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从无人看好到全运会亚军

都市快报

  都市快报讯 补时上半时最后1分钟被判罚点球,已经注定了浙江U18男足将在决赛中失利,下半时辽宁队又利用浙江队情绪波动再打进一球。虽然最终浙江U18队0∶2输给了东道主辽宁队,无缘冠军,但在浙江球迷的心里,这支球队就是冠军。

    比赛结束后,绿城老板宋卫平久久地站在看台上,或许他正在憧憬这些球员美好的未来。“毕竟还是没有夺冠,还有上升空间。”宋卫平笑着说:“接下来就看U20了(浙江U20队今天下午3点小组赛最后一场对阵江苏)。”但不管如何,这是浙江足球历史上第一次在全运会上拿金牌(亚军可以获得两块金牌)。从赛前无人看好到全运会足球亚军,浙江U18男足走过了怎样一条艰辛的路?

    非奥运年龄段的尴尬与早熟

    2007年9月,这支球队正式成立,当时他们是绿城足校的U13梯队。“这支队的球员,很多都是靠教练推荐来的。全国各地都有,不过浙江的球员占了比较大的比例,当时18人中间,就有10个浙江人。”绿城足校校长、浙江U18队领队杨剑介绍说。由于这个年龄段并非奥运会适龄,所以绿城俱乐部并没有建立梯队,而如果是奥运会年龄段的球队,一般俱乐部和足协都会至少各有一支梯队。

    “我感觉这些球员非常懂事,也许就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吧。”杨剑这样形容这些小球员。这支球队的待遇要比俱乐部梯队差些,所以球员们从小就有紧迫感和危机感。

    而且足校也非常重视文化课,平时上学的内容和普通的学校一样,上午下午和晚上都有课和自习,训练的时间只有下午的2个小时。这样的节奏一直持续到去年,因为全运会临近,才改成了一天两练,不过球员们在很多时候还是非常自觉地学习文化课,杨剑说:“这是他们已经养成了的习惯。”

    团结

    家长们组织起了“洗衣团”

    宋卫平表示原来对这支球队的期待是前4名,主教练石崎信弘也表示自己没想到会进决赛。在谈到球队爆发的原因时,他说到最多的就是“团结”。

    自从球队建立以来,郑杰一直是球队的队长,后来因为养伤长时间没有正式比赛,最终缺席了本次比赛。不过郑杰一直在杭州关注着比赛,昨天他赶到大连,为浙江U18队加油:“我们队从组建以来,大家的感情就非常好,就像一家人似的。”

    队员们关系好,更难得的是家长们的关系也很好。不少家长每次大赛都要来“亲自督战”,几次相处下来,都成为了好朋友。队员程进的父亲程磊是最早跟队的家长,有一段时间球队外出比赛,他就给全队洗衣服,后来加入到“洗衣团”的家长越来越多。

    不少球员的家庭条件都一般,为了省钱,外出比赛的时候他们都找比较便宜的酒店,有时候甚至4人住一间。浙江U18队在杭州打全运会预选赛的时候,家长们几乎都到齐了。这次来了多少家长?“50张球票全都分完了,都给了家长们。”杨剑说:“家长们实在是太辛苦了,所以赛后我们准备请他们吃饭。”

    未来

    球队面临解散有人将会离开

    现实总是如此残酷,有时候辉煌之后就是终结。由于中国没有太多的U18以上的比赛,在本次全运会后,这支球队面临着解散。宋卫平昨天在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也只是说:“我们尽量为他们创造舞台,一些球员已经进入了冈田的名单。”

    石崎信弘和球队的合同签到本次全运会结束,在这次比赛结束后,他就将返回日本执教J联赛的球队。“现在出了些成绩,离开真是遗憾,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说。

    而对于球员来说,他们站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俱乐部将选择一些球员和他们签合同,而如果绿城没有签约的球员,他们只能选择别的俱乐部,或者选择去读书,而如果选择读书,也意味着将要放弃坚持了这么多年的足球。球员的学费和吃住等开销,一年至少要15000元,再加上家长们外出看比赛,这些年来一家人在足球上的花费至少是10多万元,一旦放弃,或许就意味着全打了水漂。

    “所以在这次比赛前,我就告诉队员,你们也是在为自己拼。如果你们踢得好,留下来的可能就更大。”杨剑说。球队希望这次好成绩,能够让俱乐部看中更多的球员,让他们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足球事业。(徐毅)