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
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妻子沉迷私彩骗亲友800万 母亲曾跪地求她自首

http://sports.sina.com.cn  2012年04月03日08:42  南海网

  自2011年11月30日起,不断有人向万宁市公安局报案,称万宁女子陈芳(化名)骗取了大量资金用于买“私彩”,随后便“人间蒸发”。此事一出立即引起了万宁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万宁市公安局在三亚将陈芳抓获。

  一个年仅31岁的女子为何要骗取这么多钱?这些钱都来自哪些人?钱又都用到哪里去了?……为了解开这些谜团,南国都市报记者近日多处走访,并且在看守所对其进行了独家采访。

  一发不可收拾 31岁少妇迷上买“私彩”

  陈芳是海南万宁人,今年31岁,从儿时开始她一直跟父母定居在三亚。据了解,陈芳的父亲常年在外做生意,家里的经济条件算得上是中上等。8年前陈芳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李某(化名),4年后两人生下来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可是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在两年前便埋下了祸根。

  两年前,陈芳听人说买“私彩”中奖特别赚钱,便尝试着买“私彩”。起初几次还都中奖赚钱了,正因为这样,此后陈芳买的金额越来越大,且越来越迷恋这种来钱的快感。在陈芳逐渐加大每注的金额时,运气却直线下滑,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买一次亏一次,倒霉到家了”。随着不断地亏钱,陈芳自己跟随父亲做生意赚的钱也亏得所剩无几。不甘心的她便开始想办法筹钱,憧憬着能将输掉的钱全部赚回来。

  允诺高额回报 用虚假项目向亲友“借钱”

  2011年11月30日,村民黄某金、黄某光、冯某飞、文某燕等十多人来到万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称自2009年开始,陈芳以做红酒、房地产、汽油等投资项目为由,鼓动他们加入自己的生意,并允诺会回报高额的利润。

  所谓的高额利润,就是陈芳曾答应借钱给自己的人,每月会按照一定的比例,分给他们赚得高额的红利,投资的越多,得到的利润也就越多。

  为了让亲朋好友相信自己的投资项目,陈芳隔三差五给他们打电话,详细介绍自己的生意,目的就是鼓动他们加入。据万宁公安局承办此案的民警介绍,陈芳还带朋友去三亚观看自己的生意,指着远处的房地产说:“那就是我的项目”。如此一来朋友都信以为真,纷纷投钱。据统计,黄某金投了40多万、黄某光190多万、冯某飞120多万、黄某珍80多万、文某燕35万。

  此案让万宁市公安局的民警也颇为震惊,因为受骗的人几乎都是与陈芳相熟的亲朋好友,大多受骗人都涉及陈芳与丈夫两个家族众多亲戚。

  先如期兑现高额利润 骗得亲友不断追加投资额

  据了解,这些投资人所投入的众多金额都不是一次性投入的。起初大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投资了几万元,看看效果如何。没想到陈芳真的兑现自己的承诺,每月给他们返还高额利润。看到效果如此的好,亲朋好友们便放心大胆地投资,不断追加投资额,为求拿到更多的利润。据悉,单人最高投资额达到190多万元。

  据其中一名受害人文某燕反映,2009年11月2日,陈芳邀请她喝茶,并提出希望她拿钱一起做走私汽油的生意,每月可得到9%至12%的利润。就在文某燕犹豫的时候,陈芳一直“开导”她,保证资金安全。

  于是,文某燕将4万元汇给陈芳,一个月后她真的收到了3000元钱的利润款。与此同时,陈芳又提出借16万元用于投资“房地产”、“铁路股金”,并答应总共投入的20万元在一年后返还40万元。尝到“高利润”甜头后文某燕真的追加投资了16万元。不久后听陈芳说三亚的红酒生意很好,文某燕又投资15万在“红酒”生意上。此后陈芳共付了4万元的分红,便“消失”了。

  据警方透露,陈芳就是采取先实现诺言返还巨额利润,随后要求追加投资的方式,使得众多亲朋好友纷纷心甘情愿不断加大投资额,最终骗得800多万元。

  初步统计受骗人达17人 来报案的受害人数仍在增长

  接到报案后,万宁市公安局迅采取抓捕的行动。在今年1月10日凌晨,警方于三亚某小区将陈芳抓获。当场在家中查获银行存折4本、银行卡5张、借欠条多张。

  在警方还没抓获陈芳时,检察机关便提前介入,一直跟进此案的进展。2月16日,检察机关做出逮捕陈芳的决定。目前陈芳关押在万宁市看守所内,记者了解到,陈芳涉嫌的罪名不止资金诈骗一项,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据悉,从去年11月份有人报案开始,经初步统计受骗人多达17人。记者从万宁市公安局得知,陈芳被抓后仍有人前来报案表示被骗,并且受骗人数一直在增长,目前已经攀升到20余人。

  陈芳: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很后悔

  本报记者近日前往万宁市看守所见到陈芳。眼前的她皮肤白皙光滑,五官端正,脸上没有记者原本想象中的愁苦、郁闷的表情,显得很平静,自如地与看守所民警交谈。

  家境不错生活舒适儿子可爱

  “你长得挺白的。”听到记者的夸赞,陈芳顿时笑了,一个劲地说没有。“我以前更白,自从被关进来后没吃好也没睡好,脸都黑了,不过我们整个家族人都长得很白。”说着,陈芳用双手揉了揉两脸颊。

  记者还没开始说话,陈芳便突然深深叹了口气,“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可是已经没有用了,事情已经这样了。”陈芳懊悔的态度与之前和民警谈话时的表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无法适应。

  陈芳坦承,自己从小到大家境都还不错,加上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如果没有这些事情的话,她应该过着比较舒适的生活,可是自己已经亲手将一切的美好全部摧毁,而且无法回头。

  就在与陈芳谈话的过程中,她突然问记者是否见过她的儿子,儿子过得可好。“自从来这儿,我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儿子的样子,没有一刻不想他的。我想儿子,每天都想。”

  陈芳说,儿子从出生开始就没离开过自己。“我已经被关两个月了,儿子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我不知道会怎么样。明天就是儿子三岁零8个月整了,只要关于他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很清楚。”记者发现,只要提到儿子,陈芳便会瞬间泪流满面。

  事情到最后已超出她掌控范围

  陈芳说,自己原本在债务没有累积到如此大的数目时,就想过要收手,可是买“私彩”、做庄家、赢回钱的想法却像魔鬼一样支配着自己,以至于编造很多假项目骗钱。没想到最后输得越来越多,无法自拔。

  “在没借那么多钱的时候,由于借来的钱都输光了,我为了还所谓的‘利润’只能继续向另外的人借,以至于造成了‘借东墙补西墙’的恶性循环。”由于亲朋好友的投资数额加大,导致她允诺的利润也随之加大,于是事情已经超出了陈芳的掌控范围,她不得不无休止地借钱、还“利润”、输钱。

  据陈芳介绍,在迷上买“私彩”后,前期的赢钱经历让她越陷越深。从最开始的几十元一注到几百元一注,最后发展到几千元一注。

  “后来,我买过最便宜的一注就上千元,大多都是两三千元一注。”但是陈芳坦言,一般的买“私彩”不会造成现在这样,主要是坐庄。

  “我一共就做过5次庄,一次是在万宁,四次在三亚。”第一次坐庄是在万宁,那次赢了6000多元钱。也就是这次坐庄的经历,让陈芳尝到了坐庄的甜头。回到三亚后,陈芳不断将赌注加大,可是一次都没赢过,输得最多的一次是近30万元。

  “我真的不明白,后来我只要坐庄就输钱,一次都没赢过,我在想是不是中邪了,没有一次赢过。”就这样,在陈芳坐庄的过程中,每次输钱都在10万到30万元之间。

  母亲得知后曾跪地求她去自首

  据陈芳介绍,她从小就跟母亲很亲近,而且无话不谈。当债务累积到300多万时,陈芳内心很焦虑,也很少回家。

  “我只要两天没给我妈打电话,她就知道我一定有事。”在父母的再三盘问下,陈芳透露了自己借钱的事,但是始终没有透露借钱的具体数字。后来,陈芳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电话也没有,似乎总是处在消失状态。于是陈芳不得已将借债300万的事实讲了出来。当时母亲哭着劝她收手,可是陈芳明白已经无法回头,便没有理会父母,只有甩门而去。

  “逃离亲朋好友的那段时间,我妈哭着给我跪下了,求我去自首。可是我性格倔强,死活不去,想着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会屈服。但是从我踏进看守所的第一天,我就后悔了,我应该听妈妈的话去自首的。”陈芳后悔地说。

  当记者问陈芳在“消失”期间是否会害怕被抓时,她说,“有什么好怕的,事情是我做的,我就没想过逃跑,我早就做了被抓的准备。”当记者询问其原因时,态度一向强硬的陈芳哭了,“我做了对不起家人的事情,应该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还有个儿子,如果我进监狱,至少能给我儿子一个交代。如果我逃跑了,别人会指着我儿子说‘你有个逃犯妈妈’,那我儿子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虽然我知道现在的样子也对不起儿子,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我没有办法了。我儿子还小,我对不起他。”

  陈芳说,她欺骗的那些人都是自己的亲人,她深知自己伤透了他们的心,“他们都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才借钱给我的,有些人的钱也是借来的,我害了他们。”

  陈芳知道自己犯了重罪,目前也不可能将债务还清。“但是我会争取早日出去,尽自己的力还债。如果我出去干活一个月能拿3000元的工资,我一定至少拿1000出来还债。”说完这段话后,陈芳又低下头,“早点出去?应该不可能,估计等我出来我都老了。”

  不愿拖累丈夫请记者转告他想离婚

  在被骗的人当中,丈夫李某家的亲戚占了很大的比例。“我对不起我老公,是我害了他。”陈芳哽咽地说。据陈芳介绍,因为老公身体一直都不好,而且在前几年还大病了一场,因此她便嘱咐亲朋好友一定不能让老公知道借钱的事情。直到陈芳被捕的那一刻,老公才知道整件事情。

  “我老公对我很好,很信任我,如果我跟姐妹出去玩,他从来不多问,只要我开心就好,可是我却骗了他,也骗了他的家人,我害了他。”此时陈芳有点自言自语了,“不知道他现在身体好不好,他和儿子过得怎么样。”最后,陈芳一个劲地嘱咐记者如果见到他老公,一定要转告说她对不起他,让他保重身体。

  当记者快走的时候,陈芳突然怯生生地对记者说:“我有个想法,也麻烦你转告我老公。”在一阵思索后,陈芳开口了:“我想离婚,不想拖累他,我不可能自私地要他等我出去,那样也不现实。”在采访陈芳时,她一再嘱咐本报记者要联系到她丈夫,将她的问候、歉意以及想法转告给丈夫。在丈夫和亲人眼里,陈芳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带着陈芳的嘱托和记者的疑问,记者辗转联系到陈芳的老公李某,可是这位生活瞬间坠入深渊的男子有着对妻子满腔的憎恨。而陈芳的父亲说因为女儿,全家都活在悲痛之中,母亲几乎以泪洗面。

  陈芳丈夫:她毁了我还毁了我全家

  本报记者辗转联系到陈芳的丈夫李某。本以为听到妻子的问候和道歉李某会心生怜悯,可是似乎在李某心中有的只是对妻子的怨恨。

  妻子的错让他没脸见亲人

  “她不仅毁了我,还毁了我的全家,我的大哥大嫂都被他毁了。”李某说他宁愿妻子骗自己,也不愿自己的亲戚被骗。“我家亲戚给她的钱很大一部分都是借来的,两辈子都还不完,这不是把我的家人推向深渊吗。”

  李某说亲戚们知道自己不知情,一切事情都是妻子一人所为,也就没有责怪他。可是内心的愧疚让他没脸见亲人,反而亲戚会经常打电话问候他。“他们越是不责怪我,我就越难受。”在与记者的谈话中,李某一遍又一遍的质问妻子为何要骗他的家人。也正是因为陈芳的行为,两个家族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彼此都有怨恨,互相之间也没有了往来。

  “不用她说我也会离婚的”

  回想8年的婚姻,李某承认妻子对自己和孩子很好,尤其疼爱孩子。“她经常说后悔嫁给我,但就是不后悔生下这个儿子。”平时在家中,妻子陈芳的性格比较暴躁,经常冲自己发脾气,但是李某都忍受着,只是不想将事情严重化。“她经常对我发火,一点不顺意就会发脾气,很强势,但我都让着她。”

  李某说自己对妻子的纵容和过分信任也是造成妻子今天这个局面的原因之一。

  谈到离婚,李某马上接过话茬。“不用她说我也会提出离婚的,她把我家害得这么惨,我不可能会跟她继续有关系,我的亲人没有责怪我我已经很自责了,如果再跟她有关系我怎么对得起亲人。老婆可以没有,但我一定要有亲人。”

  李某说因为妻子的案子仍在调查中,所以无法离婚,等到案子审判后他就会提出离婚。

  陈芳父亲:从小很倔强没人拦得住她

  随后本报记者又联系到陈芳的父亲。他告诉记者,因为做生意长期在外,女儿跟母亲的感情最好,几乎是无话不谈。

  在父亲眼里,女儿很黏父母,婚后还没生孩子的时候,女儿每天都在娘家吃饭,说还是妈妈做的饭可口。如今女儿被抓后,母亲无时无刻都在想女儿,已经数不清哭了多少次。

  父亲说,女儿从小到大性格都很倔强,只要想做的事情,无论身边的人如何劝说,她都不会听。“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没人拦得住,从小到大都这样。”

  回忆起出事之前那段时间,因为受不了父母的盘问,陈芳回家只会短暂停留。“她回来待不了一个小时就会走,我们劝她她就说不让我们管。”对于这样一个倔强的脾气,父亲也是无能为力。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

相关专题:中国足球彩票专题

更多关于 私彩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