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金贵:申花不怕强队 引援目标未放弃可可离去影响大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1月20日10:45  东方体育日报

  经过近两个月的准备,申花队2007年的备战已经进入到热身赛的最后阶段。在人员调整不大,以及总结去年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今年的申花队会在联赛中有所突破吗?在吴金贵看来,“在各个对手实力比较接近的情况下,相对低调的球队,相对不被看好的球队,往往会有惊喜的表现。”

  申花不怕强队只怕分心

  中超,亚冠,A3,今年的申花队将迎来真正的三线作战,而且任何一场比赛都不能闪失,都必须全力以赴。有了去年在亚冠上的先喜后悲,吴金贵会在亚冠的强大对手面前,给球迷带来惊喜吗?

  对手强有好处

  东方体育:亚冠的三个小组对手明显会比去年强出很多,申花队做好准备了吗?

  吴金贵:亚冠是一项跨度很大的赛事,而且今年要考验我们很多次一周双赛。所以我必须在人员储备上准备充分,包括今年我们也上调了不少年轻队员。可是我们也有一些队员离开了球队,比如姚力君、董阳、李毅男等等。总体看人员还是比较紧张的,孙祥也走了。今年的小组对手的确很强,都是各个国家真正的冠军队,无论是日本的,还是澳大利亚的,还有印尼的,每场球都不好打。但我想强也有强的好处,每场球我们都得认真对待,申花往往不怕强队,就怕不能全身心地投入注意力去比赛。

  东方体育:那么你对澳大利亚和日本的这两支球队,现在有所了解吗?

  吴金贵:说实话,对他们还不够了解,也不知道他们对我们了解多少。但我分别已经看了他们比赛的录像,澳洲这个悉尼FC队绝对不能小看,是一支相当有实力的队伍。看了他们的比赛后,我发现我们要对澳洲球队有一个重新的认识,过去他们是业余球队,但现在整体实力提高很快,已经很有一些职业球队的章法。我觉得目前他们还没有发展到最强大的时候,所以还不是最可怕,但接下来几年的亚冠,一年会比一年难打。日本浦和这个队真的是一支相当不错的球队,在进攻上很有实力,我也看了他们的比赛录像,可以说他们在整体实力上是这个小组最强的球队。但对我们来说,首先要做的还不是对手如何,而是自己全力以赴。申花队也有自己的特点,比赛没开打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

  东方体育:申花队对亚冠的比赛制定了什么样的目标吗?有没有担心过会输得比较难看?

  吴金贵:我们在亚冠上不是去争取什么名次,也没有指标,但一定要打好。至少每一场比赛的过程要积极,体现出我们申花队的水平和作风。今年的小组赛难度是最大的,如果小组能够出线,肯定会走得更远,取得更好的成绩。

  “联赛第一”的观念要改变

  东方体育:那么A3呢?是不是国家队、国奥队的球员到时候都打不了A3?

  吴金贵:很有可能,A3这个比赛其实很有锻炼价值,多跟日韩的球队交手,对我们自己的提高,与对手的比较,都很有价值。但是国字号的球员一走,对我们这种球队来说,等于说主力都走了,就剩下外援。这有点像去年的上海国际足球锦标赛,很难取得理想的成绩。我想,三国足协既然创办了这个赛事,就是希望它能够代表东亚足球俱乐部的最高水平,要吸引球迷,吸引赞助商,那么就应该让各队能够拿出最强的阵容来比赛。不仅我们会遇到这个问题,山东鲁能,包括韩国和日本的球队,也会遇到这个问题,毕竟国家队和国奥队都有集训任务,如果三国足协能够协调一下,让国脚们更多地参加这种有锻炼价值的比赛,我想也是很好的事情。

  东方体育:如果亚冠、A3都有不小的难度的话,那么申花队是否会把联赛放在第一位呢?

  吴金贵:这个并不是我们主动选择如何,去年就有这个问题,我当时也说亚冠和联赛同等重要,但是在大家的期望值中,联赛还是最高的,大家现在最认同的还是联赛,对联赛的关注度还是更高。我觉得这说明在目前的情况下,球迷的观念还没有转变,联赛的目的是什么?联赛和洲际比赛、世界比赛相比,不就是为了在国外的比赛中证明中国足球的提高吗?我们看现在欧洲的俱乐部,对冠军联赛的重视程度,在欧冠上亮相那是何等的荣耀,对一个球员的发展和经验积累,都有很大的不同。欧冠现在的影响力,也超过了一国的联赛,各方面的规模都很大。但我们的观念还没有到这一步,这需要时间,现在只能在国内联赛先把兵练好。

  没放弃引进李彦吴承瑛

  东方体育:申花队今年在人员上做出了一些调整,有进有出,不过能够留住杜威和吴伟超两员大将还是很重要的吧?

  吴金贵:杜威和吴伟超,对我们球队真的是很重要的球员,能够在转会传闻中及时地留住他们,是我们赛季准备比较成功的一个方面。山东方面很早就对杜威有了想法,但我们俱乐部研究决定,这样的标志性球员,肯定不能走,你很难想象鲁尼跑到切尔西队会是什么样子。杜威也很愿意留在这里,包括吴伟超,他是自由球员,签下他是性价比很高的,也是我们申花体现吸引力一个方面。他们两个和李玮峰,都是我们队重要的中后卫人选,一支多线作战的球队,至少需要三个高水平的中卫,他们打比赛的机会都不会少。吴伟超还可以打右后卫,打后腰,是非常实用、让人放心的球员。当然我们也走了一些球员,像门将虞伟亮,后卫李毅男、姚力君、董阳啊,他们都因各自的情况离开球队,我觉得一支球队就是这样,在保持总体稳定的情况下,就是要有进有出。离开的这些球员到其他球队去,我相信都会有很好的表现,因为申花这样的俱乐部,很多球员暂时打不上比赛,不是因为能力问题,位置的重叠、俱乐部的建设,都要综合考虑。这次我们又提了不少87、88年龄段的球员上来,和一队一起冬训,他们会成为一队的二组球员,这样的竞争才是申花保持战斗力的根源,现在十运会那一批,也就是85、86的,已经不是最小的了,他们回头一看也会有危机感。

  东方体育:在内援的引进上,好像只在门将位置上有所补充,而且引进张晨一些球迷也觉得有些出人意料。

  吴金贵:没错,在门将的位置上,我们必须有所考虑。刘云飞、虞伟亮,他们的离开让我们球队在这个环节上还是要冒一些风险的。只有一个周亚君肯定不行,王伟杰前一段有伤,我们刚刚把他召回来,现在恢复训练,而引进张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更加稳定,更加有比赛经验,对稳固我们的防线有好处。张晨是一个比较稳的球员,在这个位置上稳得住,他不是很出众,很有名气的那种,但说实话,国内出众的门将没几个,而且我们引进球员,的确也不能看他是否大牌,而是从实际需要出发,张晨算是我们的一个补救措施吧。

  东方体育:那么接下来是否还有第二、第三个内援的可能性呢?

  吴金贵:是的,有可能,一些球员我们还在观察,还要和其他俱乐部谈,再和我们俱乐部共同讨论,看看是否需要继续补充。比如吴承瑛,他在申花队、在上海球迷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孙祥走了以后,左脚球员我们的确有点缺。他的能力还是可以打的,就是体能情况要再了解一下,要给他时间恢复。他离开国际队主要是想回上海,我也向成耀东了解过他的情况,如果申花不考虑,他很可能就要退役了,像他这一代球员,比如申思、祁宏,退役都算是比较早的,如果我们的足球环境好一点的话,他们都还是可以踢的,所以真的很遗憾。另外还有一个李彦的情况,他的能力也是摆在那的,也正是当打之年,在我们比赛那么多、强度那么大的情况下,多做一些球员储备也是需要的,但接下来还要和俱乐部,根据实际情况再讨论吧,都还没有最后确定。

  不要让足球麻痹了思想

  东方体育:去年联赛在球迷之间有一种议论,那就是申花队对谢晖、肖战波两个老队员用得比较少,而他们的能力曾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吴金贵:这也正是我想说的,这次冬训我们俱乐部、教练组抓得比较严格,而且老队员位置摆得也很正,像肖战波、李玮峰、谢晖他们几个,训练的确很付出,关键是气很正,给小队员带了一个好头。包括在YOYO测试的时候,他们相互帮助,步调一致,看得出个人融入集体的观念都很高。有些队员可以跑得快点,也在等比较慢的队员,这种团队精神是我最希望看到的。肖战波、谢晖,去年因为伤病,开刀,没有很好地参加季前训练,所以一年的状态都没有起来,但今年不一样了,情况肯定比去年好,训练比较系统,也比较积极。对球队来说,他们的情况好了,又多了一个选择,而且老队员在球队里有稳定军心的作用,目前我们球队的年龄结构也比较合理,有竞争,也有帮助,相互学习,希望这么一个好的氛围能够一直延续下去,首先把我们联赛的开局打好。

  东方体育:回顾去年申花队的一些风波,好像球员在职业态度上做得还不够,比如打游戏啊,喝酒的问题,今年有什么措施没有?

  吴金贵:今年我们的确加强了管理,在条例制订上、思想工作上都有所改进。俱乐部和教练组一起,反复做思想工作,引导我们的球员如何做一个职业球员。但我始终觉得,申花队在这些方面从全国来看还是做得很不错的,我们的训练和管理已经不可能再把队员们锁起来了,有些球队看起来训练量很大,训练时间很长,但申花队不是这样,而是说在效率上,在单位时间的强度上要加强。集训一段时间后必须有几天放假,让球员们有自己的生活,不要被足球麻痹了思想,弄成枯燥的足球,无趣的足球,那思想上更容易出问题,情绪不好,做什么都不好。

  东方体育:申花队新赛季把源深体育场作为自己的主场,这会不会给队员们带来某种不适应?

  吴金贵:我想这个情况可能是会有的,不仅我们要遇到,你比如说欧洲的一些俱乐部,换了一个主场,好像突然之间也会出现不怎么会踢球的情况,阿森纳本赛季就遇到了这个问题,运气和心理感觉的因素还是都有的。但我想,换主场,最大的影响还是给球迷带来了不方便。源深的主场氛围,肯定不如虹口,现在突然换主场,对球迷来说也要有一个适应过程。在草皮、灯光等条件设施上,虹口还是很让我们怀念的。一想到这个,我觉得今年的申花的确各方面困难比较多,主场变了,各种习惯都受到影响,所以我也希望球迷的期望值不要放得太高,我们还是要有长远的眼光,球迷也要相信球队,每一场比赛都会尽全力去拼,今年的机会的确不错,但在各种困难的条件下,球迷对球队的支持,氛围的营造也是很重要的。

  可可离去 影响很大

  本土教练给外籍教练当助手,这不仅在中国,在所有足球欠发达地区,都是很普遍的现象。但外籍教练给本土教练当助手,在中国还不多见。吴金贵和可可托维奇的工作友谊,是早在2001年吴金贵担任佩特科维奇助理教练时结下的,一转眼也有五六年了。

  “可可的离去我相信对申花队的影响会很大,我一直说一个教练的成功绝对不是一个人的成功,离不开他的助手,离不开一个团队的支持。”吴金贵说,可可在申花的工作是很称职的,对他的帮助也很大,“他以前也做过主教练,我们之间的沟通一直很好。”

  吴金贵说,过去在申花队,他和可可也有工作上的分工。“我从整体上分析得比较多,而他更注重细节,更能了解每一个队员的临场状态。他的离去,不仅是我的损失,而且是队员们的一个很大的损失,不少队员在他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由于种种原因,可可今年将肯定不再回到申花,“他这几年在申花工作得很愉快,他跟我说,他对申花很有感情,离开真的很舍不得。”

  有意思的是,申花的中超对手,山东鲁能竟然有多达8人的助理教练队伍,其中还包括前

中国女足主教练张海涛、前沈阳队主教练徐永来等。鲁能的队伍一出现在基地内,首先就是庞大的领导班子,身后的队员倒是没几个。“一个好的俱乐部,比如在欧洲,教练的分工是很明确的,人多点没关系。相比之下,我们的困难就更大了,只有做好艰苦的打算。”吴金贵说。

  现在的申花队中,除了领队戴春华外,毛毅军、朱炯、蔡建林都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申花队的主力球员,是申花自己培养的年轻教练,像毛毅军,经过几年的锻炼,已经对中超中甲各个球队的人员、特点都很熟悉了,而朱炯,也能发挥他电脑好、外语好的优势。

  患得患失是申花最大的教训

  自从1996年底进入申花教练组以来,这已经是吴金贵在申花的第10个年头。十年来,他的角色不断转换,从多名外籍教练的助教,到“救火队员”迅速成长为“金牌教头”,从上调国家队纵览全局,到俱乐部副总抓经营探市场,但没有一个身份比2006年更累的了。

  霸气不是趾高气扬

  他很清楚,能否在2007年取得成功,如何看待2006年的得与失,是最关键的。“申花是一个金字招牌,哪怕现在足球不景气,人们对你的期望还是很高。申花队得到过不少亚军,虽然亚军也来之不易,但球迷对申花的要求,永远都是冠军。”吴金贵说,就是为了冠军,他必须给申花队注入一些新的元素,比如“霸气”。

  “霸气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很多人都知道申花缺霸气,但霸气到底是什么?很少人讲得清楚。”2006年与申花的磨合,让吴金贵更深刻体会了多年来球队形成的这么一种性格,“在我看来,霸气,说简单点,那就是指脚踏实地。申花队有一个多年的老毛病,那就是对所谓的弱队,我们小心翼翼,缩手缩脚,往往犯错误;但对所谓的强队,我们反倒放手一搏,谁都不怕。这样的起伏,才导致了申花队总是差一口气,我理想中的申花队,应该是不管落后还是领先,我们都要在进攻中打出自己的东西。就像以前的大连,包括去年的山东,落后了,也不慌不忙,打出自己的东西,总能反败为胜,这才是真正的强队,这种在落后的情况下充满自信,长久之后就能形成一种霸气,这才是我们要追求的霸气。”

  “霸气不等同于趾高气扬,也不等同于患得患失,申花队去年最大的教训,就是患得患失,连续三个垫底的球队都拿不下来,实在是太可惜了。这不是实力问题,而是我们自己缺少这种霸气,在落后的情况下打不回来,心里想了太多东西,技战术水平就发挥不出来。”吴金贵举例说,去年一个赛季,申花输了四场球,但山东也输了三场,差别不大,而山东赢球率比申花高多了,“这就说明我们每一步都走得不太稳,没有一支真正的强队应该有的稳定性。”

  快速进攻才有激情

  于是,在今年的队伍调整中,吴金贵重点要利用外援的能力,来改善球队的结构性问题。“中场要有两个外援,一个稳得住,一个组织得起来,前锋呢,要能拼,也能得分,融入到整体中去,这是申花现在应该形成的一种风格。”吴金贵说,去年申花队有不少球,过程看上去不错,但就是缺乏一捶定音的人物,“但这个不能成为我们放弃打进攻足球的理由。我的足球理念,就是要进攻,强调进攻,不等于放弃防守,但我不喜欢那种缩在后面防守,只打人家反击的足球。”

  有了这个指导思想,除了人员的配置外,吴金贵今年对队员们灌输得最多的,就是一个“快”字。“我们要向前推进,压出去打,如果还慢腾腾的,怎么打?对方都死守,一个位置一个位置地看好,只有快速,不要给对手时间组织好防守体系,我们才有机会。”

  吴金贵喜欢把球迷放在嘴边,从球迷的角度来理解足球。“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球迷,我也喜欢看进攻足球,足球最重要的是激情,这是和其他运动最大的区别,所以我们申花的足球,也一定要让球迷看得有激情,用速度,用进攻,来把球迷召唤进球场。”

  当然,进球问题最现实。“去年我们防守比山东做得好,但进球数太少,只有三十几个,哪怕只是四十几个,我们的成绩也会上去不少,所以今年我们一定要提高进攻组织的成功率。”吴金贵描绘着美好的蓝图,在去年的惨痛教训的基础上,申花会站在一个新的起点、登上一个新的高峰吗?

  (本报记者 杜旻 )

  12年联赛数据一网打尽 改变你看中国足球的方式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65,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