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小组出局背后另有寒心之处 国足何时象男人一样战斗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7日04:15  东方体育日报

  本报记者 李冰

  坐在吉隆坡机场的候机大厅里,看着离自己不远处一脸轻松的队员,朱广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当他最需要一群“疯狗”为中国队冲锋陷阵的时候,他的球员却突然变得异常“理智”起来。于是,在0比3输给乌兹别克队之后,他的朱家军也就此告别了亚洲杯,中国足球也无奈地开始了新一次的等待。

  用“疯狗精神”来激励队员,朱广沪自己也承认这种说法不太恰当,其实,他需要的是球员在比赛中的那种血性。

  可惜的是,从2005年初出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到2007年7月亚洲杯黯然出局,两年多的时间里,虽然朱广沪跟国家队中的很多球员甚至以父子相称,虽然朱广沪像护犊的母鸡一样照看着他的嫡系们,但至少这次在吉隆坡,在他最需要有人挺身而出与他共渡难关的时候,那些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球员,却以一种很不男人的方式,“回报”了曾经给予他们无限信任的朱指导。相比小组赛后出局的结果,真正让人失望的,是中国队在本届亚洲杯赛中表现出来的血性缺失。

  三年前的亚洲杯半决赛,中国队迎战伊朗队,上半场第24分钟,中国队前锋郝海东在与对方门将争抢时头部受伤,血流不止,被送到

医院缝了五针。仅仅四天之后,戴着头套的郝海东却站在了中日决赛场上,一如既往地玩命,丝毫不顾及头上还没有拆线的伤口。同样是在那届亚洲杯上,李玮峰的肋骨在与伊朗队的比赛中被撞断,但是他依然主动请缨准备带伤上场,是在教练组的坚决反对下才作罢。虽然中国队最终没能捧起冠军奖杯,但是没有人会去怪国家队的这些球员,因为他们用自己的血性拼到了最后一刻,他们问心无愧。

  事实上,朱广沪的这届国家队中,同样不缺少这样的“钢铁战士”。今年5月13日的中超联赛,

申花队主场迎战青岛中能,上半场第24分钟时,杜威在防守时被对手击破眼角,绷带已经无法止住流血,而当时申花队已经没有中后卫可换。在这种情况下,杜威咬着牙,硬是让队医把固定头套用的钢钉直接钉进了肉里,坚持着打完了剩下的60多分钟比赛。比赛结束后,当球迷沉浸在申花队获胜的喜悦中时,杜威却被直接送进了医院重新处理伤口。

  然而在吉隆坡,朱广沪的国家队却没能像男人那样去战斗,我们看到的,是他们被伊朗队追平比分后的惊惶,是被乌兹别克队领先后的木然,是27年来首次在小组赛阶段就被淘汰出局的轻松,却从未见过如郝海东和范志毅那样的愤怒。

  一个事实就是,当一向以体能好著称的韩国和日本球员在比赛中抽筋倒地的时候,中国队在三场比赛中却没有一人出现抽筋的现象,而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球员体能确实充沛,二是队员并没有在比赛中尽全力去拼,相比之下,显然第二种可能性要更大一些。在一群懦弱的男人面前,没有解决“拼不拼”之前,朱广沪却在那里琢磨着“怎么拼”,自然是对牛弹琴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