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马德兴:致足管中心新主任谢亚龙的一封公开信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2月18日06:24 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讯 站在亚洲和世界的高度

  ——致足管中心新主任谢亚龙的一封公开信

  谢主任,你好!

  很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虽然我们未曾谋面过,但正在韩国采访A3的我听闻你接替阎世铎出任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新主任,着实为你感到高兴。就在不久前,曾经有朋友跟我说过你对中国足球很有想法,而今你真的有机会去实施你自己的想法了。

  我想,在这个时候,可能你已经在第一时间深刻体会到了足球在中国的“热度”——就在昨天(17日)下午,在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宣布你到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上任后,你肯定已经见到了那么多在你身后“围追阻截”的足球记者了,领教了他们的“厉害”,这是在其他任何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任职期间所没有过的。从那一刻开始,中国足球的历史其实就已经注定你将成为又一个“焦点人物”或者说是“风云人物”了。相信到了今天(18日),恐怕连你的所有“家底”都将成为媒体竞相报道的内容。这大概就是中国足球记者的厉害、中国媒体的厉害吧。

  在这个时候,作为一名一线足球记者,一名关心中国足球的人,我想对刚刚来到足管中心的你说几句心理话,因为我始终相信,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前任阎世铎,甚至更早的王俊生,你们到足管中心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把中国足球搞上去。即便是离开了中国足球的阎世铎抑或是阎之前的王俊生,我始终相信他们是心有不甘的。

  

一、中国足球不是“烂摊子”

  我想,在你接受国家体育总局的这个任命之前,肯定会有人劝过你:最好不要去碰中国足球!因为按目前大多数中国球迷、关心中国足球的人的看法,现在的中国足球已经是“烂到不成样子了”。但是,我却不是这么认为,相反,我的观点是:现在中国足球出现了诸多问题是一种正常现象,是发展中的问题。

  中国足球搞职业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提高竞技水平,提高中国足球的国际竞争力。由于中国足球水平落后于亚洲其他不少国家,与世界足球先进水平的差距更大,要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和竞争力,注定中国足球在现阶段的发展必然是一种“跳跃式”的发展。在中国足球决定走向职业化之时,我们其实就已经迈上了这个“跳跃式”发展的轨道。

  职业化之前,我们在正常的发展轨道上追赶亚洲和世界先进水平,成效不大。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本身就已经出现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而今,当我们迈上“跳跃式”发展轨道之时,势必会导致问题出现得更多,因为欧美职业化发展是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有今日之成熟的局面,而我们要同亚洲甚至世界先进水平相抗衡,就必须用三五年去走别人十年甚至二、三十年所走过的道路。因而,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中诸多问题的出现,我并不认为是中国足球发展本身的原因,而是这种“跳跃式”的发展注定了出现问题的机率就要比“四平八稳式”的发展更高些。

  中国足球出现了这么多问题,我并不认为中国足球就已经“无药可救”了,现在的中国足球并不是“烂摊子”!很多人都说,现在中国足球已经“没有市场”了,我也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就像这次国家体育总局宣布你接替阎世铎,我们可以看一下,有多少网友在网上发帖子、发表议论与看法?有多少媒体在“爆炒”你的历史?所有这些只能说明一点,就是中国足球并没有因为球队(无论国家队、国奥队抑或是俱乐部球队)成绩的失败而导致中国足球在中国失去了关注度,中国足球的市场依然存在着。

  这些年来,我始终坚持一点,就是坚决反对动辄把中国足球的问题归结于“体制原因”,因为任何一个国家与地区足球的发展不能脱离国家与地区自身制度、社会大环境,在现行中国国家制度和国家体制下,要求中国足球的发展脱离中国的现实情况是不切合实际的。而且,人的因素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是决定性的因素。中国的篮球职业化改革在中国足球之后,但现在为什么中国篮球事业在同样的体制下反而显得比足球要红火?一个很重要原因就在于中国篮球界遇到了一位比较开明、思想开放的好领导。因而,现在那么多依然关心中国足球的人都期待着你来改变中国足球的现状,渴望着从你身上看到中国足球的希望,哪怕仅仅只有一丝也行。

  由于没有采访过你,更没有与你交流过,因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看待现在的中国足球的。从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来说,中国足球只要继续踢下去,就会有进步、有发展,只不过相对于中国球迷的要求和期望值而言,目前进步、发展的步伐显得相对慢了些。但我是属于一个“乐观派”,我总是喜欢积极地去看待中国足球,因此,我认为这次你到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接替阎世铎,并不是接手了一个什么“烂摊子”,相反,我更认为这是一个难得“机遇”——对中国足球而言,可能是加速前进的天赐良机;对你个人而言,也许无论是仕途上还是事业上也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因为我相信,有更多的人是在羡慕你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足管中心!

  

二、“外行”不要紧 只要善管理

  我已经注意到了,很多人对你的到来仅仅表现出了有限的欢迎,原因很复杂,但也很简单,其中一条是你并非足球科班出身。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你又将是中国足球的一个“外行领导”。而这些年来,特别是在阎世铎时代,很多人在总结中国足球搞不好的原因时,总结的一条在于:阎世铎不是搞足球出身的,因而在“外行领导内行”的大背景下,中国足球还不如王俊生时代呢。就连阎世铎在去年12月底的足管中心内部年度总结是,也认为自己在足球业务方面还了解得不够。

  但是,中国足球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其实问题恰恰就在于这个“外行与内行”的矛盾之中。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和看法,我认为很多足球圈内人士对你到足管中心担任一把手心存疑虑,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怕你推翻原来的那一套,一切又从头开始。这是一种可怕的现象,这些年来,缘何中国足球始终给人以一种“轮回”的感觉?原因就在于我们始终不愿意采取科学的“扬弃”态度,在原有基础上去寻求进一步发展。就像阎世铎在昨天(17日)讲话中所强调的“旧班子以前做出的决定到此为止,后续工作由新班子负责。”此话一出,在足协内部以及外界又引起了强烈的反感,为什么?因为这就可能意味着中国足球新的“轮回”又有可能从你那里开始了。

  这么些年来采访的亲身体会,从王俊生到阎世铎时代的转换、过度时期,“轮回”的感觉最为深刻。因为阎世铎刚刚到足管中心的时候,和你一样也不是“足球科班”出身,于是,从他上任的第一天开始,从足球最基本的规律开始学起。于是,所有足管中心的工作人员都要和阎世铎一起来“学习”,说少了是半年、一年,说多了是四年甚至近五年的时间。再于是,在这少者半年、一年、多者四年甚至近五年时间里,中国足球就很难再有大的发展。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整个足管中心陪着领导一切“交学费”,等领导(也就是阎世铎)基本明白了足球是怎么回事之后,他自己已经走了,就像昨天(17日)那样。

  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的看法的是,阎世铎本人是否“科班出身”并不重要,因为作为足管中心的一把手,从事的工作首先是一个管理工作,应该以一个“管理者”而不是以一名“业务人员”的角度与高度来处理日常事务。作为“管理者”,评价其工作好坏、成败与否首先是看其组织水平、管理水准,其“业务能力”是指这方面的能力,而不是对足球规律掌握多少这方面的能力。就像现在谁都已经意识到了,中国球队在与韩、日球队(姑且不论世界强队)比赛时暴露出来最大的问题在于技战术含量太低,作为管理者,应该是把业务专家、教练员等组织到一起,研究拿出具体的办法来,然后想办法尽快落实、贯彻下去。再譬如,中国足球的青少年培养出现了偏差,怎么解决?应该是全国青少年教练重点研究、探讨的问题,足协的作用在于如何把全国的青少年基层教练组织起来,而不是单方面自己去蒙头琢磨、解决。

  从这一层意义上说,我并不是很同意去年12月底在足管中心内部年度述职时几位领导所做的述职报告,特别是像负责女足事务的薛立副主席在述职报告中谈到女足在雅典奥运会上惨败,其中涉及到了“五个关系”的处理,包括整体与局部战略、比赛中进攻与防守的关系等,这些关系完全是教练员需要考虑的业务问题,作为女足运动的最高管理者,把重心放在这些“微观”问题上而不是就“宏观”方面进行反思,中国女足的问题何以得到彻底解决?

  也正因为此,我想说,虽然外界不少人称你是“足球的外行”,但这并没有关系,因为你到足管中心从事的是足球的管理与组织工作,而不是具体的足球业务从事人员,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对你来说,我觉得重要的是你周围有好的“参谋”,这些“参谋”是懂足球本身业务的,既有能够熟知国内足球现状者,有熟知足球经济者、懂得市场运作规律者,又有了解世界职业足球发展现状、掌握国际足球发展动态者,等等,只要身边有这样一个“参谋班子”,不懂足球本身的规律又如何呢?

  

三、处理好与媒体的关系

  阎世铎走了,回顾和总结阎世铎在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任职四年多时间里,我个人的看法,阎世铎最大的一个失误在于没有正确处理好与媒体的关系。

  由于经常在一线采访的缘故,因而相对而言与阎世铎本人接触的机会多一些,闲聊的机会也多一些。但是,闲聊归闲聊,当我提出正式采访要求时,阎世铎却婉转地拒绝了。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为了采访阎世铎本人,我曾经从早晨不到10点就守候在中国足协的办公室,一直等到晚上22时30分,即便如此,阎世铎依然拒绝了我的正式采访要求!可即便如此,我并没有公开在第二天的报纸上写文章骂阎世铎。还曾经有过一次,我随国奥队出国采访比赛,从提出正式采访要求到最终同意给不到10分钟的采访要求,整整等了7天的时间!我不知道我的同行是否有同样的耐心。

  很多同行都在“骂”阎世铎是“政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对于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这些国家级宣传单位、机构提出的采访要求一般都会接受,而对于足球专业媒体提出的采访则很少同意,更不用提地方的日报、晚报了。因而,采访不到的媒体自然怀有一种“仇视”心理,在这个过程中,足协或足管中心与更多的媒体便自觉不自觉地走上了“对立”的道路,因而长此以往,中国足协与媒体之间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只要是中国足协所说的或者所作的决定,足协说“是”,媒体就说“不是”;足协说“不是”,媒体就说“是”!这是一种可怕的恶性循环。因而,现在几乎所有的媒体均认为中国足球是“错”的,没有媒体甚至愿意帮助中国足协解释些东西,这本身就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

  我不同意“足协和媒体是一家”的说法,因为足协考虑的是提高足球运动的水平、争取好成绩,而媒体所考虑的是如何提高自身的发行量或收视率,双方考虑问题本身的出发点是截然不同的。但是,足协与媒体却可以成为“利益共同体”,因为双方都站在把各自联系到一起的“中国足球”这条大船上。

  荷兰前著名球星克鲁伊夫在攻读足球管理硕士、作毕业论文时,选择了《足球与媒体》作为其论文的论题,详细阐述了足球与媒体互惠互利、相互依存以及媒体如何把球迷与足球联系到一起等各种关系。这位荷兰足球的历史代表性人物不是选择足球技战术方面的内容来做毕业论文,而是论述了足球和媒体的关系,由此不难想象媒体对于足球的重要性。

  也正因为此,我对杨一民在韩国出席A3联赛期间接受我采访时所提出的“三沟通”中的要多与媒体进行沟通非常赞同。中国足球下一步要深入发展,该是解决和处理好与媒体之间的关系的时候了。这大概是作为一名记者对你的一个自私的小小要求吧。

  

四、站在亚洲与世界的高度

  所谓“一览众山小。”只有站得高,我们才能看得更清楚、看得更远。我前面曾提到,中国足球发展最关键的是要提高国际竞争力。而要提高我们的国际竞争力,我们首先要应该了解亚洲甚至世界足球究竟发展到了怎么样的层面。

  这些年来,虽然从表明上来看,我们对国际足球、对世界足球了解得很多了,从欧洲五大联赛到欧洲冠军联赛、到欧洲杯赛与美洲杯赛、到世界杯赛,更不用提亚洲杯赛、亚冠联赛了,电视台几乎每天都有比赛录像或进球集锦。我们可以对欧美、世界足球如数家珍甚至滔滔不绝,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必须承认,我们通过电视所看到的、仍旧仅仅是“皮毛”。对于欧美、世界足球背后的东西,我们还是不清楚。

  可悲的是,中国的足球人从来就不承认自己对欧美足球不了解,尽管这些年来,我们走出国门的人很多、次数也不少,但由于我们在语言交流方面的障碍,走出国门之后所看到的也仅仅是表面现象,我们根本就无法与对方展开正常的交流与沟通,因而也就无法了解到第一手材料。这样的情况并不会因为我们不承认而就不是事实了,不仅仅包括我们的队员、交流,更包括我们的记者、媒体从业人员甚至包括球迷。

  记得2002年韩日世界杯赛后,米卢在临走之前曾对阎世铎留下这样一句话:中国的教练出去的太少了,应该多走出去看看,而且要想尽办法创造条件走出。这些年来,相对而言,我走出国门的机会比较多,我深刻感受到了米卢这句话背后所隐藏着的“奥秘”。我感觉到,中国足球之所以会像今天这样,一个很重要因素就在于我们自己“作贱”自己,独独缺少一个“大局观”,更没有“亚洲意识”和“世界意识”:

  中国举办2004年亚洲杯赛之初,足协曾在内部提出过“亚洲杯是中国人的亚洲杯”的口号,这个口号恰恰折射出的就是中国足协一种狭隘的思维模式,缺少一种“亚洲意识”。当然这个口号最终变成了“一个大赛、一项赛事”,后者则是由亚足联市场开发公司提出的。

  中国的俱乐部球队则喜欢“窝里斗”,参加国内联赛时很来劲,甚至可以不惜一切手段,但一到国际赛场就没有了参加国内比赛时的那股“劲”,满足于在国内拿一个低水平的冠军。而当其他球队在亚洲或者国际赛场输球时,自己在一旁“窃笑”。

  中国的球迷在国内联赛中为各自球队加油、助威无可厚非,但一到国际赛场,非要挂上一个“××省(市)球迷球会”、“××公司球迷”等等,却始终不愿意树起“中国球迷”这样统一的大旗。

  中国的媒体喜欢“揭黑”,在国内还嫌不够,还非要把“家丑”扬到国外去,生怕外国人不知道,还动辄拿到亚足联、国际足联去“说事”,独独没有想到这不仅仅是中国足球的“丑”,更是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丑”。却始终没有想到过维护中国足球的整体形象,树立一个全局观念。

  ……

  我想,这大概是中国人的某些“劣根性”在足球场上的体现,在大骂中国足球的同时,唯独不见反思、反省自己。中国足球要搞上去,我想,我们每一个中国足球人都需要有一种“大局观”、“全局观”。当我们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中国足球搞不好使我们每一个人都脸上无光、而不是像去年年底“造反派们”坐观看中国足球笑话时,中国足球也就真的有希望了。

  当我们在大谈“中国足协没有了公信力”的时候,我们却没有考虑过,中国足球不仅仅在中国老百姓看来没有了公信力,更是在整个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已经失去了“公信力”或者是“公信力”降到了最低点。当你来到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接替阎世铎时,我想,你首先要做的不仅仅是让中国的老百姓重新恢复对中国足球的公信力,更重要的是,要让整个亚洲、整个世界恢复对中国足球的公信力。当亚洲包括整个世界对中国足球重树公信力时,中国的老百姓自然也就有了信心。要让亚洲、世界对中国足球重树公信力,根本还是要提高中国足球的国际竞争力,不仅仅是国家队、国奥队,更包括我们的俱乐部球队。而欲提高国际竞争力,首先还是应该树立“亚洲意识”、“世界意识”,要多走出去,真正了解亚洲足球和世界足球。

  我想,“2008”就是一次很好机遇,不仅仅是北京奥运会之故,更重要的是,世界杯预选赛在奥运会之前就已经全面展开了。

  

五、打好中国足球的“市场牌”

  中国足球的“国际公信力”急剧下降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中国足球巨大的市场和市场潜力依然存在,诱惑力同样并存,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中国国家队在2004年想找对手热身却找不到对手,而今年国家队无大赛,却有包括西班牙队(已确定)、德国队(已确定)、阿根廷队、法国队、巴西队等世界顶尖国家队将与中国国家队热身;有包括像曼联队、皇马队、巴塞罗那队等世界顶尖俱乐部球队将在今夏来华访问比赛。也就是说,对于中国足球的市场,这些欧美足球强国和豪门俱乐部球队并不想放弃,他们希望借中国足球再次陷入低谷之时进入,牢牢占据中国足球的市场。

  于是,对你这样一位新掌门来说,如何利用好中国足球有限的资源——“市场牌”——就显得至关重要。当前,中国在国际社会上能够立于竞争的不败之地,除了自身的经济发展之外,靠的就是中国这个市场,打好“市场牌”。同样的法则也适用于中国足球。就当前中国足球在国际、亚洲足坛的地位而言,我们很难像近邻日本那样财大气粗地对足球无限制地投入,也无法像韩国那样靠着郑梦准大打“政治牌”、占据国际足联副主席的重要位置,我们手里拥有的只有“市场牌”这个“单张”。打这张“牌”的目的,其实就像把08之星队送到德国去、任命克劳琛为中青队主教练那样,真正的目的是借助德国这个世界足球强国在国际足坛的地位和关系,为自身球队的发展和水平的提高创造一个良好的大环境和条件。

  但是,想到打“市场牌”的前提则是我们要有“亚洲意识”、“世界意识”这样一个全局观念,考虑的是如何提高中国足球的国际竞争力而不是简单地局限于“08奥运战略”。在打“牌”的过程中,除了中国足球的“内治”外,更需要注重中国足球的“外交”,我们曾经有过“足球外交”胜利的辉煌,更有失败的经验与教训。关键在于是否我们是否有这样的意识。

  以上是我在获悉你出任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新主任之后的一些随感。草草动笔,肯定有很多冒昧之处,自然也难免有偏颇之处,如有得罪,敬请原谅。

  盼中国足球能够在你的领导下展现出新的面貌!

  致此

  祝马到成功!

  一名热爱中国足球的记者 马德兴

  2005年2月18日晨于韩国西归浦



 

评论】【体育沙龙】【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 【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