿意在球员休息室里听那些狗屁话。即使是现在,也一样。”

  威廉姆斯在打斯诺克之前曾经做过一个不成功的

拳击手,这大概可以被看成是影响他性格生成的最初决定因素。他在斯诺克界,向来都不是个谦谦君子的形象。他曾经和自己的父亲兄弟在自己家乡的一家
高尔夫
球俱乐部与人大打出手,之后三个人被终身禁止入内。“这其实根本和我无关,我就看到一大堆拳头在自己面前飞舞,当然里面还有我自己的拳头。但是那么多人里面,偏偏我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了报纸上。”

  他在斯诺克球坛的一个著名绰号是“飞行员”,不过实际上,他却有轻度的色盲。“有时候,我认不清红球和咖啡球,不得不请裁判帮忙。”这样的事情对于威廉姆斯而言有些难以忍受,这个向来以硬汉自居的男人,原来也有难得软弱的时候。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410,000篇。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