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于涛自曝郜林离队时双方未道别 不影响国家队中关系

http://sports.sina.com.cn  2010年12月16日14:37  东方体育日报

  本报记者 沈坤彧

  因为这一年在申花的出色表现,于涛渐渐成了国家队中的老面孔。这次集训的目标,自然是为了备战亚洲杯。而届时是否可以代表国家队出场,甚至是否能入选最后的大名单,现在都是未知。于涛说这次集训自己只有一个念头,证明自己。

  国家队的后腰位置竞争激烈,周海滨和杨昊们也都在同时觊觎主力位置。问他以30岁的年纪和岁数比自己小上一截的年轻人竞争,会不会多少有些尴尬。他笑,“在球场上,是只以好坏论球员的。只有好球员或者坏球员,没有年轻的球员或者老球员。我不介意和比我年轻许多的球员竞争,我们每个人都是以实力说话,如果我输了,我会坦然接受;赢了,也可以心安理得。”

  坦然接受,却难免也会留下些遗憾。“至今为止,‘国家队’这三个字对我而言在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遗憾,但是我现在充满希望,高指导召我入队的时候也和我谈过,说是因为看重我这个赛季在联赛中表现出色。今年是我职业生涯中表现最完美的赛季,我希望,并且相信,这份完美可以在国家队中得到延续。”重要的是,即使再不济他也知道,自己总是可以寄希望于下一次,这是他做人对于人世坚不可摧的一点信念。

  “皇马被巴萨打成0比5,我看新闻的时候都傻在电视机前了。穆里尼奥是我最喜欢的教练,我立刻想到,不知道他会怎样承受这场失败,这应该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耻辱了,他又是这么要面子的人。”于涛说,“我很想写点什么表达一下心情,然而这样的比分,还能写些什么呢?我一直在想穆里尼奥,但是我相信他会以更强大的姿态回来。你总是还有下一场比赛要打,没有人知道往后会怎样,或许皇马这个赛季结束就夺冠了。我总是这样想,习惯往前看,相信下一场比赛,下一次机会。”

  于涛的好心态,是被人交口称赞的,他说,“其实我只是比较知足。”前些天中央台采访他,谈到2007年一场国家队的比赛,他打替补,第89分钟上场。于涛聊起当时的心情,说自己觉得非常开心。那个记者立刻反问,“你怎么不觉得自己是打替补,而且又是最后才上,你应该感到不开心才是。”于涛的理解恰恰相反,“可是在我看来却是,我能获得出场的机会就已经很满足了。”采访中的这个小细节,他常常拿来玩味。“同样的一件事,却引出两种反应,而且两种反应竟然会如此对立。这是很有意思的。”他得出总结,“我这个人可能是比较乐观。”乐观的人也会有悲绝的时候,这通常是真实不虚的绝望。“每年的联赛打到最后那么几轮,知道夺冠彻底没戏了,心里就特别悲哀。知道一年的辛苦又白费了,而属于自己的机会是一次比一次少了。我是真的真的想在退役前,再至少为申花拼得一座冠军。”

  “在申花队,我可能和很多队员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去吃过一顿饭,但是只要一走到球场上,我们立刻变成了兄弟同心。是这样的一种心有灵犀,有这种默契就已经足够了。”

  场下不一定做朋友

  场上一定是兄弟

  在国家队里,于涛和冯仁亮一间屋。1989年出生的冯仁亮,到了他嘴里便直接成了“90后”。“他们这帮‘90’后……”他总是说。说这话的时候,30岁的于涛应该是有点孤单,年初看着昔日的队友们一个个离去,转过身,发现只剩得自己一个。“孤独吗?”他反问,不置可否。

  他走到哪里都与人为善,容易交上朋友。和年轻的冯仁亮也是朋友,不过于涛承认,两人平时聊天的内容大部分局限于足球。因为谈及生活,代沟太大。他说自己还是喜欢米卢当初说过的那句话,“他讲,‘我不要求你们每个人在场下都做朋友,但是在球场上,你们一定要做兄弟。’我非常赞同这句话,在申花队,我可能和很多队员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去吃过一顿饭,但是只要一走到球场上,我们立刻变成了兄弟同心。是这样的一种心有灵犀,有这种默契就已经足够了。”

  于涛说起年初郜林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依依惜别,连短信亦未有一条。“你们外界可能把这件事(离开申花)看得很严重,其实没有什么,就是正常的人事变更,球员自己看得也不重。他们走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刻意打听过什么。但在国家队一见面,从前那种熟稔的感觉又回来了,单是这种感觉就很好。”

  这种对待人际关系的理念,从某些方面也对他得以成为申花传奇作出了解释。他的人和他的外表一样,简直一团和气,却又并非绵软无力。他的待人接物里,透着一种清爽和秉正的态度。于涛对人做事说话,总有自己的道理。两年前申花队医尤根离开上海,自04年大田湾一战后,尤根成了他的救命恩人。而比利时人离开上海,他并没有去送行,尤根也不要他送。“那晚他来我家,并没有说什么。临别的时候,反而不知道从何说起。我知道他父亲爱喝茶,买了很多茶给他带回去。”别后这两年,他们一直保持邮件的联系。

  今年的申花输在细节上

  新赛季的联赛,于涛的目标仍然瞄准了冠军。毋庸置疑,他钟情的目光不会有别的投递之所。

  “今年我们是输在了细节上,一个细节就足以让你整盘皆输。主场败给山东,是整个赛季的分水岭。队员还是欠缺经验,我们在赢了以后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踢。或许也是因为,潜意识里就把自己放在了弱者的地位。如今既然知道了问题所在就好办了,明年我们有了努力的方向。”

  他说,无论谁将成为申花的新任主帅,对于申花或者他自身都不会构成任何问题。老布既已确定执教国奥,于涛便要迎来自己在申花期间的第11名主帅。危机感,如影随形,向来如此。然而相比自己因为不符合新教练的战术意图而惨遭抛弃,他更害怕自己无法实现对于自身的超越,这是他的危机感所在。

  老布不能在新赛季继续执教申花,于涛也觉得可惜。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克罗地亚老头会成为他的念想,甚至连同他的坏脾气。“老布就是这样的,他连我也骂,连他的助手,都当着我们的面骂。但是他骂你,并不涉及人身,纯粹是针对技战术的。如果他真的不能回来继续执教,大家都会想他的。”

  爸爸,你球踢那么臭,还当什么队长

  前段时间队里放假,于涛并不去任何地方,只留在家里陪儿子。于涛儿子大牛今年3岁半,是这个小人的存在让时光的仓促感分外分明。“日子有时候过得稀里糊涂,但是想想,我儿子都快4岁了。跟做梦一样,然而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休息天,他带儿子上公园踢球。心里很平静,视线随着眼前草坪上的那片绿延伸开去,好像能看见自己为孩子规划好的那条成长之路。他希望大牛长大像自己一样踢球,又想让他读更多书。总之无论读书或者踢球,都希望他能做个有用的人。“我看着他,他喊我‘爸爸’。世界上有那样一个小小孩毫无保留地信任你,你知道自己肩上担负的是一份什么样的责任。”于涛说,“我自问还算是一个尽心尽责的父亲,我是细致到连天冷的时候他身上所穿棉毛裤厚薄都要操心的。”

  大牛长到了3岁半,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足够伶牙俐齿,大人的事情也都懂得一些。他经常对着于涛露出一脸不屑,“爸爸,你球踢得这么臭,还当什么队长啦?不要当了。”他爸爸听了努力压住笑意问他,“那你想让谁当队长啊?”大牛说,“当然是我来当咯。”于涛说小孩子踢球也有点天赋,但是比起自己当年来还是差了一些。“他主要是个子高,现在已经1米1了,所以跑动起来没有我从前灵活。我小时候,那叫一个活络啊,所以才会被少体校选中,踢球还是要看天赋。”大牛到底还是小孩子,做事情没长性,踢球没跑几步就喊,“爸爸,我累死了。”于涛讲,这句话要算他经典的口头禅之一。

  

分享到:

更多关于 申花 于涛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