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全运男足尘埃落定浙江收获3金

体坛报

  体坛报讯 从进球时的脱衣狂奔,到终场后的捶地怒吼,昨天的沈阳铁西体育场,注定将成为浙江U20男足终生难忘的回忆。脱衣狂奔是为了宣泄没有进入决赛的愤懑,捶地怒吼是遗憾于与冠军擦肩而过的痛楚。这支夺冠最大热门以第三名的成绩结束了十二运的征程(按照竞赛规程计一枚金牌),让他们心有不甘。

    除了U20收获的一枚金牌,浙江U18男足更是闯入决赛,只是在加时赛中不敌东道主辽宁屈居亚军。按照本届全运会竞赛规程,浙江体育代表团在足球项目上收获3金。对于足球传统并不是十分深厚的浙江来说,堪称历史性突破。

    轻装上阵 创造新的历史

    从2007年组队之初的踉跄前行到本届全运会收获两金,绿城U18实现了在他们自己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成就。

    “命好,命好。”获得U18年龄组亚军之后,球队助理教练汤辉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始终面带笑容。他一定想不到,这支预赛中磕磕绊绊,直到最后一轮才惊险出线的球队能够在正赛阶段一路杀进决赛。从2007年组队开始接手这支球队到如今辅佐石崎信弘完成全运任务,这支球队所经历的酸甜苦辣只有他最清楚。

    与U20是正统绿城梯队不同,U18原本只是绿城足球学校的一支队伍,他们没能像俱乐部梯队一样享受那么好的待遇,在全运任务下达之前,他们跟足校的其他学生一样,每年需要交学费才能继续踢球。在衣食住行方面,他们也低于俱乐部的梯队标准,甚至在俱乐部的人工草皮上踢了好多年。

    就是这些人,在历年的全国大赛中一直拥有着稳定的成绩。“一直都是全国前六的水平,但是也很少有过前三名的成绩”,汤辉告诉记者。了解到这样的情况,老板宋卫平在开赛前并没有给这支球队制定苛刻的目标,“我告诉他们,打出精气神就可以,如果打得好进入四强,就已经创造了浙江足球全运会的最好成绩”。

    没有什么压力,U18就这样上路了。而很多人更不知道,他们其实差点没能进入全运会正赛。复赛最后一轮面对北京,必须取胜才能晋级,“赛前很多队员带着哭腔问我,汤导,要是我们没赢怎么办?我们的努力就白费了,那我们就完了。”回忆起那场比赛前一幕幕,汤辉记忆犹新,“好在小伙子们顶住了压力。”

    众望所归 最后被压力击垮

    与U18不同,U20一直是国内同年龄段的佼佼者。复赛第一的成绩让他们早早被定义为夺冠热门,而他们在之前几年的比赛中所展现的实力也让他们成为决赛阶段的焦点。

    虽然收获一枚金牌,但领队黄凡农依旧心有不甘,“遗憾,遗憾!”比赛结束之后,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抽起闷烟,“我没能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大家都太想拿冠军了,压力太大了。”

    老板宋卫平一直希望这支拥有多名中超一线队员的球队能够在全运会上拿到冠军,以至于在半决赛输给上海之后,老宋大失所望地匆匆离场。四年前,正是这支球队创造了浙江全运足球的最好成绩——第五名,四年后,这支日渐成熟的球队被老宋寄予厚望,最终却与冠军擦肩而过。“这就是足球吧,虽然很遗憾,我觉得我们还是缺乏一种气质,慢慢来吧。”黄凡农说。

    冈田挂帅全运

    小野刚和石崎信弘每日汇报

    每天早上,冈田武史都要召集U20和U18在会议室开会,大队在外屋,小队在里屋,会后他会把两个队伍的主教练小野刚和石崎信弘单独留下,听他们汇报前一日的训练情况。身为绿城全运足球的总教练,冈田武史每天都要为全运操心。

    由于有十多名球员入选一线队,冈田武史显然对于U20的球员更熟悉一些,只要一有空,他还是会去观看U20打预备队联赛,考察球员的情况,帮助小野刚出谋划策。

    安心埋头备战

    踢不了职业足球,还能去念书

    在与多名球员的沟通中记者发现,选择绿城足球的很重要原因,是由于如果不能成为职业球员,他们还将有可能上高校进行学习。

    “绿城跟浙大、宁波大学等几所高校都有合作,如果这些孩子以后不踢球了,俱乐部会给他们安顿好。”对于全运会以后这些球员的归宿,老板宋卫平早已为他们想好。正是有了这样的保障,很多球员能安心地在球队踢球,如果到了一定的年纪不能被职业队选上,他们就有机会上大学开始另外一段人生旅程。

    省体育局重视

    从各方面给予球队关心

    绿城足球俱乐部和绿城足球学校拥有完备的青训梯队。为了备战全运会,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与绿城俱乐部签约,联合组建浙江全运会男足。而无论是全运预赛、复赛还是决赛,省体育局、省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省大球运动管理中心的相关领导均赴现场观赛,对于球队的状况非常关心。不仅如此,他们在备战资金上更给予了充分的保障,为球队的全运备战铺平了道路。(龚力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