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搜索 短信 分类 聊天 导航

竞技风暴新浪首页 > 竞技风暴 > 国内足坛-甲B > 纪实文学《黄牌 红牌》 > 正文

纪实文学《黄牌 红牌》第一章“大地震”(2)

http://sports.sina.com.cn 2002年02月05日23:56 新浪体育

  二、杭州大地震

  绿城、吉利杭城曝黑幕

  2月14日下午2:30,杭州黄龙体育中心,浙江世贸中心二楼文澜阁会议室,聚集了浙江及全国20多家新闻媒体的50多位记者,在浙江足球媒体见面会的横幅下,主席台上坐着浙
江绿城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原广州吉利汽车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桂生悦,主持会议的是我们浙江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体育新闻节目制片人郭晓。

  在我们频道记者的穿针引线下,宋卫平和李书福牵手,绿城、吉利在这里开始联手揭黑,长达2小时30分钟的浙江足球媒体见面会其实是一次大曝足坛黑幕的反黑大会。这起去年年末中国体育界发生的重大事件,引发了中国足坛的大地震,一场轰轰烈烈的足坛反腐斗争由此开始了。

  我们频道记者用摄像机记录了这起事件的全过程,为了向读者提供最完整、最真实的绿城、吉利杭城曝黑幕的第一手材料,我们把5盒录像资料记录成文字,提供给读者。

  绿城、吉利杭州联手揭黑实录

  宋卫平:我先来说几句抛砖引玉的话。大概12号的时候,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已经是晚上两点多了。我看到杭州的媒体报道了吉利的董事长李书福先生在广州的讲话。我非常感动,认为吉利在退出足坛以后,还是非常有勇气,非常负责任地把介入足球这个过程里边所碰到的方方面面的情况,向媒体向全国球迷做了一个应该说是很沉重很愤怒的说明。我们今天和媒体的朋友们一起,来做个沟通,谈谈中国足坛方方面面的问题,尤其是一些不光明的黑暗的一面。

  李书福:今天让我讲,我就讲。我那天在广州讲的实际上是写好稿的,念、念、念到最后,稿子念完了,就发火了,就讲了一些实话。这实话一讲事情就麻烦了,引起了很多方面的关注。我现在觉得很多话也是不该说的,结果都说了。我们那么好的体育资源,那么好的足球资源,现在没有给发挥出来,没有给挖掘出来。我认为,这个跟我们足球比赛的公平性、规则、行业的管理结构有关。我认为现在这种结构是不合理的,而这种不合理的组织结构,要管理这么庞大的足球行业,显然是不行的。别看这个足球踢来踢去,一年的开销是几十个亿啊。就是凭这么一个机构在那边管理,滋生腐败是必然的。

  宋卫平:在11月初,中国足协就给各个俱乐部发过一次传真,这个传真的内容讲:听说现在社会上有一些单位,用中国足协的名义在进行有关足球某些事件的调查,中国足协在此郑重声明:“我协会从来没有组织过,也没有同意过进行这样的调查,所有的会员单位遇到这样的调查必须事先报告,得到同意后才能够进行。”我看到这份传真挺纳闷,这差不多是在剥夺了什么。作为一个行业协会,怎么可以这样把很多人的关心有事实依据的一种调查拒之于门外。可能加入这个行业就得受一些行规的制约,但是它不能够完全地成为一个理由让我们不说话,不说实话。我们在今年的联赛中做过场外活动,但现在俱乐部上下已经形成一个共识,就是说,在今后的足球的活动里面,通常所说的场外活动,我们俱乐部应该是不会再进行了。这个场外活动的定义可以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对裁判的收买和贿赂一个是对比赛对手的收买和贿赂,因为我们发现如果再卷进去的话,那就会在这个犯罪的深渊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虽然在10月6号那场球后我承认过,我们做过场外活动,并且做的力度还不算太小。但是那场球给了我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如果俱乐部介入这些事情,你拿什么去管束你的队员,。那个6:0就给了我们6个响亮的耳光。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绿城在吉利与上海中远那场比赛后数次三番地提到这些裁判的问题,场外因素的问题,但是我们没有感觉到主管部门对这些问题引起重视?我不晓得吉利是什么时候介入这些场外工作的,大概跟我们差不多的时间。在联赛进行几场以后,发现很多情况不对。在足球场上,在这个名利场中,要去追逐胜利是不是可以不择手段呢?或许这是一个理论问题,我的话的意思是,中国足坛谁腐败都可以,就是裁判不能腐败。是不是,等到法院的法官都开始腐败的时候,那么这个社会的法制在什么地方呢?如果裁判开始腐败的话,那么足球场上的公平又在什么地方呢?很遗憾,像我们有这种认识的人到最后也是自觉地不自觉地开始给裁判去送钱。我一向来在这方面不会去害人的,但没想到在做足球的过程中,整个俱乐部上上下下很轻易地就达成了一个共识,说应该去送钱。中国足协如果问我们和吉利,你送过多少钱,通过哪个中间人送给哪场球的裁判,我想在必要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好说的。说实话,我都不晓得明年我们的比赛,会受到怎样的一个对待。但是我还是要讲一句话,就是不会那么很轻易地受欺负。

  记者:吉利退出足坛后,状告足协,你们表示哪怕是坐牢也会打这场官司。您们会把这些事情一直做下去吗?把该揭发的都揭发吗?

  桂生悦:我们认为中国足球目前丑恶重生,腐败不断其根源在中国足球的管理层上。这是为什么?我们在上海比赛以后,就向中国足协递交了我们的申诉报告,要求讨个说法,给我们一个答复。起码足协应该跟我们说明,那场比赛,那个裁判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符合专业水准,我们还希望中国足协把他们的工作安排,比如说派外籍裁判突然变故的事情,对我们做一个说明。这些方面,我们书面上递交了申诉报告,也数次上北京找阎世铎主席,找张吉龙副主席,他们都是一种敷衍了事的态度。确实这个令我们非常愤慨,以致于我们必须要采取今天这样的举动。

  宋卫平:对于中国足协的态度,中国足球这么一种环境,俱乐部不做抗争是对方方面面的不负责任。一个是对我们自己不负责任,因为我们不做抗争就只有两种结果,一个是同流合污,一个就是粉身碎骨。如果这样的一个足球环境得不到清理,那么它还将使我们的球员包括裁判员本身都将成为牺牲品。我跟中国足协的领导探讨过一些裁判的行为,我说这些裁判的行为,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就是家破人亡。如果中国足协在裁判问题上面不出手,不是教育和处罚并重,不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那中国的裁判员最终会成为足球恶劣环境的牺牲品。它一方面成为这个恶劣环境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另一方面,他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沉重的。我说实话,我为什么不愿意将很多裁判这方面的事摊出来,是考虑到其后果是什么?肯定够得上刑法的,浙江导致今后的足球联赛,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中国足球没有俱乐部、球员、教练员、裁判员的良知,中国足球就会变的一点价值都没有。有很多场球,我在看的时候,我心里是很悲哀,很矛盾的,因为有很多场球的结局是事先设定好的,这也包括我们在主场赢的几场球。一方面看到几万名球迷在那里欢呼雀跃,一方面心里真的有一种犯罪的感觉,我们在欺骗球迷。但是我要讲的一个观点,有环境在先,尤其是对我们这两家来讲,我们进去的时候环境已经是这样了。我可以举很多例子。比如说我们当初聘谷明昌做主教练,当时有很多主教练愿意来,愿意过来,我们选定谷明昌,谈话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客气,非常好。在第一场谈话的时候我跟他表明,我说:谷导,我是一贯倡导不要做场外工作,不要给裁判钱。在接受主教练的任命以前,他说好好好。接受了主教练的任命后,他就告诉我:宋总啊,裁判的钱你是不能不给的,走遍天下你都要给。我说多少钱,当时谷明昌告诉我,客场是对方给的跟你没关系,主场6万块钱,你必须要给,从来就是这样给的。

  桂生悦:客场给一点是希望买个公平,希望裁判不要太过分。

  宋卫平:那看来你们给过,都知道。就是说这个环境,我们到后来,也不由自主地卷进去,性质上来讲我很清楚,这也是犯罪。

  李书福:客场多少啦?

  宋卫平:有多有少喽,几千块总拿不出手吧。

  李书福:那就是上万喽。最多多少?

  宋卫平:最多啊,最多6位数。这个主要环境在先,我们进去了以后,更加剧了它的恶化。但是我要讲我们不是这个环境的始作俑者.

  桂生悦:这是实话,中国足球本身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而足协现在恰恰不敢的就是把这个网撕破。

  记者:桂总,正如您在广州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您也送过钱,也是通过中间人送给一个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一个人?那您现在是否可以说一下,是什么样的一个中间人,他是什么身份,想通过这个中间人,达到怎样一个目的?

  桂生悦:刚才这个问题宋总也说了,我们李董也说了,在必要的时候如果法律需要,我们会将这个具体细节全部说出来。(宋卫平:桂总,我看这法庭也是遥遥无期,我想如果退出来的话,坦诚布公可能会好一点)我可以这样讲,因为一年这么多场比赛,具体有些名字我也不知道,总之,每一场比赛之前,你会接到各种各样的电话。这个电话可能会这样说,我是代表这个裁判的,那个人也说我也是代表裁判的,就是说我可以帮你把这个裁判搞定,你给我多少钱吧。他们一般不会直接打电话给我,他一般会打电话给我们竞技部,以及我们其他负责竞赛的官员,而他们再来跟我讲。一般是这么个情况,每场比赛前消息是满天飞。我还可以在这里爆点料,比如说对方的一些球员,甚至是对方的俱乐部,他也会打电话来问你们说这场球想不想赢啊?想赢,好办,咱们商量一下,出一定的钱。当然到了联赛后期,我们的每一场比赛都很关键,所以这个金额也比较巨大了,一般来说都是百万以上了,你们只要出了这个钱,保证在客场顺顺利利赢下这场球。那我们不愿出这个钱,后来我们也赢了。赢了以后我还居然听到这样的说法:他们的老板去责问下面的这些教练官员说,吉利队怎么这样心中有数,是不是你们自己把球卖了。我们提出了明码标价,他们都不答应,他们还真的赢了球。(这样的事情很多,我在这里实在无法一一列举。(宋卫平:我估计你是没有给俱乐部钱是给他们队员钱吧)队员的工作我们还没有做过,倒是数次有队员自己找上门谈条件。

  记者:您有没有送错钱的时候?

  桂生悦:说实在到现在为止,我们也觉得有些钱送的是上当受骗了。他是中间人,他开个数额,比如说5位数也好6位数也好,10万,那你只能信他,给他10万,至于他的这个10万,是不是都交到了裁判手上,说实在我也不得而知。

  李书福:一种比较好的办法就是看效果,有没有给裁判钱看比赛结果是最明白了。

  记者:这个价码会不会大一点?

  桂生悦:这个就看你的要求了,比如说保证你这场球要赢。如果靠实力赢不了,他最后总会给你弄个点球啊。这个价码跟我们要求在场上能够公平一点,帮你控制一下局面,显然有较大差距的。

  记者:所谓的买卖是怎么样进行实施的呢?

  桂生悦:我刚才说过,通过中间人,通过一些可能我也不知名的中间人。这个中间人可能跟我们俱乐部的人员联系,说他和裁判很熟,他们都是圈内人士,或者说这个裁判曾经是我的学生啊,某某啊,总之,讲出来的关系会让你信以为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琢磨琢磨,哎呀,这么看来不给钱估计是不行啊。不给可能我们真的要输球啊,要出血也得出点啊。那就把这个钱给了中间人了。给的钱是现金啊,很简单。怎么接头?他找我们俱乐部的人接头,就用我们俱乐部的人把钱给他就完了嘛,这个很简单。收据显然是没有的。

  记者:你们给钱过程中,有没有记录,比方说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对方的联系方法等?

  李书福、桂生悦:那当然有的。

  李书福:我刚才讲了只要法院需要,只要公安局需要,我们会义不容辞地把一切都奉献出来。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人需要这些东西,这是事实,对不对?

  记者:这些个中间人你们都认识吗?

  李书福:肯定都认识。我们自己不认识,手下人认识。圈内人士拐弯抹角,我现在不认识你,但你找他,他再通过谁找到我,不就认识了嘛,这不是很简单吗?

  记者:我想问一下桂总,就是这一个赛季下来吉利在裁判方面花了多少钱,还有一个问题是要裁判吹一个点球的话要花多少钱?

  桂生悦:我们还没有花过这样子的钱,因为我记得我们上半年还有几个点球,不过那个时候还没花钱。上半年的比赛还无关紧要。但其它方面我们送出的钱总金额加起来也有个几十万块钱吧。(记者:那是几十万呢)具体的我还得查查帐,我概念当中是几十万元。也不是说每场比赛都在送。(宋卫平:就说50万以上还是50万以下)。

  李书福:这个就不说了。我觉得我们不要讲那么具体了,我现在不知道这个地方坐的是谁,我乱说的话又不好,是不是。如果是公开的讲,在公安局,那我就可以给证据。我们跟中远比赛结束以后,有一个人就给我们打电话,对不对?(桂生悦:是有过这么一回事。)

  桂生悦:我们跟上海中远比赛结束以后,当时我们都是处在愤慨与悲痛之中,我们俱乐部的一位官员,收到了一个电话,这个人我不认识,迄今为止我们还不认识他,以前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他就打电话来,他说我现在手头有上海中远俱乐部给裁判送钱的证据,你们想要的话,拿钱来买。那对这种事情我们不会轻易地相信,他也可能是个骗子,足球圈里各种各样的事很多。

  记者:两位老总,举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说中国足球是流行某种场外规则的赌场,俱乐部可能就是赌客,中国足协就是赌场的老板,你们就是参与这一活动的赌徒,假如这一活动是非法的话,那您和那个赌场的老板都是应该获罪的,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宋卫平:我先回答,我们只有态度好一点,争取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我们清楚我们所做过事情的性质。也不想讳言,这样的行为从法律上讲肯定是犯罪,就是说这种犯罪最起码是我们批准的、我们同意的甚至是我们进行的。但是考虑到种种的因素,比如说送给裁判的钱,有一个理由说是为了要买一个公平,考虑到在这之前已经存在这样的一个现象,我也可以把一部分原因推到这样的一个所谓的环境上去,但绝对不能排除一点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自己的动机自己的道德品质是否有问题?这是否是我们的一个人性弱点?我们不想讳言这一点,我们并不是很干净的,我们并不是无可指责的,我们在怪罪环境的同时我们也曾经成为过这个丑恶环境里面的有机组成部分,我们应该负我们的责任。如果说要负这样的一种责任的话,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没有办法的事情。你既然做了,就应该要承受相应的后果,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李书福:如果他们是赌场的老板,我们是参加赌博的赌徒,如果这个赌场是被批准的,我们会继续参与。现在的问题是他的这个做法是没有经过批准的,所以我就不做了,我就退出来了。

  宋卫平:我来给你举得例子,就是说在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当时绿城队的排名是第三,离第一名和第二名的距离都非常近,在那个时候我就非常坦诚地跟中国足协的主席阎世铎讲过我们上半个赛程里干过的所有事情。而且我非常直接地告诉过他,这一切我们都参与了,而且我也告诉过他,我一旦参与这件事情,就会把这个事情做得力度很大,而且我会做得很完美。我告诉他,我说我跟你讲的全是有根据的,是我自己做过的事情。你要管!我跟他讲,我们并不是说得了便宜要买乖,不是说因为冲不上甲A了或者说是挫折以后再来奋起,那个时候我们有大把冲A的希望,但那时候我们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这个可以去问阎世铎,我跟他说过的。

  李书福:我觉得你(对宋卫平说)在杭州跟中远打架的那场比赛,你也送钱给裁判,上海也送钱给裁判,这个裁判呢就帮帮你也帮帮他,我是这样的看法,但具体情况怎么样的我不知道。这个球场上往往是容易看出来的,本来是很正常的比赛,裁判故意把你搞得不正常。我们在广州有一场比赛也是这样的,看得很清楚。如果你不给他钱就是帮对方了,如果你给他了,大家给的差不多,那他这边也帮一下,那边也帮一下,肯定是这样的。

  宋卫平:我们也想到过,裁判帮了这边又帮那边,最后帮了个平局,最后赌球的庄家可能就开个平局。他帮了很多人。我相信,很多俱乐部的负责人,这里面也有吉利也有绿城,曾经数次跟中国足协反映过这个问题,但是他们反应的灵敏程度肯定不够。我今天以一种很沉重的心情来讲述自己讲述周边的环境,当然希望能够引起他们的重视,但是本人不抱乐观态度。倒是回过头来,到晚上深更半夜的时候想一想,我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它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负面作用,会有很多小鞋,90%的可能是这样。但我今天还是要坐到这个台子上讲实话。我们不来共同面对这个课题,不来共同努力那是我没良心。在足球的这个圈子里面我们做过跟犯罪有关联的事就是送过人家钱。如果法院判我们有罪,我们没有什么话讲。

  李书福:现在宋总的意思是不是希望法院、司法能够介入足球这个行业?

  宋卫平: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不希望他介入,介入了你们吉利俱乐部的法定代表人,(李书福:是我)以后会与我们在班房里相见。有关方面查出吉利到底送了八十万还是九十万,然后会查出来绿城送了多少钱。然后判你多少年,判我多少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说实话,因为我们事先的犯错误或者是犯罪,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堪这个沉重的代价,所以才会有今天,才会有今天我们的行动。我们努力想洗刷自己,努力想表白自己,想减轻自己的罪孽。如果没有这样一次两次三次的大声疾呼,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裁判的问题要根治是不可能的,只有我们大家一起,球迷、媒体、球员、俱乐部一起来努力,做坚持很多年的努力,足球的环境才会干净一点。

  宋卫平、李书福联手内幕

  绿城吉利杭州联手揭黑的消息,如一个重磅炸弹炸响了中国足坛,震动了全国。当天晚间18:00开始,浙江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的屏幕上不断预告绿城吉利杭城曝黑幕的消息将在19:30播出,频道记者17:30从会场返回单位后加紧赶制这条重要新闻。19:30,体育新闻栏目《体育最前线》播发了题为“绿城吉利杭州曝黑幕”的新闻,守侯在电视机旁的观众看完报道后纷纷打电话要求播放更详细的内容,值班主任征得频道领导同意后,一边请报道组抓紧时间剪辑30分钟的专题报道,一边临时调整节目。晚间22:00,一个内容详细、以现场实录为主的专题节目播出了。节目播出后,我们频道演播室外的三门电话被观众打爆了。许多球迷、观众打来电话,对足坛扫黑、绿城吉利大胆自曝黑幕的事实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为了满足更多观众的需要,频道又在当晚零点、第二天的白天四次重播了该专题报道。浙江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在最快的时间、用最详细的内容及时报道此事件,在观众中引起了轰动。第二天杭城许多媒体也竞相报道此事件,中央和全国的媒体接着也纷纷参与了报道。

  2月14日发生在杭州的浙江足球媒体见面会,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轰动效应、有如此大的震撼力,关键在于见面会上绿城和吉利大曝足坛黑幕,大抖“猛料”,还在于宋卫平和李书福两家俱乐部的联手。关于见面会上曝黑幕的内容,许多读者通过事后的媒体报道几乎都有所了解,但宋卫平和李书福究竟如何联手的?他俩怎么走到一起的呢?“2·14”揭黑事件的前期内幕,情节曲折,耐人寻味。我们频道体育新闻制片人郭晓参与了整个宋李联手过程,见证了这场足坛大地震发生前的所有内幕,并在其中穿针引线。

  12月12日晚上20:00,与宋卫平熟悉的郭晓打电话给宋卫平,告诉他吉利在前一天正式宣布退出足坛,李书福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黑哨、炮轰足协。早在1月25日,宋卫平与我们频道总监周伟成、新闻栏目制片人郭晓有过接触。宋卫平透露足坛存在的黑哨现象,他想找时机公开曝光。

  12月13日凌晨1:30,宋卫平打电话到郭晓他家说:“吉利退出足坛是揭黑的最佳时机。但在广州新闻媒体的参与不多,报道力度不够,他想请李书福到杭州再开一个发布会,让郭晓联络媒体、组织新闻发布会。”他在电话里表示,吉利已经退出,没有顾虑了,可以让李书福大胆讲。凌晨2:30,宋卫平又打电话给郭晓,希望郭晓跟李书福联系一下,邀请他到杭州来。宋卫平在电话里还向郭晓讲了他的一个设想:“请阎世铎、陈培德、李书福在杭州开一个记者招待会,三方坐在一起很有意思,你们不妨做这样一档节目,收视率一定很高。”

  12月13日上午10:00,郭晓打通了李书福的电话,表达了请他到杭州来开新闻发布会的想法。李书福在电话中说:“我们已经把有关黑哨的证据准备好了,如果法院需要,随时可以拿出来。但新闻发布会在广州已经开过了,再开一次没有必要。”李书福拒绝了第一次邀请。10:30,郭晓到绿城俱乐部告诉宋卫平,李书福不太愿意来杭。宋卫平随后打电话给李书福与他沟通:“你们已经退出了,关系不大,我们绿城还要玩,不方便。你来杭我在边上敲边鼓。”李书福在电话里表示同意。11:00,宋卫平请郭晓起草一份邀请函,并把新闻发布会的题目定为“吉利退出足坛——浙江媒体见面会”。见面会定在第二天的14:30。随即,宋卫平派了俱乐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协助郭晓联系开会的地点及新闻媒体。中午,工作人员确定见面会在一个可以容纳70人开会的浙江世贸中心二楼的文澜阁举行。

  下午16:30,宋卫平签了字的邀请函传真至深圳。原吉利汽车足球俱乐部董事长桂生悦代表李书福在函上写上“按宋总的意见办”的字样发回杭州。李书福到杭州基本定局。此后,郭晓与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足球之夜》栏目的制片人取得了联系,请他来杭参加见面会,刘建宏表示,他本人很想过来采访,由于要赶录年末的《世纪猜想》节目无法脱身。他派了《足球之夜》的记者戴晓微乘2月14日上午8:00的飞机赶来杭州。浙江及全国其它的媒体宋卫平请《杭州日报》体育记者俞翔联系。第二天,参加见面会的媒体有:中央电视台、钱江都市频道、杭州电视台、西湖明珠电视台、新华社浙江分社、浙江日报、足球报、体坛周报、球迷报、球报、钱江晚报、杭州日报、都市快报、青年时报、浙江法制报、今日早报、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杭州人民广播电台、西湖之声和浙江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等。

  12月14日上午11:00,见面会临近。宋卫平从富阳赶往杭州的路上接到李书福的电话。李书福有一个提议:“见面会题目改一下,揭黑这事是你邀请发起的,我来杭州是支持绿城,所以原定的‘吉利退出足坛——浙江媒体见面会’不合适,不能光是我们一家说。”宋卫平与郭晓商量,后来把标题改成了“2001年浙江足球媒体见面会”,改标题不只是形式,其实李书福的提议别有用心。此前,宋卫平与主持会议的郭晓商定,会场安排宋卫平坐台下,李书福、桂生悦、主持人坐主席台。这标题一改,宋卫平必须坐主席台,原来不准备讲话,现在只能讲了。宋卫平、李书福就这样斗智斗勇、拉拉扯扯走到了一起。

  下午14:00,李书福从宁波赶到杭州。桂生悦从深圳飞到杭州。14:20,宋、李、桂三人在浙江世贸中心会面,14:35,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黑大会开始了。

  陈局长怒斥黑哨声援扫黑

  12月2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了有关足坛扫黑的调查报道,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通过镜头怒斥黑哨的一幕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反黑局长”用手指着镜头说:“我通过电视摄像机的镜头,我已经看到那些昨天听到看到媒体见面会上对黑哨的揭露的那些裁判们,他们现在正在阴暗的角落里发抖。他明年还敢吗?他们正在惶惶不可终日。”

  12月15日,陈培德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的赛场边上通过中央电视台和浙江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的摄象机镜头向人们慷慨陈词。在绿城吉利曝黑幕的第二天,这位体育官员第一个站出来声援扫黑。陈局长的讲话给“2.14”绿城吉利联手扫黑又加了一个重重的砝码,多了一种有力的声音,这场足坛大地震又增添了一份震撼力。

  黄龙体育中心是浙江足球经历一年风雨的见证,是陈培德一心要振兴浙江足球的见证。但黑哨和腐败使处在萌芽状态的浙江足球陷入了困境,陈局长选择这里向黑哨宣战,为扫黑呐喊,意味深长。

  陈培德黄龙陈词实录:

  向黑暗和腐败挑战

  我首先敬佩绿城吉利站出来用事实向足球的黑暗和腐败现象挑战,另一个我敬佩他们,因为这毕竟是要担风险的,甚至要承担法律责任。因为宋卫平昨天说的,自己拿钱送给裁判,这本身从法律上讲应该也是犯罪。很多人都想逃避罪责,他们敢于在没有任何人给他压力的情况下,不仅能够自己承认,而且在媒体中公开承认,这应该是少见的。而且我还想向法律界提出我个人的看法,俱乐部的行为,请客送钱而是迫于无奈,足球办要生存,俱乐部要生存,他们参加联赛也是为了胜利,许多情况下是花钱买公平,所以他们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从追究责任上讲,这一方应该从轻考虑。这样的话才有可能使更多的俱乐部也能象这两个俱乐部一样站出来说话,这样来揭露中国足球的黑暗,中国足球的腐败。中国足球反腐败斗争才可能进行到底,这不是中国足球独有的,这也是一种国际现象,应该说也是外来的。但是如果回来头来总结,我是一省的体育主管部门,对于发生在体育界的事情,我从领导的责任上来反思,中国足球是中国体育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先走一步,在走这一步的过程中,我们先让他搞起来,由于经验的问题,由于我们管理水平的问题,一开始没有加以规范,所以暗箱操作,片面地理解市场经济,对足球的影响、介入,开始不以为然,甚至成为公开的秘密,一种行规,一种行业大家的一种习惯,大家都这样做的,所以不以为然,见怪不怪,那么就愈演愈烈,路也越走越歪。现在我认为,这种现象已造成了足球的异化。首先,我认为是一种精神损害,本来体育是精神文明建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来一场足球比赛的胜利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民心的凝聚作用是非常大的,但是正如宋卫平董事长说的,看到万人在那边欢呼、雀跃,在鼓劲、加油的时候,这场球的胜负早在比赛前就已经决定了。自己感觉到有一种负罪感。所以应该说,人民的这样一种热情,这样的一种精神被侮辱了,所以我认为最大的损失是我们的精神文明受到了玷污。

  没想到足球圈这么黑

  黑哨在貌似公正的伪装之下,他可以抓住某一个他可以解释得了的机会,吹对一方有利,对一方不利的哨子,我很遗憾,我们有的足球官员很不喜欢听球队、球迷、俱乐部以及地方体育官员对一场球踢下来对裁判的意见,认为说现在有一种观点,球输了是裁判不公,我想可能他对裁判中的黑哨内幕不了解,所以才讲这样的话,而实际上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明眼人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圈内的人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但是由于利益上的驱动,互相之间包庇互相保护,那么已经被保下来了,再加上我们足球规则中有即使错判了、反判了、漏判了,也是既成事实,以后再说。而且以后是不公开处理的,技术监督、仲裁委员会最后认为这个裁判吹得有问题,以后不让他吹了,就这样处理掉,从来没有对哪个裁判进行公开曝光。以后如果赛制改革,在裁判问题上我建议对有意错判反判的就公开处理,这次九运会就做出了好的先例。应该首先说明浙江开始的时候很长时间一直没有足球,我对足球的关心也是有了绿城以后,我当了体委主任,体育局长几年了,我从第一个月开始就呼吁浙江需要有足球,好不容易绿城有这个热心加入到联赛的队伍中,但是宋卫平他开始也是凭着满腔热情来搞这个足球的,他也没想到进入足球圈里面后是这么黑,以前认为足球就是这么踢,最多就是请客吃个饭。送点茶叶也就完了。对于我来说,更是没有想到,也是从后来才逐步了解这些情况,而且越了解越具体,感到问题很严重。

  黑哨在阴暗的角落里发抖

  宋卫平他感到有一种负罪感。但是要放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中来看待这个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现在的主要矛盾就是要把足球这个黑盖子揭开。光靠旁观者--球迷包括我自己来说大家说是黑的黑的,但是你能够拿出证据来吗?必须让当事人出来说话,他们在批判自己,否定自己的同时把这个黑幕揭开。所以,我坦率一点说,对敢于出来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具体说就是拿来钱买裁判的,我可以说他们是无奈,是不得已而为之,象这种情况他们有这样的勇气敢出来说话我认为对他们至少应该从轻对待,甚至应该加以保护,否则后边的人就不敢讲话了,那这个盖子就揭不开了。在这一点上,中国足协也是持和我一样的态度。能够象绿城象吉利这样出来敢于承认自己的所为,并且与此同时勇敢地为中国足球的明天、为了中国足球的命运,也为了自己以后有一个公平公正的良好的竞赛环境,起来向黑哨宣战,向足协的腐败宣战而舍弃自己的安危得失。我想明年的裁判恐怕也不敢有这个胆量了。我通过电视摄像机的镜头,我已经看到那些昨天听到看到新闻发布会上对黑哨的揭露的那些裁判们,他们现在正在阴暗角落中发抖。他明年还敢吗,他们正在惶惶不可终日,当然反腐败是一场长期的斗争,但是我认为这个阶段性的效果明年能够显现出来。当然我很寄希望于也相信中国足协能够拿出自己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一唱一和的背后

  宋卫平、李书福在世贸大曝黑幕,陈培德在黄龙怒斥黑哨,这一唱一和的背后其实是有默契的。12月13日中午,宋卫平决定要召开媒体见面会后,给陈培德打了个电话。此时,陈培德正在东阳横店影视基地参加一个会议。他答复:“对此事表示支持,如有时间尽量赶来。”

  2月14日中午宋卫平接到陈局长来电,告诉会议重要,赶不回来了。但他表示在合适的地点用合适的方式会公开支持。

  被称为“反黑局长”的陈培德作为一省的体育长官,在全国保持了不少的“第一”。在全国各省市体育界中第一个召开反兴奋剂大会,建议将兴奋剂问题作为体育界的腐败来对待;“5.19”事件中,他成为公开指责裁判不公的地方体育官员第一人。10月份,足协对五家俱乐部发布处罚令后,他希望中国足协在出发违纪违法俱乐部和球员的同时,拿出勇气来向违纪违法的足球官员和执法裁判开刀。他说,对那些贪赃枉法者,应“杀无赦,斩立决”。这个反黑警世通言同样开创了一个先例;11月广州九运会上,陈培德痛陈游泳比赛存在兴奋剂现象,成为唯一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体育官员。

  陈培德的反黑言论已深入人心,但他反黑的行动还鲜为人知。据我们了解的情况,早在10月25日,陈培德、宋卫平就着手准备调查黑哨。在这次碰头会上,陈培德说:“我支持调查黑哨,如果中国足协不同意,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从浙江做起。浙江就有原来在联赛中执法的裁判住洋房,开轿车。”他表示展开调查公安方面的工作他去做,他希望宋卫平提供几个黑哨的线索,让我们频道的记者去调查。

  10月3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与陈培德联系,准备参与黑哨调查。11月2日,《新闻调查》的两名记者到杭州。晚上在浙江国际大酒店,陈培德、绿城俱乐部总经理沈强、杭州市公安局领导和《新闻调查》、浙江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及体育局下属的《体坛报》的记者一起商量调查黑哨的意向。

  11月3日,宋卫平与记者进行了谨慎的交谈,最终并没有下定决心。他认为,为了扫黑把绿城牵连了他不怕,扫黑不是最终目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把桌子掀翻后,所有脏东西能否全部扫清?足球环境能否真正清除?足协能否有能力他表示怀疑,他欣赏阎世铎,但足协旧有的势力强大,阎世铎是否有能力战胜。陈培德针对宋卫平的担心,一方面鼓励绿城站出来揭露黑哨,另一方面承诺,阎世铎对黑哨的态度如何,由他去沟通。

  11月5日,陈培德、宋卫平到北京与阎世铎进行了面谈,主要目的是要听取阎世铎对打假扫黑的态度。阎世铎表示要真打,希望浙江方面提供证据。

  反黑局长陈培德为了浙江足球,为了正义,为了扫除足坛腐败,在黄龙振臂一呼!李书福、桂生悦面对足坛的黑暗,毅然退出,拍案而起!宋卫平为了自己的梦想,对足球的迷恋,在黑暗面前不低头,重拳出击!众多媒体为了社会责任,呼唤公平,他们声张正义!这几股力量的汇合,才有了绿城、吉利扫黑引发的足坛大地震,才有了大地震所带来的强大冲击波!

   新浪足球彩票系列短信助您决胜千里!
      订中国队与世界杯新闻 国脚动态随时知晓


发表评论】【体育沙龙短信和E-Mail推荐】【关闭窗口
纪实文学《黄牌 红牌》专题  甲B积分榜


新 闻 查 询
订实用短信,获赠超大VIP邮箱、个人主页、网上相册!
春节短信传祝福
打折还有大奖送
对方手机
发送内容[最多60字]

选择闪电方式
您的手机
您的密码
索取密码  

在几十个国家地区,只要您拥有手机,就可以在春节期间享受新浪短信头条新闻的方便快捷,让世界随您移动!>>快速订阅


分 类 信 息
:动画短片剧作大赛
   骄阳世纪翻译咨询
   名车风范郑州日产
   驾驭休闲快乐时光
   掌上电脑精品屋
   1.8元租别墅办公
:微利机票哪里找
   天衣无缝帕兰朵
   买手机请到协亨
:国际长途0.33/分
   UTS管理硕士课程
:海尔春节送真情
   轻轻松松闹除夕
:波特曼保龄球休闲
   金九阳-数码专家
:全新人才招聘信息
:江铃入世旗开得胜
:做减肥,选婷丽
分类信息刊登热线>>




竞技风暴意见反馈留言板 投稿信箱 电话:010-82628468 010-82628888转5109 欢迎批评指正

网站简介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联系方式 | 帮助信息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com, Stone Rich 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