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大泽故事登报引发各界关注 父子艰辛生活牵动家人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1月29日00:51  北方体育报

  ★本报特派记者许明蒲江报道 本报上期刊登的王荣堂为了儿子大泽踢球生活陷入困顿的故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本报记者1月27日夜连线了在老家鲅鱼圈熊岳的大泽的妈妈,记者了解到这个平凡的中年女子浑身是病,但支持儿子踢球的信念支撑着她忍受苦痛。大泽的奶奶也和记者通了电话,老人家就是一个劲地说谢谢,她说现在就盼着儿子和孙子早点回家过年……

  1月22日,北方小城鲅鱼圈,凌晨不到4点。清冷的星星布满天空,地上有残留的冰凉的污雪,节气已经到了“冻死狗”的“四九”,寒气逼人。在一户人家,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小心翼翼地起床了,为了不影响旁屋里70多岁老婆婆的休息,她蹑手蹑脚地出了家门,往一公里外的火车站走去,她有一个很男性化的名字——韩明。她是王进泽的妈妈,王荣堂的妻子。她此行的终点站是大连,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买几份登有她儿子和丈夫故事的《北方体育报》。头一天的晚上,丈夫和她通了电话,告诉她了一个喜讯:咱儿子上报纸了。到达大连火车站的时候,刚刚6点多一点,东方微现鱼肚白。

  捧着报纸痛哭

  当她把《北方体育报》买到手里,翻到登有儿子和丈夫的版面,当看到了丈夫和儿子的图片,她有点惊呆了,一向是光头示人的丈夫头发长了许多,还夹杂着不少的白发,儿子还是那样的天真可爱。一父一子的强烈反差,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受苦太多了。韩明读着报纸,好像是在看着别人的故事,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卖报的老太太不知何故,问到:“闺女,你怎么了?”韩明说:“这报纸登了我儿子和丈夫的事。”

  韩明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大连为了孩子踢球肯定是遭了很多罪,当从字里行间一点点品味的时候,还是没有想到这么苦。每次王荣堂和她短信联系,都是说一些值得高兴的事情。她也同样,在家里的不顺心的事儿,从来也不让丈夫知道。夫妻俩就是这样相互报喜不报忧,可彼此间都知道对方过的都很不容易。这种心照不宣换来的是夫妻间内心的默默地牵挂。每当丈夫频繁地发短信的时候,韩明就知道丈夫又没有钱了,尽管每次丈夫都说就先邮个一百二百吧,她还是尽量地给多邮一些。

  在大连火车站,韩明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哭着向丈夫介绍着报纸上的内容,丈夫也只能一个劲地安慰“没事没事”。和儿子通电话的时候,大泽懂事地说:“妈妈,我和爸爸在蒲江都挺好的,我爸爸在这比在大连吃得强多了,都能吃上肉了,你别哭了,别忘了买点东西上车吃,今年我和爸爸都能回家过年。”这样的话更让韩明难止泪水。

  患有

子宫肌瘤

  韩明开了一家以日用品为主的小店,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6点,她都在此用心地经营着。中午也没法回家给老婆婆做饭,好在老婆婆尽管年龄大了,但还能自己做点便饭。小店的生意还勉强说得过去,但也仅够维系大泽父子在大连的所需。相比于那些夫妻守家待地的周围邻里,她过得不快乐,似乎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的尽头在哪里。韩明说她有一个朴素的观点,既然把孩子生下来,就要为他的前途负责,大泽爱踢球,就要让他去尝试一下,不能让孩子将来埋怨自己。

  韩明的身体很不好,甚至像一部各个零件都磨损的机器,但这个机器只要还能运转,它就不会主动地停下来。因为她知道,儿子和丈夫在大连的所有的费用。她是唯一的源泉。韩明患有子宫肌瘤已经查出来两年多了,尽管是良性的,医生还是建议要早早地做手术,但韩明一听多要花费四五千元钱,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肌瘤有鸡蛋那么大。韩明还患有肾下垂,犯病的时候,腰痛得都得倾斜着身子走路。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她就吃很多的止痛片。这种廉价的药物已经成了她的必备药。

  我儿子怎么又老了

  韩明回到熊岳后,大泽的奶奶也看到了报纸,瞧着报纸上儿子的照片,老太太禁不住轻声地说了一句:“俺儿又老了,头发怎么那么长。”为了省钱,韩明买了一把推子,每次到大连的时候,她都是先给丈夫把头发剃光,然后丈夫再给大泽把头发剃短。虽然在大连剪个头发有时5元钱就够了,但王荣堂父子几年来就没有进过理发店。

  不识字的老婆婆也不知道报纸上写了自己儿孙的什么事儿,非要让韩明把报纸上的内容给念一遍,韩明本不想让老婆婆知道真相,怕老太太难受,但经不住央求,就给老太太念了,韩明念了几气,才总算念完了。那个时候,婆媳俩已经哭成一片。

  新浪网-大连实德联合打造《实德队报》短信版、《中超新闻》

  12年联赛数据一网打尽 改变你看中国足球的方式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246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