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追忆奥运元老昔日往事 裁判舒鸿执法奥运篮球决赛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12月10日02:07  竞报

  舒鸿,奥运史上的第一个中国裁判;程金冠,中国短跑名将,与刘长春并称为“北刘南程”;周余愚,中国竞走名将,曾为中国竞走比赛全国纪录保持者……

  对大多数体育迷而言,这些名字显得太陌生。现在,他们已一一作古。几十年前,他们作为中国冲击奥运的先行者,在奥运赛场上颗粒无收,得到的却是讥讽与嘲笑,甚至还有一顶戴了数十年的“东亚病夫”的帽子。但他们把奥林匹克的灵魂在中国发扬光大。从今天开始,本报陆续推出奥运人物系列故事,以此向中国的奥运元老们致敬。

  1936年6月26日中午,10岁的舒昌荣紧紧抓着7岁弟弟舒昌耀的手。此时,兄弟俩被夹杂在上海码头拥挤而喧嚣的人群里,与所有人一样,向一艘名为“康德浮台号”的邮轮挥手告别。舒昌荣朝邮轮张望了好一阵子,却始终没有发现父亲舒鸿的身影。等舒昌荣“挣扎”着靠近邮轮时,邮轮“喘”了一口气,走了。

  “康德浮台号”的目的地是德国柏林,1936年7月,第11届奥运会在这里举行。这是中国第一次派出一支庞大的代表团参赛,中国媒体对此格外关注,有的报纸还派出随团记者。可是,代表团的成绩始终不尽如人意,报纸上每天出现的新闻基本都是诸如“××在田径预赛被淘汰”、“篮球队被淘汰”、“足球队未能小组出线”等消息。

  1936年8月15日下午,正当舒昌荣陪母亲逛街时,突然,上海街头一阵躁动,到处都是小报童响亮的声音,“号外!号外!舒鸿为国争光!”

  父亲为国争光了?舒昌荣觉得难以置信。他连忙买来一张报纸。报纸上的大标题格外显眼,“美加篮球决赛,我国舒鸿担任裁判。”舒昌荣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父亲一直是代表团的篮球队助理教练,怎么又成了奥运会篮球决赛的裁判呢?

  70年后,记者在杭州找到了已年过八旬的舒昌荣老先生。谈起父亲舒鸿,老先生天真而自豪,他说:“那天,中国体育界沸腾了,因为在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裁判。”

  参加中外裁判

  统一考试———

  他是中国第一批

  国际级裁判

  在旧中国,早期的体育比赛并无“裁判”一职。据说在当时,参赛的每个人都可以执行裁判职务———谁看见犯规,只要喊一声即可。再后来,因参赛者胜负观念加强,便请来“第三者”担任裁判工作。不过,“第三者”并不一定懂什么规则,只要临时告诉他几点注意事项,他就能执法了。大约在上世纪20年代,很多正规比赛开始聘用外国人担任裁判工作,所以,当时的裁判术语均使用英文。

  参与创建

  中国首个裁判员组织

  舒鸿,字厚信,祖籍浙江宁波,1895年生于上海。中学毕业后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19年,舒鸿赴美国勤工俭学,在美国春田学院攻读体育专业。1923年至1925年,他又在克拉克大学攻读卫生学硕士学位。

  1925年,舒鸿回到中国上海。为培养中国裁判,他参与创建了中国第一个裁判员组织———“中华运动裁判会”。1927年至1928年,他担任会长。

  统一考试

  成中国首批国际裁判

  1928年,恰逢一场篮球比赛将在上海举行。按惯例,比赛的裁判将由外国人担任。赛前,舒鸿向比赛组织者提出建议,“中国人参加的比赛,一定让中国人执法。”可外国裁判坚决不让位。

  正当双方处于僵持状态时,有人提议,申请执法比赛的中外裁判统一参加考试,试题由当时最为权威的“美国裁判会”提供,并由“美国裁判会”阅卷打分。当时,一共有9人参加了考试,其中有4名中国人。考试结果出来后,4名中国裁判中,得分最低者为88分。另5名外国裁判中,得分最高者为60分,且仅有一人。于是,4名中国裁判均被“美国裁判会”接收为正式会员。他们也成为中国第一批被国际组织认可的国际级裁判。直至今天,4名裁判的名字,舒昌荣老先生还能脱口而出:“舒鸿、乐秀荣、吴邦伟、蒋湘青。”

  篮球项目创始人奈·史密斯博士推荐———

  他执法奥运史首场篮球决赛

  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篮球项目第一次成为奥运会上的正式比赛项目。最后,美国队和加拿大队闯入决赛。由谁来执法奥运会历史上第一场篮球决赛呢?尽管有很多国家的裁判报名,但国际篮联犹豫不决。

  奥运篮球决赛 裁判人选难住篮联

  大家公认美国的裁判水平最高,但为了避嫌,肯定不能使用美国裁判。至于来自欧洲的裁判,很多人也摇头了———理由是当时篮球项目传入欧洲的时间不长,欧洲裁判恐怕难负重任。选来选去,篮联官员注意到舒鸿的名字。这个人是

中国队的助理教练,在奥运会预赛时,也执法过几场比赛,表现得还不错,就用他吧!

  听说由中国裁判执法决赛,美国队和加拿大队的队员顿时炸开了锅。有的队员断定:“从中国篮球队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就可以知道,舒鸿肯定吹不好。”有的队员甚至讽刺说:“怎么能让‘东亚病夫’来当我们的裁判!”总之,队员们不欢迎中国裁判。

  两队教练却格外信任舒鸿,当时,美国队的助理教练杜平曾是舒鸿

留学美国春田学院时的大学同学,他向队员们解释:“我了解舒鸿,还是他当裁判合适。”加拿大队的教练在前几天看过一场舒鸿执法的比赛,他认为:“舒鸿吹得相当公道。”

  篮球项目鼻祖 为得意门生打保票

  正当教练和队员各执一词时,篮球项目创始人奈·史密斯博士应邀来到柏林。国际篮联官员索性把“难题”交给了史密斯博士。

  一看到舒鸿的名字,史密斯博士立即说:“舒鸿是我的学生,我向你们保证,他是最合适的决赛裁判。”既然篮球鼻祖选定舒鸿,反对声自然也就没有了。可是,舒鸿怎么就成了他的学生呢?

  舒昌荣老先生解释说,1919年至1923年期间,舒鸿曾就读于美国春田学院,当时正在春田学院担任体育老师的奈·史密斯博士组建了一支校篮球队。史密斯博士发现,与美国学生相比,虽然舒鸿个子矮小,但训练刻苦,打球很动脑子,是可造之材。

  师从史密斯博士期间,舒鸿不但篮球技术突飞猛进,各种各样的篮球规则也烂熟心中,成为史密斯博士的得意门生。

  中国裁判登场 赏罚分明极得好评

  “钦点”舒鸿后,奈·史密斯博士又特地找到中国代表团总教练马约翰,请他做最后决定。马约翰不假思索地说:“这是给我们中国人展示的机会,我们当然支持您的决定。”

  在史密斯博士面前,马约翰显得信心十足。可在决赛前夜,他有些忐忑不安了。这毕竟是决赛,容不得半点闪失。于是,他问舒鸿:“你敢不敢去吹比赛?”舒鸿回答:“我非常有信心!”

  1936年8月14日上午,奥运会历史上第一场篮球决赛,由奥运会历史上的第一位中国裁判宣布开始。当时,比赛在露天球场举行,观众为3000人左右。为支持舒鸿,中国代表团所有成员赴现场观战。不巧的是,比赛进行时天降大雨,红土球场泥泞不堪,为舒鸿的执法增加了难度。最终,美国队以19比8战胜加拿大队获得冠军。比赛结束后,史密斯博士走下看台,亲切地与舒鸿拥抱。

  据舒昌荣老先生回忆,当时,上海的《申报》、《新闻报》,天津的《大公报》等对这场比赛做了详细报道,虽极力渲染舒鸿“为国争光”,但对舒鸿整场比赛的表现,均语焉不详。仅随团记者冯有真的介绍略为详细,“裁判一职,由我国教练舒鸿担任,舒氏抵德后,经大会篮球委员会聘为裁判员,屡次执法,铁面无私,目光犀利,赏罚分明,极得好评。故决赛一幕,特聘舒氏充任裁判,极为荣誉。”

  本版撰文

竞报记者 吕威

  舒昌荣/供图

  新浪体育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